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你不要忘记了,我也是季家的人”季如秋咬牙,“你就这么看着他们羞辱我?”

    季念噗嗤一声笑出声,“季如秋你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怎么样,我曾经说过,季家只有两位小姐,大小姐季如夏,还有就是我。”

    季如秋听到这里的时候,眼里的阴霾越发的严重了,这件事情简直就是她季如秋的耻辱,她居然败在来了一个小女娃的手里。

    “季如秋,季家的族谱上,也不会再有你的名字。”季念笑着,这笑容却让季如秋掉入了寒潭里边。

    季如秋浑身颤抖着,不敢相信的听着季念的话,季念将她从族谱里面除名了?这不可能。

    “季念,你真敢这么做。”季如秋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手指颤抖着指着季念。

    对于大家族来说,被除名是一件极度耻辱的事情,一般情况就算是犯了大错也不会被除名,在清贵世家被除名尤为的严重,这就代表了,季如秋,再也没有继承季家的可能。

    若是有朝一日季念死了,季家无主了,那么季家的财产将会全部捐献出去。

    季如秋现在如此激动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她原本还想着,季念不认她这个姐姐,季先生不认她这个女儿,那又怎么样,等到季念死了,季家最后还是她的。

    只是现在,没想到季念居然会说,她已经将她从族谱上除名了,这怎么能够让季如秋不疯狂。

    若不是保镖死死的拦住季如秋,季如秋怕是就冲上去与季念同归于尽了。

    “季念,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也是你的姐姐啊。”季如秋悲哀的看着季念。

    她是没有如同季如夏一般,那么亲近的对付季念,但是也从没有伤害过季念啊,季如秋将季念对她的做的事情,又转移到了季如夏的身上,要是没有季如夏,季念也不会这么对她。

    远在国外的温季夏,此刻华华丽丽的打了一个喷嚏。

    墨释然嫉妒紧张的起身,从另一边绕了过来,“夏夏,怎么了,是不是受凉了,我让家庭医生赶紧过来一趟。”

    温季夏急忙拦住墨释然,“没事,我没有受凉,就是刚才鼻子有些痒痒,你别急啊。”

    墨释然紧张的看着温季夏,再三的确认,“夏夏,你真的没事吗?不舒服一定要说。”

    温季夏噗嗤一声笑出声,拉拉墨释然的耳朵,“释然,你太小心了,我真的没有事情。”

    墨释然严肃的盯着温季夏,盯了好一会才松口气,将温季夏抱进了怀里,“夏夏,你吓到我了。”

    自从对于温季夏失而复得之后,墨释然对于温季夏就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深怕温季夏出现什么意外,幸好的是,温季夏一直很好。

    温季夏安静的在墨释然的怀里待了一会,才从抬起头,“释然,我之前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墨释然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亲吻了一下温季夏的发丝,“还在处理中。”

    温季夏点点头,不再说话,安静的靠在墨释然的怀里,抱着温季夏的墨释然,脸上的神情却是复杂的不得了。

    自从那天从国离开之后,就有好几股势力在追查他们的下落,好多次都险些被追查到,他知道是北冥随风和景宸的势力在追查他。

    温季夏要是出现在景色和景宸的视线里,他还能和温季夏享受这么难得时光吗?他不敢冒险。

    对于温季夏他只能说抱歉,让温季夏和景色景宸两兄妹分离,要怪就怪他自私好了,在爱情面前,谁又不自私呢。

    “季如秋,说实话,从我出生开始就巴不得我死吧,每天这么伪装着,真的不累吗?”季念冷笑着问。

    季如秋一愣,确实她被季念说中了心里话,她是在知道季念的存在后就一直想要季念死,有了一个季如夏不够,还要来一个季念。

    从保温箱里第一眼见到季念开始,她就不喜欢这个妹妹,她有感觉,总有一天,这个妹妹会伙同季如夏抢了她的一切。

    后来的事实证明,她当时的预感并没有错,季念从牙牙学语开始,就表现的和季如夏特别的亲昵,而她只要一靠近季念,季念就哭个不停,久而久之,她越发的讨厌这个妹妹了。

    偏偏父亲还将季念宠上了天,季念是继季如夏之后,再次抢夺她目光的孩子,她讨厌季念,讨厌这个和季如夏长得很相似的妹妹。    她不是没有想过和季念好好相处,可是在季念最关键的那几年,她忙着抓住景松的心,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和这个妹妹打交道,等到她将景松的心抓在怀里的时候,季念已经懂事了,眼里只有如母亲

    般的大姐,并没有她这个二姐。

    不能有助力那就毁了,这是季如秋当时的想法,后来在看到季念童真的眼神的时候,她还是下不了手。

    如果时光能重来,她一定不会迟疑那时候的动手,一定会对季念下手,这样的话,现在就不会让景色多一个帮手。

    “季念,你是我妹妹,我怎么会想要你死呢?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姐妹啊。”季如秋打着亲情牌,眼里泪光闪闪。

    若不是熟悉季如秋的人,倒真是被季如秋的演技给糊弄过去了,可是景色是谁啊,季念是谁啊,北冥随风是谁啊。

    在他们眼里,就季如秋的那点演技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季如秋,说真的,你这副神情还真是让我很恶心,你都多大了,还摆出小姑娘委屈的表情。”季念嘲讽的开口。

    姐妹?季念人生中,或许真的不会感受到这个词的意义,季母生下她之后,身子一直不好,她是季如夏一手带大的,可以说,季如夏就是她的半个母亲。

    季如秋一直将她视为仇敌,自然对她也不是亲善的。    “季念,就算是你再讨厌我,有一件事情你永远都不可能否认,那就是我就是你的姐姐。”季如秋忽然间,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