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晨和陈晚两兄弟还天天顶着一张五颜六色的脸在幼儿园里晃。

    “妈咪,我明天让孤展叔叔多给我点药膏,也给陈晚和陈晨用用,不然顶着一张猪头脸,太损我的面子了。”怎么说陈晨和陈晚现在也是他的小弟,他的身后整天跟着两张猪头脸,怎么可以。

    “好,妈咪什么时候也去见见松果宝贝的小弟。”景色笑着说。

    她听松果宝贝说多了,关于陈晨和陈晚两兄弟的事情,对于这两兄弟十分的好奇。

    “嗯嗯,妈咪,你要快快好起来,我带你去看他们两兄弟,妈咪,你一定要快快的好起来,幼儿园马上就要运动会了,杨老师说,最好爸爸妈妈一起参加。”松果宝贝说。

    景色心中一痛,难得这次北冥随风也在,松果宝贝人生中的第一次运动会,她一定要在。

    北冥随风郑重的对松果宝贝说,“松果宝贝,爹地答应你,一定会和妈咪,一起来参加你的运动会。”

    松果宝贝点点头,情绪明显有点低落,他只当北冥随风是安慰他。

    他知道景色的身体现在很不好,就算是为了景色的身体着想,他也不会让景色去参加的。

    松果宝贝叹口气,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爹地和妈咪一起出现在运动会上面呢。

    景宸敏感的察觉到松果宝贝低落的情绪,急忙开口,“松果宝贝,你看,舅舅给你带什么来了。”

    说着,就从桌子上拿过甜品,在松果宝贝的眼前晃荡了一下。

    松果宝贝还没来得及欢呼,景色率先欢呼着,“芒果千层?哥哥,你对我太好了。”

    “糖不甩?舅舅,你对我太好了。”松果宝贝学着景色的模样,同样欢呼的开口。

    景宸笑了一下,“对待我们家的两个大宝贝自然是要最好的。”

    北冥随风撇嘴,看着吃的正欢的母子两,叹口气,不过就是一点甜品就将他们给收买了。

    “哥哥,是蓝色咖啡的芒果千层,你特地去买的?”景色吃了一口,就尝出了这个芒果千层是在蓝色咖啡买的。

    还真的是阔别很久的味道,景色感慨的开口。

    她记得,上一次吃蓝山咖啡店里的芒果千层还是在读书的时候,的事情,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蓝色咖啡?”北冥随风问了一句,这个名字怎么听着那么的耳熟。

    哦,对了,蓝色咖啡是甜心最大的竞争对手,之前秘书还汇报过两家店的市场竞争力。

    “嗯,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蓝色咖啡的甜品很好吃,尤其是千层,估计整个市没有哪一家能和蓝色咖啡比了。”景色笑着说。

    北冥随风想起来了,在他和景色谈恋爱的时候,景色曾经磨着他要他去蓝色咖啡给她买芒果千层,但是,那时候景色刚好牙疼,没办法,他就拒绝了景色的要求。

    景色满足的挖了一大勺芒果千层,塞进嘴里,幸福的眯起眼睛,这几天她吃的都很清淡,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哥哥,还是你最懂我。”景色开心的对景宸说。

    北冥随风原本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因为景色的这句话,又有些不开心了,吃味的从景色的手里夺过勺子。

    景色眨巴着大眼睛,不理解的看着北冥随风这近乎幼稚的举动。

    “疯子,你这又是再搞什么啊。”景色无奈的开口。

    “色色,你知道市现在最热门的甜品店是哪家吗?”北冥随风挑眉。

    景色一愣,不知道北冥随风问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下意识的开口,“甜心?”

    景色忽然想起来,甜心也是北冥集团旗下的一个牌子,现在北冥随风这怪异的举动,是因为她说了别家的甜品好吃?

    景色皱眉,狐疑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不至于那么小气吧。

    景色虽然知道甜心这一家店,但是也只是刚回市的时候去过一次,后来都没有去过了,味道也很不错。

    可以说和蓝色咖啡不分伯仲,甚至在某些甜点上边,比蓝色咖啡还要来的好吃。

    “色色,那你知道,甜心是哪个集团下边的吗?”北冥随风继续问。

    景色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个她必须知道啊,“是我们家下边的一个牌子,北冥集团旗下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啊。”

    北冥随风点点头,继续开口,“色色,那你又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一家甜品店叫甜心?”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别有深意的笑脸,心中一个咯噔,甜心……    “因为啊,曾经有那么一个傻女孩说过,她一定要开一家咖啡甜品店,名字就叫甜心,每天守着那家店,不为了,赚钱只为了充实自己,她说,她不喜欢朝九晚五的上班,她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北冥

    随风很满意景色露出震惊的表情。

    景色想起来了,在某一天两人运动过后,躺在床上闲聊,她问北冥随风以后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北冥随风说,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接手北冥集团,给景色打下一个江山。

    北冥随风又问景色,她以后想要做什么,问景色愿不愿意来当他的秘书,每天都和他腻在一起。

    那时候的景色,自然是拒绝北冥随风的这个提议,“疯子,我不喜欢朝九晚五的上班,那样子太累了。”

    北冥随风很不甘心,还想劝劝景色,要不要和他一起上班,在一个办公室里,抬头就能看见对方,多么的好。

    “疯子,你不知道距离产生美吗?每天在一起久了,会有厌烦的情绪。”当然,这只是景色搪塞北冥随风的一个借口。

    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和北冥随风腻在一起。

    当秘书有什么好的,不仅麻烦,而且事情多,景色自认为自己没有这样子的能力。

    再想想现在,还真的赶觉很好笑,有些事情,往往会出人意料之外,之前的自己那么的反感秘书,现在还不是做了北冥随风的秘书。    “色色,你就不担心有别的女人将我抢走吗?”北冥随风问景色,一般女朋友最怕的不就是秘书一类的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