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有病就得吃药

    顾安安傻傻一笑,“害羞是什么。”

    松果宝贝气结,转身背对着顾安安闭眼睡觉,顾安安揉着头发,不理解景慎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她亲爸爸妈妈,爸爸妈妈都很开心,景慎却那么不开心?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小孩子很容易犯困,顾安安想了一会都搞不清为什么,干脆闭上眼睡觉。

    景色在北冥随风的低气压下,小心翼翼的过完了今天一天,景色捏着酸痛的肩膀,“哎,好累啊!”

    “景色,下班了,晚上一起出去吃一顿怎么样?”张曼玉走到景色身边问。

    景色摇摇头,她现在就想趴在床上不动弹。

    见景色不愿意,张曼玉也不勉强,只说了一句下次再约,夏微微踩着高跟鞋到两人身边,“我去啊!怎么不约我?”

    “夏微微同学,我记得我二十分钟前好像找过你,你当时怎么说的?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是不是?”张曼玉斜视了一眼夏微微,尖着嗓子模仿夏微微说话。

    夏微微红着脸,有丝丝的不好意思,那之前她是不知道爸妈都去有事了么,一个人吃饭也太无聊了,还是当电灯泡好了。

    “改主意了不行吗?”夏微微嘀咕着。

    “哼!”张曼玉冷哼一声,“总裁好像感冒了,说话声音都那么沙哑。”

    “总裁声音那么沙哑还是那么好听,禁欲系的男神啊!”夏微微不禁感叹道。

    “咳咳咳,你们在说什么呢?”司特助从门外走进来正好听见那句禁欲系男神的话,眼睛忍不住朝景色身上瞟去。

    自从五年前这位大小姐离开后,风少好像真的禁欲五年了。

    “今天按时下不了班,临时要加班了。”司特助将一叠文件放到桌子上,无视三人愤怒的眼神,“合作伙伴那边临时出了点事情,夏微微,张曼玉,这个好像是你们负责的。”

    景色一听到要加班,脸色当即就变了,她可是答应了松果宝贝去接他放学的,眼看着就要放学了,这临时加班算什么事情。

    “景秘书,总裁感冒了,你去帮总裁买些药吧。”司特助恭敬的对景色说。

    总裁生病从来不肯吃药,希望这景秘书能够劝动总裁吃药。

    “现在?”景色瞪大眼睛,如果现在去买药,再回来赶工作,岂不是更晚了?

    “景色,你去买药吧!你的工作我帮你。”夏微微一眼就看出景色的难处,主动开口说话。

    松果宝贝那么可爱,一个人站幼儿园门口等家长也是怪可怜的。

    张曼玉在一旁看着糊里糊涂的,虽然她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但是看得出景色今晚确实有事情,也说道,“是啊,景色,你去吧!工作交给我们两个就好了。”

    景色眼里充满感激,“大恩不言谢,下次请你们吃大餐。”

    “行了行了,快去吧!”张曼玉抱着资料转过身,走回自己位置。

    景色乘着电梯,到集团外面,现在正是下班的时间,马路上堵起了长长的车。

    景色看了眼马路上不见头,不见尾的车队,撒开了腿,迈着步子就跑起来。

    “美女,要两盒感冒药。”景色将钱给了药店的护士,急忙找了钱就拿着两盒感冒药往回跑。

    景色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松果宝贝放学还有五分钟。

    奔跑中的景色忍着脚底的疼痛,想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了,光着脚丫子跑步。

    好不容易跑回了集团,景色站在电梯口一边等着电梯,一边平复着因为剧烈运动而快速跳动的心脏。

    正逢下班高峰期,电梯等了许久还停留在三十多层,景色干脆按了总裁的专属电梯。有什么处罚以后再说,总裁专属电梯空着也是空着。

    景色喘着气走进北冥随风的办公室,将两盒感冒药放在北冥随风的办公桌前。

    “总裁,你的两盒感冒药。”景色现在的模样可真真称的上是狼狈,凌乱的衣服,凌乱的发丝,就连脸色的妆容都花了些许。

    景色微微喘着气,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你,买的感冒药?”北冥随风抬头,直勾勾的盯着景色,眼里有不知名的情愫暗暗涌动着。

    “当然是我。”景色有些不耐烦,急着想要离开,现在已经离松果宝贝放学过去二十分钟了,不知道松果宝贝现在怎么样。

    “总裁,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景色催促着问,她可不想做失信的小人。

    “是司特助让你买的?”北冥随风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哑着嗓子。

    “对啊,有什么不对劲吗?”景色在心中忍不住鄙视北冥随风,这不是他吩咐的吗?现在装不知情。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

    “拿出去。”北冥随风低吼一声。

    他还以为是她 还以为……果然一切又是他自己的自作多情。北冥随风红着眼眶,指尖微微颤抖着。

    “啊?”景色有点反应不过来,北冥随风现在这反应是为何。

    “总裁,有病就得吃药。”景色磕绊着说着。

    “咳咳咳咳,说了让你出去。”北冥随风用手捂着嘴巴,用力的咳嗽起来。

    景色蹙眉,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转身就往外走。

    “等下,将这两盒感冒药拿出去。”北冥随风叫住景色。

    景色不理会北冥随风,走了出去。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离开的背影,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她何曾那么听话过?

    北冥随风闭上眼,感觉脑袋更疼了,喉咙也干的厉害。

    “吃吧!”突然听到景色的声音,北冥随风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只嫩白的手,手掌心里放着三颗药。

    景色刚刚出去的时候真的想一走了之,可想到北冥随风那脆弱的模样又狠不下心,跺跺脚在茶水间里倒了一杯开水,又回到办公室。

    北冥随风抬头就那么看着景色。

    景色被北冥随风盯得一脸不好意思,有些恼怒的问,“你吃不吃啊!”

    景色将一粒药递到北冥随风的嘴边,北冥随风皱着眉头看着景色手里的药许久,才张口接过景色手里的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