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小票,在上边签上了名字。

    某个会议,一个男人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随意的瞟了一眼,发现是一条银行卡的扣钱短信。

    男人拿过手机,在上边随意的点了两下,一条扣费两千九百九十九元的短信出现在屏幕上,一抹阴冷的笑容,浮现在男人的嘴边。

    “准备一下,我要回国。”男人对身后的秘书说。

    秘书一愣,不解的看着男人,他说的回国是回哪个国?

    “后天,回国。”男人耐心的解释了一句,眼里幽深,拇指不自觉的摩挲着食指上的戒指,他许久没有回去了,连他最贴心的秘书,都忘记了,他的国家。

    “先生,您明天飞南非,要去和赫尔会面,一个星期之后,和黑手党教父还有见面。”秘书低着脑袋,报着男人的行程。

    男人摩挲着食指上戒指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样吗?那后天回去似乎是不行的。

    不急不急,都等了那么多年,还急什么,男人说,“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两个月后,再回国吧。”

    “是。”秘书应了一声,然后将手上的文件交给男人。

    男人的目光落在文件上,嘴里念了一句,“季如秋,终于可以见面了。”

    季如秋拿着小票,走出蓝色咖啡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她似乎做了一件不对的事情。

    季如秋高傲的抬起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景盛大厦,景宸,景色,我就不信,你们还能和好相处。    季如秋的心思很简单,一:景宸答应了,相信了她的话,恨季如夏,会将恨转移到景色的身上来,造成两兄妹的矛盾。会因为她说出了真相而感激她。二:不答应,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等着那颗种子发

    芽,和景色迟早离心,同时侧着打探一下景宸,这五年究竟成长了多少。就算两者都没有达成,引起两人的不快也是好的。

    怎么看,她这一步都走对了,景宸,她倒要看看,你对季如夏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从她有意无意提到景宸继承景盛集团来看,景宸的能力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出众,难道他五年后回来,真的是准备靠北冥集团来夺取景盛集团吗?

    季如秋皱着眉头,不解的想着,直觉告诉她,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景宸没有那么的简单。

    季如秋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慢慢悠悠的朝外边走去,招了一辆计程车。

    “女士,您要去哪?”计程车司机问季如秋。

    季如秋发了一会呆,听到计程车司机问她去哪,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去景宅。”

    很快,季如秋就懊恼了的拽了一下头发,她忘记了现在的景宅根本不是她的家了。

    “景宅?”司机不理解的回头看了一眼季如秋,这一看,彻底的惊住了。

    季如秋很诧异司机看她的眼神,她是有哪里不对吗?季如秋上下摸了一下,很快就摸到自己的头发。

    季如秋心中一个咯噔,赶紧从包里掏出镜子,对着镜子好好的照看了一番,自己的假发因为刚才的那一抓,彻底的歪了。

    季如秋赶紧调整假发的位置,一边在心里骂卖这个假发的店家,还号称全市最好的假发,怎么稍微一抓,就变了样。

    季如秋调整好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了一番,满意之后才合上镜子,发现计程车的司机,还长大嘴巴,看向她,季如秋顿时就不爽了。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季如秋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计程车司机匆忙的回过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士您要去哪。”

    计程车司机连忙收回眼神,眼中有些同情的看着季如秋,长的挺漂亮,可惜就是个秃子。

    “去市第一医院。”季如秋想到景松还在医院,有些不甘不愿的开口。

    她这才记起来,来之前似乎说,医院让景松赶紧出院,景松让王秘书找了房子,现在也不知道王秘书的房子找的怎么样了。

    “好。”计程车司机应道,急忙开车,朝市第一医院开去。

    景宸在季如秋离开之后,一直坐在原地,心里一股莫名的感受。

    他很不想相信季如秋说的话,可是,他看到这张照片后,总感觉哪里很奇怪,一颗心飞快的跳动着。

    景宸赶紧将视线看向外边,拿起桌子上冷了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季如秋的话,在他的心里激起了一阵阵的浪花,他到底是不是季如夏的儿子。

    景宸闭上眼,回想着季如夏慈爱笑容的面貌,心中钝痛。

    再想想季如秋笃定的面容,景宸心中思绪乱成了一团。

    景宸将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然后又松开,来回了几次,努力压下心里那份莫名的感觉。

    “阿宸,过来妈咪这里。”季如夏对着景宸柔和的笑着,招招手。

    “妈咪。”景宸猛地睁开眼睛,一滴眼泪,快速的划过脸颊。

    在景宸的认知里,季如夏就是他的妈咪,景色就是他的妹妹。

    景宸脑中季如夏的画面,一下子又换成了余秋的脸,景宸颤抖着手,拿起余秋的照片。

    摸着余秋的嘴唇,再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嘴唇,自己的嘴唇和余秋的唇形真的是一模一样。

    “这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何其的多。”景宸,努力的劝说自己不要去想季如秋说的话,可是季如秋的声音,总会跳到他的脑子里。

    景宸干脆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猛地起身,将余秋的照片,放到自己的衣袋里,然后朝外边走去。

    路过收银台的时候,景宸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结账。”

    两名收银员互相对视了一眼,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两个人跑过来结一样的单。

    “这位先生,您的单刚才那位女士已经买过来了。”收银员礼貌的微笑着。

    景宸皱眉,收银员说的那位女士应该就是季如秋吧,“你们收我的钱吧,不用她来付钱。”    景宸想,就是饿死也不会接受季如秋的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