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这位先生,那位夫人已经付过了……”收银员为难的看着景宸。

    “你把我的那份钱给刷了,至于多出来的,你们拿去对面的景盛集团还给她,就说是还给景盛集团总裁夫人的。”景宸说着,指了指对面的景盛集团。

    然后又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元,“这个算是给你们的跑腿费。”

    两名收银员对视了一眼,又被景宸的俊容给迷惑到了,一时间也就答应了下来。

    景宸满意的看着两名收银员,他不喜欢占季如秋的便宜,同时,也不喜欢被季如秋占便宜,所以是最好的选择。

    “我的芒果千层,还有糖不甩,好了没有?”景宸见两名收银员盯着他的脸发呆,不悦的敲打了一下桌子。

    两名收银员赶紧回过神,“做好了,您稍等一下,这就给您拿过来。”

    其中一名收银员,赶紧跑到小厨房去,将打包好的芒果千层,还有糖不甩给景宸拿过来。

    景宸接过甜品,看了一眼手表,现在这个点,松果宝贝也已经放学了,正好可以拿去给松果宝贝和景色吃。

    等到景宸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差不多已经是全黑了,景宸在病房门口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推门进去。

    病房里,松果宝贝正趴在景色的身上,和景色嘀嘀咕咕的说着笑,北冥随风站在一边,高度的注视着松果宝贝,就怕松果宝贝一个不小心将景色给压疼了。

    景色现在的身子可是痛神经,放大了十倍,容不得一点点的闪失。

    松果宝贝也明白这一点,看似压在景色的身上,始终和景色保持着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景宸面色如常的和众人打着招呼,“色色,怎么样了,今天有没有身子舒服了一点?”

    景色瞧见景宸,感觉从床上坐起来,惊喜的开口,“哥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看我了呢,今天。”

    论起安全感,纵使北冥随风也不能让景色完全的相信,这个世界上,能够让景色毫无戒备的放下心来的只有景宸。

    景宸失笑,上前,将芒果千层还有糖不甩,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坐到景色的床边,揉着景色的头发,“哥哥,怎么会不来看你呢,再忙,也得来看我亲爱的妹妹啊。”

    看到景色,景宸压抑了一路的心,才放松了一点点。

    景色没有察觉出景宸的不对劲,笑着整个人扑进景宸的怀里,“哥哥,我好想你。”

    没等景色在景宸的怀里待多久,北冥随风就急急的将景色从景宸的怀里捞出来,同时戒备的看着景宸。

    “色色,不是跟你说过吗?不准乱扑到别人的怀里,你就是不听。”北冥随风低头,训斥景色。

    景色委屈的撇嘴,伸出小手,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胸口,“他是我哥哥,不是别人好不好。”

    “哥哥也是男的,也不行。”北冥随风冷哼一声。

    景色被气笑了,“你这又是吃的哪门子的醋。”

    “景色那门子的醋。”北冥随风冷着声音开口,霸道的圈着景色,防止景色再次扑进景宸的怀里。

    景宸忽然间对着北冥随风开口,“我和景色可是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你来晚了。”

    北冥随风因为景宸的这话,脸一黑,要是早知道,景色是自己日后命中的克星,他一定会在景色刚出生的时候,就将景色养在一边。

    “你只不过和景色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我和景色还有未来的八十年可以相处。”北冥随风遇到景色的事情,就变的特别的小孩子气,说完之后,还挑衅的看着景宸。

    景宸真的是,想一巴掌甩北冥随风的脸上,天知道,北冥随风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欠扁。

    “色色,可是还没有嫁给你,这未来的事情,可谁都说不好。”景宸微笑着。

    北冥随风一恼,心里的某个念头如疯草般长了出来,他似乎得将某个计划给加快脚步了。

    “我和………景色……”北冥随风原想说,你就是再反对也没用了,我和景色已经领了结婚证这件事情,话还没有说出口,景色就意识到了北冥随风想要说什么,赶紧扑上前,一把捂住北冥随风的嘴。

    不让北冥随风将他们两个已经领证的事情,给说出来,这万一要是说出来了,后果不堪设想。

    景色敢保证,今天北冥随风敢说出这句话,明天,景宸就敢让景色和北冥随风去离婚。

    自家妹子,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坑了领证这件事情,依景宸的性子,断然是不可的。

    “松果宝贝。”景色余光瞥到松果宝贝,赶紧对着松果宝贝做了一个眼神。

    松果宝贝原先在第一眼看到北冥随风的时候,就想扑进北冥随风的怀里,但是想到自己的脸上还有淤青,就忍不住了自己的动作,将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努力不让景宸注意到他。

    看到景宸和北冥随风在一边争风吃醋,小孩子般的斗法,他也乐得看着热闹。

    现在忽然间收到景色的讯息,一向母上大人的命令至上的松果宝贝,立马狗腿的跑到景宸的身边,双手抱住景宸的腰,开心的喊着,“舅舅,松果宝贝好想你。”

    景宸原本还想和北冥随风吵两句,突然间,被松果宝贝黏了上了,景宸放弃了和北冥随风争斗的念头,松果宝贝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抱起松果宝贝,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一口,“松果宝贝,怎么,想舅舅了。”

    松果宝贝乖乖的点头,双手圈住景宸的脖子,“想舅舅,很想舅舅。”

    这句话,可是百分之三百真实的,这几天,因为脸上伤口的原因,他一直躲着景宸,现在见到了,可不得想。

    北冥随风怀里抱着景色,没等松口气,就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眼巴巴的跑到了景宸的怀里。    一颗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心里各种不是滋味,怎么他最在意的两个人,都喜欢景宸,北冥随风不悦的看着景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