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站起身,椅子因为他刚才的动作,发出刺啦一声,季如秋连忙安抚景宸,“等一下,我话还没有说完。”

    “季如秋,我想你说的话,我并不想听。”景宸冷笑一声,迈开脚步朝外边走去。

    眼见景宸就要离开,季如秋心里一慌,连忙起身,“你不是季如夏亲生的儿子你知道吗?”

    景宸因为季如秋的这句话脚步一顿,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

    季如秋不慌不忙的开口,“你就不想听听你和季如夏之间的关系吗?”

    景宸转过身,阴着脸,“你还想说什么,说这些谎话,不觉得可笑吗?”

    季如秋嘲讽的笑着,一边搅动着咖啡杯里的咖啡,视线看向窗外,穿越过热闹的街道,将视线落在景盛集团这几个字上边。

    或许所有人都会觉得她说的话,很荒谬,可是她说的却是不争的事实,景宸确实不是季如夏的儿子。

    知道真相的人,大概都被景老头子给灭口了吧,想到这里季如秋搅动咖啡的动作停了下来。

    “景宸,你以为我是骗你的?”季如秋笑。

    景宸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季如秋的话,他并不觉得季如秋的话有什么可信度,同样季如秋说的话她也不会相信。

    “景宸,你确确实实不是季如夏的儿子,你要不信的话,可以和景色去做鉴定,这科学,可没有办法作假吧。”季如秋将背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开口。

    景宸面色依旧,心里却荡起了阵阵的涟漪,不知为何,他心很慌,明明不该相信季如秋的话,可是他就是心慌的很。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景宸平复下心之后,重新抬头看向季如秋。

    季如秋长得和季如夏真的很像,远看几乎一模一样,景宸移开目光,虽然知道季如秋是他所讨厌的那个女人,可是看到季如秋的脸,他……就像重新看到季如夏一般。

    “我只是觉得你被欺骗的可怜。”季如秋嘲讽的笑着。

    “那你接下来,还想说什么?说景松也不是我的父亲?我不是景家的人,景家的一切都和我没关系吗?”景宸说着,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

    季如秋不回答景宸的话,让景宸朝窗边看去,“你看到了吗,景盛集团。”

    “景盛集团在市不能说厉害,可是根基也是有的,在鼎盛的时期,就是你外公也会忌惮着景家,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季如夏嫁给景松。”季如秋说到季如夏的时候,握着勺子的手,慢慢的用力。

    季老爷子对季如夏是真的好,什么都为季如夏考虑到了,要不是没有她的存在,或许季如夏就嫁给墨释然了,幸好有她的存在,季如夏才没有嫁给墨释然。

    季老爷子左想右想,在市豪门贵族里面挑选一个好男儿,家世不能比季家好太多,怕季如夏过去之后,压不住,担心季如夏受了委屈,比季家差上几分,他就可以帮衬着季如夏。

    季如秋忽然想起,季如夏松开答应嫁给景松的时候,季如夏问了景松一句,为什么不让她嫁给能帮助季家更上一层楼的北冥家,要让她嫁给景家?    那时候季老爷子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哦,季老爷子说,“我季家没必要靠嫁女儿去来换取什么,北冥家太过复杂不适合你,做爹妈的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过的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景家看着比三大家低上

    一等,但是,根基很深,也很简单,是你能够把握的。”

    她那时候还在想,父亲真的是好父亲啊,什么都替季如夏考虑到了,在后来,才知道,父亲也和景老头做了交易,至于交易的内容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大家族里面,哪有什么感情是纯粹的。

    她在景松身边待了那么久,也没有看出景家有什么门道,只能说一句,景老爷子藏的太好了。

    父亲啊父亲,到了今天你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让我嫁给墨释然。

    “我知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景盛集团回来的,想要报复景松和我五年对你造成的伤害不是吗?”季如秋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见景宸不说话,也不恼,自顾自的开口,“我不知道你这五年在国外成长了什么样,看着你是景松的儿子份上,我劝告你一句,不要企图吃下景盛集团,你还不足以吃下景盛集团,景盛集团现在看着不

    景气,但是底蕴终究是在的,就算吃了,还有流落在外的百分之三十几的股份。”

    “我劝你,还是回到景松的身边,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景松的儿子,待景松死后,景家的一切都是你的,这样来的不是更快吗?没有必要冒风险。你是景松的儿子,就是你最大的优势。”季如秋说。

    “你要知道,继承景盛集团,能让你少走不少的弯路,少奋斗几十年。”季如秋看了一眼景盛集团,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不少员工从景盛集团里面走了出来。

    “季如秋,莫非是我误会了,你今天来不是劝我放弃景盛集团,听你这么说,你还给我指了一条明路啊。”景宸轻笑。

    景宸换了一个坐姿,好奇的开口问季如秋,“我倒是很好奇,你一个劲的劝我回到景松的身边,你的意图在那里,别说,你不想要景盛集团这些话,我不信。”    景宸一时间也摸不透季如秋的想法,他回了景松的身边,不管情况怎么样,第一时间肯定是报复季如秋,要是真如季如秋所说,他接受了景盛集团,那么季如秋母女又该何去何从?他不信季如秋没有自

    己的心思。

    “我帮你,也是为了帮自己。”季如秋笑,“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来的好,你说是吗?景宸。”

    “季如秋,我可从不觉得我和你能够成为朋友。”景宸从季如秋的脸上移开视线。    看到季如秋的脸,就要想到季如夏,景宸耳边总会时不时的回荡着,季如秋之前说的那句话,他不是季如夏的儿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