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什么曾经温润如玉,翩翩佳公子,变成了现在这般的无赖之徒,难不成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吗?

    景宸淡然的接受了西米对他的指控,凑到西米的耳边,“我就是无耻了,你现在又能奈我如何,西米,松果宝贝,还在那一头等着你呢,别废话了。”

    西米深吸一口气,她知道,景宸说得出做得到,要是她当真不说话,景宸绝对还能给她来那一手。

    想她堂堂道上的一号人物,居然沦落到了现在的模样,真的是可悲的很。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北冥随风,亏她还帮着他,将景色送回到了他的身边,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啊啊啊啊!!!

    西米愤怒的想着,但是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了,自己已经落到了景宸的手里,就好像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西米,松果宝贝还等着呢,你倒是利索点。”景宸笑着,一双手,再次游离到了西米的胸前。

    “或者,其实你更希望我这样子的。”景宸继续笑着。

    西米一个惊慌,直接对着松果宝贝喊,“继续继续,一定不能让北冥随风就这么轻易的吃到小景色。”

    松果宝贝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声吼,给惊吓到了,一愣一愣的,手机差点一个没拿稳,掉到了地上。

    “这下子,你满意了。”西米给了景宸一个凶恶的表情。

    景宸笑着接受,拿着手机,从西米的身边,站了起来,就听见松果宝贝在另一边疑惑的开口,“西米姨,你什么情况啊。”

    “没有什么情况,松果宝贝,就是这样子的情况,你听到了,不能让北冥随风这么轻易和色色在一起,越是容易拿到的东西,越不会好好珍惜。”景宸说。

    松果宝贝似懂非懂的点头,只觉得今天早上,怎么舅舅和西米姨都这么的奇怪。

    “舅舅,那你答应松果宝贝的事情,什么时候办到?”想不通的问题,松果宝贝也懒得去想了,在他眼里西米和景宸都是极其厉害的人物,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放心吧,松果宝贝,舅舅答应的事情,不会反悔的,你就等着吧。”景宸笑着。

    “嘿嘿,那好吧,舅舅,那就再见了,记得吃中饭,不要忘记了。”松果宝贝嘱咐道。

    景宸以前忙起来的时候,就会忘记吃饭,松果宝贝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拉着司机,让保姆准备饭菜,拿到公司去找景宸和景色一起吃饭。

    因为有了松果宝贝的监督,景宸无论再怎么忙,也会去吃饭,饿着自己可以,不能饿着松果宝贝呀。

    之前,松果宝贝无意间居然发现景宸并没有按时的吃饭,一忙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忙工作上的事情去了,才认真的嘱咐道。

    “嗯好,放心吧,舅舅不会忘记的。”景宸向松果宝贝抱在道。

    得了景宸的保证,松果宝贝才满意的挂了电话,然后一转身就看见北冥随风站在厨房门口。

    松果宝贝心下一惊,该不会自己和舅舅的所有信息都被北冥随风给听到了吧。

    松果宝贝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爹地。”

    北冥随风淡淡的点头,走过去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一口,“松果宝贝,你刚才在和谁打电话呢?”

    “我在和舅舅打电话,爹地你没有听到吗?”松果宝贝凝视着北冥随风脸上的表情。

    北冥随风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走到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之后,才开口,“没有听到啊,松果宝贝起那么早,就和景宸打电话,爹地吃醋了。”

    这句话倒是北冥随风的真心话。

    在松果宝贝看不到的角落,北冥随风眼里闪着复杂的光芒,景宸,他就知道,昨晚的事情,肯定都是景宸搞的鬼,没想到,还当真就是景宸搞的鬼。

    他该怎么还礼才好呢,景宸送了他这样一份大礼,要是不还礼的话,也太对不起了。

    “爹地,松果宝贝最爱的还是爹地你。”松果宝贝上前,拉着北冥随风的手摇晃着。

    北冥随风应了一声,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松果宝贝的这句话,成功的取悦到了他。

    “爹地,舅舅和西米姨好奇怪哦,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西米姨居然也在一边。”松果宝贝皱着一张脸。

    该不会是西米姨和舅舅有什么情况吧?虽然这是他希望看到的,但是西米姨曾经亲口说过,她和舅舅要是能够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难不成还真的是他多想了?松果宝贝一脸迷茫的模样。

    北冥随风一手抱起松果宝贝,一手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将松果宝贝原本梳的柔顺的头发,给揉乱。

    “好了,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你啊就不要操心了,早饭的时间都已经过了,冰箱里还有一袋吐司,爹地一会煎两个蛋,你和妈咪就将就的吃一下把,中饭再吃。”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说。

    松果宝贝点点头,不知道是饿过头了还是什么,反正他现在也不太饿,吃什么都是不重要的。

    “嗯,爹地先煎蛋,你去叫妈咪起床吧。”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放了下来。

    从冰箱里找出那一袋吐司,拿出了三个鸡蛋。

    松果宝贝点点小脑袋,穿着拖鞋,又重新跑回了房间,果然看见景色还在床上睡得十分的安稳。

    松果宝贝踢掉鞋子,爬到床上边,对着景色的脸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

    “妈咪,大懒虫,起床了,太阳烧屁股了。”松果宝贝说。

    景色嘴里嘟囔了一声,又翻了一个身,小手挥了挥,将松果宝贝当成了苍蝇一般。

    松果宝贝皱眉,对于,自家妈咪赖床,他还是很有经验的。

    直接上手,捏住景色的鼻子,“妈咪,起床了,起床了,可以起来吃饭了。”

    松果宝贝喊了几声之后,景色才迷离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见松果宝贝的小脸,在她的面前。    景色哀叹一声,“松果宝贝呀,你起那么早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