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知道景色听了北冥随风的话之后,只是随意的一笑。

    指尖在北冥随风的胸膛上游走,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半沙哑着声音,“疯子,你会让她们靠近你吗?”

    北冥随风滚动了一下喉结,双手在景色光滑的背后抚摸着,“色色,你在动一动,我不介意和你再滚个第二回的床单。”

    景色一听,身上又开始隐隐作痛,于是乖乖的趴在北冥随风的胸前,不说话,只是两只大眼睛,还在不停的转动着。

    “色色,我自然不会让她们靠近我。”北冥随风在景色的额头落下一吻。

    景色是百分百的相信北冥随风说出的这一句话,这么多女人,对北冥随风死缠烂打,也没见北冥随风对哪个女人动心。

    景色偷瞄一眼北冥随风,嘿嘿的笑出声,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就是她的了。

    “色色,那你以后想要做些什么?”北冥随风抓住景色乱动的手,将景色的小手按在胸前。

    “唔,我想开家咖啡店,不用担心盈利的问题,只是想消磨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景色说。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很久之妈咪就找她谈过心,问她以后想要做什么,有没有什么规划,她也是如同今天这般和季如夏说的。

    她还记得季如夏那天温和的摸着她的脸,告诉她,她的这个心愿会达成的,有景宸在,她只需要做她的幻想中的公主。

    不用为生计烦恼,不用为任何事情烦恼,只要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就好。

    “嗯,还有呢?”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没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哦,那家店的名字就叫做甜心。”景色说。

    北冥随风点点头,将景色的这句哈记在了心里,想要给景色一个惊喜。

    其实景色不知道的是,在景色离开的那天,北冥随风秘密策划的求婚,给景色的求婚礼物,就是一家名叫甜心的甜品店。

    景色想起了这件事情,眼眶里,泪珠在打转,一件她都已经遗忘的事情,北冥随风居然还记在心里边。

    “疯子……”景色颤抖着嘴唇,放开手里的千层,回身抱住北冥随风,所有的话语都在这个拥抱之中。

    “色色,所以最爱你的,还是我。”北冥随风立马在景色面前,表现自己。

    景色原本还感动的心,在听到北冥随风的这句话的时候,噗嗤一声笑出声。

    松果宝贝舔了一下嘴边的残渣,看着景色和北冥随风异常和谐的一幕,嘿嘿的一笑。

    北冥随风让松果宝贝陪着景色先吃着,对景宸使了一个眼色,让景宸出来。

    北冥随风关上门,和景宸走到了另一边的窗户面前,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身上的烟,却没有摸到,想起,因为景色的原因,已经许久没有带过烟了,便将手给放了下来。

    “你今天,怎么了?”北冥随风问景宸。

    虽然景宸隐瞒的很好,但是他还是敏锐的发现了景宸今天有些不对劲。

    再加上一直跟着季如秋的人,来报说,季如秋去见了景宸,见完之后,景宸的情绪才不对劲的、

    北冥随风不难想到,景宸的不对劲和季如秋有着很大的关系。

    “没事,季如秋找我随便聊了两句。”景宸冷淡的开口。

    北冥随风长吐出一口气,“最好没有事情,我不希望你,做出任何伤害景色的事情。”

    景宸心口狠狠的一震,如果,季如秋说的那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势必会伤到景色。

    景宸神色复杂的低下脑袋,他不得不承认,他彻底地被季如秋扰乱了思绪。

    景宸双手在裤袋里,紧紧的握成拳头。

    “我不会的。”景宸平复了许久的心情,才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点点头,拍拍景宸的肩膀,“我相信你,你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景色的事情。”

    景宸沉默了一会,才问北冥随风,“孤展怎么说景色?色色身上的毒该怎么办?”

    北冥随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孤展急急的走了过来。

    “我还想要去找你们两个呢,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啊,太好了。”孤展笑着说。

    “我们刚刚也想要去找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看你这火急火燎的样子。”景宸皱着眉头问孤展。

    “是关于景色的事情。”孤展的眉间控制不住的喜悦。

    “景色?”北冥随风和景宸异口同声的开口。

    北冥随风先景宸一步,上前紧紧的抓住孤展的肩膀,“怎么回事,说清楚。”

    “是找到克制了的办法吗?”景宸紧跟着问,一脸的担心。

    “这个,没有找到彻底解决的办法,不过找到了控制的办法,三个月内,景色的体质会和正常人一样。”孤展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虽然没有彻底的办法可以克制,但是现在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还是有进步的。

    “三个月之后呢?”北冥随风沉声问孤展。

    “三个月之后,景色就会恢复现在的体质,痛神经高于常人的十倍,时不时的浑身刺痛。”孤展说。

    “而且这个药,只能用一次,有效期只有三个月。”孤展也很无奈,他和白术研究了这么多日,只能研究到这里,想要彻底的清除,只有找到原始毒药的配方。

    看着北冥随风和景宸失望的眼色,孤展又补充了一句,“你们也不用那么的失望,毕竟这已经前进一大步了,放心吧,我和白术会继续研究的,总会治好景色的。”

    北冥随风若有所思的看着孤展,看来最快的方法还是去找楚离要到原始的毒药配方。

    “好,我相信你,这几日辛苦你们了。”景宸拍拍孤展的肩膀。

    “那,景色是不是就能出院了?”北冥随风问景宸。

    这几日景色的心情,明显的差了许多,能够出院最好,在家里,怎么也比医院来的方便。    “可以,随时都可以出院了。”要不是因为医院的仪器比较齐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