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综合来说,总裁对西米小姐,一定有不同的感情。

    景色跟着北冥随风回到家里,看着熟悉的陈列,当真是感慨万分,以前没有记忆,所以没什么感觉,现在恢复了记忆,一切都不一样了。

    景色呆呆的站在客厅,对着墙壁上的照片流下了一滴眼泪。

    “爹地,我自己会脱鞋子,你放开,我自己来。”松果宝贝刚进门就被北冥随风抱在怀里脱鞋子,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别扭的动了一下。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拍了一下松果宝贝的小屁股,“别动,爹地来。”

    景色看着看着又笑了,这一幕,曾几何时,经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现在终于实现了。

    等到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走到景色的面前,景色还没有回过神。

    松果宝贝的小手,在景色的眼前挥了一下,“妈咪,你怎么了。”

    “没事,妈咪就是有点兴奋。”景色抹了一把眼泪。

    “色色,不早了,先休息吧。”北冥随风上前,对景色说。

    景色点点头,北冥随风早就帮景色准备好了洗漱用品,景色只要进去洗就行了。

    当景色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北冥随风坐在床上,靠在床头,手里翻看着一本书。

    景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来,“疯子,我洗好了,你进去洗吧。”

    北冥随风应了一声,将书签夹住书里,然后将书放在一边,抬头看着景色头发湿漉漉的模样,皱了一下眉头。

    朝着景色招手,“过来。”

    景色疑惑的嗯了一声,还是顺从的走到北冥随风的身边,北冥随风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吹风机,让景色坐在沙发上,将吹风机插上电,轻柔的吹起头发。

    “你晚上是不是又想湿着头发睡啊。”北冥随风一边帮景色吹头发,一边问。

    因为吹风机的声音,有些大,景色并没有听清楚北冥随风讲的话,景色抬头,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你刚才说什么。”

    北冥随风将吹风机调低了一档,说,“我说,我晚上要是不帮你吹干头发,你是不是就准备这么湿漉漉的睡觉了?”

    景色摇头,“嘿嘿,我知道疯子会帮我吹头发的。”

    这件事情,似乎成了她和北冥随风之间的一个默契,只要北冥随风在家,景色的头发永远都是北冥随风打理的。

    一个打理的欢乐,一个懒得管。

    松果宝贝进来,就是看到自己妈咪半躺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在看,而爹地则拿着吹风机,帮景色吹着头发,松果宝贝觉得这一幕还是很温馨的。

    “爹地,妈咪。”松果宝贝关上门,跑到了景色的旁边,赖进了景色的怀里。

    “松果宝贝,你怎么过来了,澡都洗完了?”景色放下书本,一个大动作,将松果宝贝抱在了怀里。

    北冥随风的手里还握着景色的头发,因为刚才景色的那么一个牵扯,拉扯到了景色的头发。

    “哎哟。”景色哀嚎一声。

    北冥随风被景色的这一声哀嚎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放开景色的头发,“色色,没事吧,是不是我扯痛你了。”

    “没事,没事,疯子,你太紧张了。”景色笑着说。

    北冥随风看着手里拉扯下来的两根头发,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不就是两根头发嘛,我每次梳头发,都要掉下许多。”景色凑近北冥随风一看,只是两根头发,被牵扯下来,无所谓的开口。

    “妈咪,你在看什么书。”松果宝贝刚开始也被景色的那声哀怨吓了一跳,最后看见北冥随风手里的两根头发,才松了一口气。

    “唔,你爹地看的书,我就是随便拿来翻翻的。”景色拿过书本,对着松果宝贝晃悠了一下。

    松果宝贝探身一看,是一本全英文的关于金融的书,“哇哦,妈咪,你这都能看的懂。”

    景色一听见松果宝贝的这句话,面色有些不太好,斜视了一眼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你这话说明意思啊,看着很鄙视妈咪的意思。”

    北冥随风瞪了一眼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妈咪。”

    松果宝贝哭笑不得开口,“妈咪,只是第一次见你看这样的书,有点惊奇而已。”

    要知道景色看的都是些言情,或者就是别的杂书,还是第一次见景色看有关于金融一类的书,这才忍不住惊讶。

    “松果宝贝,记得以后别小看妈咪哦,妈咪不止看言情,还看这些有意义的书。”景色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

    “知道了,妈咪。”松果宝贝摸摸鼻子,他也没有想到,随便的一下惊讶,居然会惹来景色这么大的反应。

    还有爹地这个宠妻狂魔的蜜汁凝视,家里,妈咪的地位就是第一位。

    “妈咪,其实我想说,赚钱养家,是我们男人的责任,妈咪你就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松果宝贝眼珠一转又对景色说。

    景色被松果宝贝的那句我们男人,给笑岔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捏着松果宝贝肉嘟嘟的脸颊,“小家伙,还男人,再过个十年,再来和妈咪说这句话吧。”

    松果宝贝嘟着嘴,挥开景色的手,“妈咪,你就不能给我一些面子吗?”

    景色觉得越发的有趣的,捂着肚子哈哈哈的笑了几声,然后拍拍松果宝贝的肩膀,“好好好,妈咪给松果宝贝面子,松果宝贝是男人,是天底下最的男人。”

    “妈咪。”松果宝贝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景色收敛了一些笑容,“好了,好了,妈咪不笑了。”

    “疯子,你儿子说,你们男人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你怎么说?”景色正经着神色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腰。

    北冥随风煞有其事的点头,“我觉得松果宝贝说的很对,赚钱养家是我们的责任,色色,你每天就在家里貌美如花就好。”    北冥随风说着还从景色的手里将那一本全英文的金融书给抽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