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我们之前不用那么的陌生,你可以叫我姐夫。”景松额头上冒出点点的汗水。

    季家在市是什么声望,有季家的一句话,景盛集团足以起死回生,季念不喜欢季如秋,那么景松也不能装作喜欢的季如秋的样子。

    摇晃着脑袋,十分惋惜的开口,“如秋就是如夏长的再像,也不是如夏,这么些年,越是年纪大了,越想以前的事情,越想如夏。”

    景色听了,脸上浮现出冰冷的笑容,果然比脸皮厚薄谁都比不上景松,“你要是这么说的话,真的那么想妈咪的话,那你去死啊。”

    景松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听了景色的话,瞪了景色一眼,“我和你小姨说话,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景松看着景色越想越不该和景色闹的那么凶,景色前面有北冥随风挡着,后边又季念当后盾,真是不好惹的紧。

    当初怎么就想着要和景色闹翻了呢,景松懊恼的想着,在看到季如秋苍白的脸色的时候,景松立马就将这个过错怪到了季如秋的身上。

    当初要不是季如秋一个劲的挑拨,他也不会鬼迷心窍了似得,非要置景色与死地。

    要不是季如秋一直在他的耳边说景知一定会嫁给北冥随风,成为北冥夫人的,他也不会将自己唯一的后路都给堵死,所以来来去去,怪来怪去都怪季如秋。

    景松当自己面对景色的语气太差了一下,于是又笑着说,“色色啊,只要你愿意回来,你还是爹地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景色听了之后,只想嘲讽的笑着,景松当真是不知道脸皮是什么东西了。

    “景松,你知道吗?你现在的作态,真的是让我够恶心的。”景色收起笑容。

    景松没想到自己的示好,居然没有换的景色的感动,顿时有些不开心了。

    “景色,你就这么对你父亲说话的?”景松沉吟道。

    景色对于景松变脸般的演技真的是无话可说,她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之人。

    “真是够废话的。”景色不悦的开口,大好的心情都被遇上的这两个人给破坏了。

    她的态度摆的那么明显了,景松硬是看不出来,这是她太失败还是景松太失败?

    “景色,出国这么些年,你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了?”景松收起笑容。

    景色听了景松的这一句话,嘲讽的问景松,“这不都是拜你所赐吗?要不是你,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要不是景松,她也不会和北冥随风离开。

    北冥随风在一边听着景色和景松的对话,眉头紧紧的皱着,不知为何从景色还有景松的话里,都听出景色当年离开的事情和景松脱不了干系。

    北冥随风阴霾的看着景松,如果这一切都和景松有关,那么景松,就是不死也得脱成皮了。

    他这段时间不提,并不是代表不在乎,而是太多的事情被耽搁了。

    有一些事情,看来不能等景色主动透露了,要主动出击了,北冥随风沉思着。

    “呵呵,北冥总裁,就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你是怎么看上的?”景松知晓与景色和好无望。

    干脆在外边狠了劲的黑景色,最好北冥随风能够彻底的厌弃景色,到时候看景色还能有谁做靠山。

    “我北冥随风喜欢的女人,不管是恶毒也好,还是善良也好,都不重要。”他北冥随风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不会循规蹈矩的去办一些事情。

    “恶毒我喜欢,善良我也喜欢。”北冥随风嘴角挂着笑容,温和的看了一眼景色。

    既然是他喜欢的女人,那么景色是什么样子他都接受,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她的全部,不管是她的小性子也好,还是坏心思也好。

    景松不能理解北冥随风的话,只当北冥随风是被景色给迷惑住了。

    景松恶毒的开口,“北冥总裁怕不是被迷惑住了吧,景色,你还真是狐狸精。”

    任何一个人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骂狸精总会不舒服的,季念担忧的看了一眼景色,景色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好像景松骂的不是她一样,景色还没有发怒,北冥随风先发怒了。

    “把他们两个给我扔出去。”北冥随风对保镖吩咐道

    保镖急忙上前,一人提起一只,将景松和季如秋丢出大老远。

    “疯子,景松说我是狐狸精,迷惑住了你。”景色觉得景松说的并没有错,似乎真的是这样。

    “你是狐狸精,我就是商纣王。”北冥随风说着,亲了一口景色的额头,他知道景色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行了啊,你们两个别这么肉麻兮兮的了,我看着都别扭的慌。”季念,说着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说真的,或许她在今天之前还会被景松伤到,今天之后,景松对她来说不过是仇人,渣爹。

    “景色,你这个渣爹还是演技派啊,这变脸变的比谁都快。”季念说。

    景色听着,浅笑着不开口说话,仔细想想确实如此,景松这变脸的技能还真是天下无敌了。

    “不仅变脸快,而且脸皮还厚的子弹都打不穿。”季念真是没想到景松居然会借着季如秋来说,怀念季如夏,这样子的脸皮,着实是厉害了。

    现在怕是季如秋要呕血死了吧,季如夏一直是季如秋心里的一块心病,现在听景松说,之所以娶季如秋,不过是借着季如秋的这张脸来怀念季如夏。

    还不知道季如秋要怎么气呢,貌似之前听说季如秋变秃顶了来着,哎呀,可惜了,这个场景刚才没有看见。

    季念遗憾的想着,“色色啊,刚才忘记揭开季如秋的秃顶看看了,哎真是遗憾啊。”

    景色一愣,也想起了这个梗,现在听季念提起来,确实还是很遗憾的。    “念念,你刚才的那股狠劲真的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当真要对季如秋下手了呢。”景色想到刚才那一幕还是有些后怕,季念当真吓到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