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不管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季如秋轻笑。

    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尘封了许久的照片,那是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柔柔的笑着。

    “景宸,这个才是你的亲生母亲,她叫余秋。”季如秋将照片推到景宸的面前。

    等着看景宸惊讶的表情,可惜令她失望的是,景宸面上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季如秋却不知这张照片在景宸的心中翻出了多大的浪花,景宸拼了命才压制住内心的悸动感,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景宸,你看你的嘴巴是不是和她很像,景松当时还夸过余秋,最美的部位就是嘴唇。”季如秋继续笑道。

    景宸手指动了一下,“季如秋,够了,这些谎话,你留着自己听去吧。”

    季如秋轻笑,“别急啊,你的母亲叫余秋,也是大的学生,和季如夏还是好朋友,因为季如夏认识了景松,后来成了景松的女朋友,后来就有了你。”

    余秋和季如夏的感情,让她是嫉妒的,季如夏偶尔对余秋比对她还要好。

    在知道余秋坏了景松孩子的时候,天知道她有多高兴,那时候季如夏已经和景松订婚了,只要一想到季如夏的好友抢了她的未婚夫,她就觉得异常的开心。    “你母亲有了你之后,跑去和季如夏道歉,问季如夏该怎么办,季如夏安慰你母亲,说是景松一定会娶她的,让她在家里等着,可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是景老爷子和你外公一起上门,逼迫你母亲,打

    了你,你母亲自然是不愿意的,最后在他们的强迫下,你母亲还是被带去了医院,最后,你还是出生了,可是你母亲却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季如秋问。

    景宸低垂着脑袋不说话,只当季如秋说的这些事情,和他没有半点的关系。

    “因为,让你存活的代价就是,你母亲死,你知道,这个条件是谁提出来的吗?”季如秋继续问。

    “不说话是吗?我告诉你,这个条件就是一直饰演你那个好母亲的季如夏提出来的。”季如秋冷冷的笑着。

    “季如夏一边在余秋的面前,安慰余秋,告诉她不要怕,一切都有她,一边又在景老爷子面前演了那么一出,你真以为你季如夏有多善良吗?季如夏就是魔鬼。”季如秋激动的开口。

    “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查。”因为不管景宸这么查,结果都是一样的。

    “够了,你说那么多污蔑我妈咪的话,想要挑拨离间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景宸打断季如秋的话。

    他只觉得季如秋的话荒诞至极,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凭什么不相信自己的母亲,要去相信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

    景宸只当季如秋想要挑拨离间他和季如夏,景色之间的关系。

    “你这是不相信我?如果,你真的是季如夏的儿子的话,为什么你五年前重病,你和景色的配对会不成功呢?”季如秋突然想起,五年前可是她救了景宸,严格算起来,她还是景宸的救命恩人。

    景宸手指动了一下,“季如秋,就算是亲人,配对也不会百分百的成功。”

    景宸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景盛集团的员工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加班的员工,三三两两的走出来。

    “季如秋,你说对了一件事情,我这次回来,目的就是为了景盛集团。”景宸说。    季如秋轻笑着摇头,笑景宸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有季家还有北冥家族帮景宸一起夺景盛集团那又怎么样,没有那消失的股份,想要将景盛集团得到手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毁了景盛集团,现在风策还

    在和景盛集团合作,哪有那么的容易。

    “我劝你还是回到景松的身边,你可是景家唯一的儿子,只要好好和景松道个歉,景松会原谅你的,景家日后也是你的,这样来的不是名正言顺方便的多?”季如秋说。

    “我的目的很简单,景盛集团在景松手里日益败落,倒不如换一个能让景盛集团比肩北冥集团的继承人,我和景知要的是安逸。”

    景宸不说话,季如秋说的话,在他看来当真是可笑,要说季如秋的心思是那么简单,他真是白活了这二十多年。

    季如秋站起身,有些话点到为止,要是再继续说下去,反而适得其反了。

    “我季如秋以生命起誓,余秋才是你的母亲,季如夏并不是,要是我说的话,是假的话,此生不得好死,你若是怀疑的话,去和景色做鉴定吧,医学会告诉你答案的。”

    季如秋说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景宸,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转身离开。

    至于桌子上余秋的照片,自然是留给景宸的,她就不信了,景宸看到余秋的照片后会无动于衷,至少也会去查一查吧。

    “那一桌买单。”季如秋指了一下景宸的背影,对收银台的收银员说。

    收银员在电脑上看了一眼,开口,“这位先生还点了芒果千层,还有糖不甩,一共是二千九百九十九元,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季如秋心情颇好的开口,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一场好戏,她的心情就大好。

    “好的。”收银员微笑着。

    季如秋从包里拿出钱包,刚拿出景松的副卡,眉头一皱,又放了回去,她可记得景松的副卡,被冻结了,现在用不了。

    季如秋手指一转,拿出了一张卡,在按密码的时候停顿了许久,如果她用了这张卡,那么那个人也就知道了吧。

    季如秋一扫之前的好心情,眉头紧皱着,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她将自己的储蓄都给了景知,现在能用的卡,只有这一张了。

    季如秋烦躁的按下密码,一颗心忐忑着,不知道那个人看到她用了密码之后,是什么反应。    “夫人,请在这里签下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