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每一鞭可以说都是痛不欲生,不过比起其他的刑法,鞭形又可以说是,轻松的多。

    景松和季如秋被护士长带走,无论两人怎么解释,护士长都不相信景松说的话,都将景松关在病房里,等着医生的诊治。

    最后还是王秘书赶来,向护士长解释了,才将景松还有季如秋带走的,景松亦向护士长保证再也不会去打扰景色,护士长才松开放人。

    “景总,你还好吧。”王秘书搀扶着景松,将景松带回病房,然后从一边的饮水机里倒了两杯水给景松和季如秋。

    景松现在两只手都骨折了,如同半个废人,双目失神的坐在椅子上,他不仅没有威胁到景色,还将自己伤成了这个模样?

    王秘书将水递到一半,才发现景松现在两只手都打着石膏,拿不了水,干脆将水递到景松的嘴边,“景总,喝点水吧。”

    景松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王秘书递过来的水,摇着头,拒绝喝水,王秘书也不勉强,将水放到了一边。

    “公司最近怎么样?”景松因为住院的事情,已经许久没有管过景盛集团,一直以来,都将景盛集团交给下边的人。

    现在景松被北冥随风刺激的斗志满满,只有景盛集团强大起来,才能更好的抗击北冥集团。

    “公司一切都很好。”至少没出什么乱子,王秘书说。

    景松点点头,随即想到和风策合作的事情,于是问王秘书,“那,和风策合作的事情,没有出什么乱子吧。”

    “没有。”王秘书说,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风策集团的张代表,最近来公司来的很勤快。”

    有时候一天甚至来个三回,虽然每次都是说,监察,但是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他,来的很勤快?”景松紧紧的皱着眉头。

    就算是和其他公司合作,也没有经常来的事情发生,难不成是因为风策集团太大了,规矩制度也过于严苛吗?

    “只是监察,没有别的事情吗?”景松问王秘书。

    “对,只是在工厂里边转悠,没有别的事情,看看工程的进度。”王秘书说。

    景松听了王秘书的话,松了口气,“那应该是他们的制度问题,只是监察的话,就随他们去吧。”

    他现在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扒住风策集团的大腿,这些小事情,倒也是无所谓了,没必要因为这些事情,惹得风策不快。

    “景总,您怎么将自己伤成这样子了。”说完工作上的事情,王秘书才皱着眉头看着景松身上的伤。

    现在正是景盛集团和风策集团合作的关键口,没有景松回去住持大局,也许会出乱子,景松之前的伤再养养也能回去上班了,现在突然间又将自己添了一伤,没有个两三个月怕是好不了了。

    王秘书这些日子也加班加的很是辛苦,没有景松在公司里边,他要监管两边的工作,有些力不从心。

    “哼,别提了,真是个逆子。”景松不提还好,现在一听到这个,就感觉一股火在心中燃烧着。

    几人还在沉默着,护士从外边推门进来,“三十八号,景松,你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回家静养就好,今天就出院吧。”

    “我病还没好啊,怎么出院?”景松不敢相信的看着护士。

    护士翻看了一下手里的文档,“没错呀,你是三十八床的景松先生吗?”

    景松点头,“没错,我就是景松。”

    “那就对了,你可以出院了,现在就收拾东西回家吧。”护士合上文档,一脸的冷漠。

    “出院?我现在伤成这样,你让我出院?”景松忍不住提高声音。

    医生可跟他说了,他要是再不好好照顾这手,这手就别想要了,以后就算是好了,也会落下病根的,景松一向惜命的很,医生既然这样说了,他也不会违背医生的话。

    没有什么地方比医院来的更加安全方便了,景松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也不想搬离医院。

    “没错,你就是可以出院了,手骨折好好静养段日子就好了,不用住院。”护士有些纳闷的看着景松,为什么让他出院他还挺不乐意的,一般人不是巴不得出院吗?

    “你没弄错吗?我手现在伤成这样,你让我出院。”景松问。

    护士肯定的点头,“没有搞错,就是三十八床景松,两臂骨折,医生都让你出院了,现在医院的病房紧缺的很,你还是出院吧,将这病房让出来,给更需要的人。”

    “护士,我可是交了钱的,你们医院这是嫌弃钱不够?”景松皱着眉头。

    然后转头对王秘书说,“快点,拿钱出来给护士小姐。”

    王秘书也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景松让他拿钱出来给护士小姐,于是乖乖的听从了护士小姐的话,从包里拿了一叠钱出来给护士。

    护士侧身一躲,躲开了王秘书递过来的钱,双眼怒视着景松,“你们这是干嘛啊。”

    “不让你们住院,和钱没有关系,是医生说的,你没事了,不用占着病床。”护士再次开口解释道。

    “如果,你们今天下午六点之前还不搬出去的话,我们就要报警了。”护士说完之后,便抱着文档转身走出了病房。

    王秘书诧异的盯着景松,“景总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样了,让你之前在外面找的房子。”景松阴沉着脸开口,他敢保证,这一切一定和北冥随风和景色有关系。

    北冥随风他现在惹不起,那躲总可以了吧。

    景松提到关于找住处的问题,王秘书眉头越发的皱了,“景总,这说来也奇怪,市现在愣是找不到一家稍微好点的酒店,不仅如此连卖房的人都没有。”

    他可不敢说,那些人只要一听到是景松买房,一个个都做出拒绝的表情。    就是不拒绝的,价格也是奇高,他想景松,一定是得罪了哪路大神,才会有现在的麻烦,这麻烦,还不是一般的麻烦,简直是将景松往死路上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