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在玩我?”景松不悦的开口,后知后觉的发现,北冥随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将钱给他。

    “景色值这个价,景色是无价的,而你不配从她的身上得到任何东西。”北冥随风说到后边的时候,声音突然间冷了下来。

    “我是景色的父亲,没有我,就没有现在的她。”景松对北冥随风说,亦是对景色说。

    “景松,你配称得上父亲这个词吗?”景色冷笑着开口。

    在她的幼年的时候,景松或许是真的好父亲,从景松抱着景知教景知喊爸爸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景松成了一个魔鬼。

    一个父亲逼自己的女儿离开最爱的人,一个父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病床上苦苦挣扎,一个父亲拿自己的女儿当做商品去和别人做交易?

    景色冷笑着,景松真是将一个“好父亲”发挥到了极致。

    难怪景松和季如秋能勾搭在一起,两个都是同个世界的人。

    “景色,不管你父亲以前做的再怎么不对,再怎么不好,他也是你父亲啊。”季如秋从保镖的手里挣扎开,跑到景松的身边,挽着景松的胳膊。

    真是没有考虑清楚,就这么冒然的冲出来太失策了,现在北冥随风在,更加的不可能拿下景色了。

    季如秋懊恼的想着,看了一眼护着景色的北冥随风一脸的不甘,凭什么景色就和她那个妈一样,身边总有人护着。

    “父亲?这样我的父亲我还真是不需要,还是留给你和景知吧。”景色冷笑。

    越看越觉得景松和季如秋还有景知才是一家三口,她和景宸不过是窗外人。

    “够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的目的不可能达成,死心吧,不止今天不会达成,以后也不会达成,景宅我们不可能让出来。”景色见景松还想说话,干脆先说出来。

    景松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想一巴掌朝景色呼过去,在看到北冥随风的时候,憋着气,硬生生的放下了手掌。

    “景松,你最好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我要是哪天不爽,打一顿也说不好。”景色说。

    在她养病的期间,最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等她病好了就是对付景松的时候。

    哥哥说了,下的鱼饵,鱼儿已经上钩了,现在就等着钓鱼了。

    “景色,你妈妈这么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就教出了你这样子的女儿。”季如秋问景色。

    景色听了季如秋的话,学着季如秋的语气开口,“季如秋,你姐姐这么一个大家闺秀,身为胞妹的你,怎么这样了。”

    季如秋最听不得别人说她不如季如夏,而且这句话还是从季如夏女儿的嘴里说出来,季如秋只觉得耳边嗡嗡的作响。

    “住口。”季如秋失声喊了出来,这一幕何其的相似,记得小的时候,两个人一起上学的时候,老师也曾说过这样的话。

    “季如秋为什么你姐姐这么聪明,你这么笨呢。”

    “季如秋为什么季如夏样样都会,你怎么都不会?”

    “季如秋,为什么你和季如夏长得一样气质怎么差那么多。”

    “季如秋,为什么季如夏考试分数这么高,你却这么低?”

    “季如秋,我喜欢的是季如夏,不是季如秋,你不要再喜欢我了,我会很为难。”

    “季如秋,你看看季如夏才是我季家女儿的模样。”

    ………

    季如秋捂着耳朵,曾经同学朋友墨释然季老先生的声音,传进季如秋的耳朵里。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季如夏,没有你们想的这么好。”季如秋颤抖着嘴唇说话。

    景色纳闷的看了一眼疯疯癫癫的季如秋一眼,季如秋似乎是被刺激到了。

    “季如夏是贱人,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她。”季如秋委屈的说话,为什么”她那么好,没有人夸她,大家都喜欢季如夏不喜欢她?

    “季如秋,承认吧,你一直在嫉妒季如夏。”季念缓缓走到季如秋的面前。

    景色惊讶的看了一眼季念,见到季念有些错愕,景色想要蹦跶到季念的面前,却被北冥随风紧紧的护在怀里,现在季如秋的精神很不对劲,这要是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一切都追悔莫及了。

    北冥随风容不得景色冒一丝的威胁,将景色牢牢的抓在怀里,时刻保护着景色。

    季如秋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季念,眼眶是通红的,见到季念像是见到鬼一样,害怕的往后缩了一下。

    季念有些纳闷的抬起手,看看自己的手,是不是自己对季如秋做了什么,怎么会怕她怕成这个样子呢。

    “季如秋,见到我那么害怕吗?”季念用食指挑起季如秋的下巴,凑近季如秋看着季如秋的眼睛。

    季如秋侧过脸,不让季念看她的眼睛,别以为她不知道,季念可以通过她的眼睛,看到不少东西。

    “季如秋,你说说你,也真是悲哀,大姐活着的时候,你争不过,现在死了,你也就更加的争不过了。”季念从季如秋的下巴上将手缩了回来。

    厌恶的拿过湿巾将自己的手擦的干干净净,就是连指甲缝隙也不放过。

    “季念,为什么,为什么你对季如夏这么好,我也是你姐姐啊。。”季如秋不平的吼道。

    从小到大季念的眼里只有季如夏,没有她这个姐姐。

    “原因吗?就有很多了,其中有一条主要的就是我看你不顺眼,不仅看你不顺眼,而且看景知也很不顺眼。”季如秋在季念眼里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季如夏,她有哪里好的,值得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的爱护。”季如秋怒吼道。

    “妈咪哪里都比你要好,妈咪是最真实的妈咪,而你却是一直在妈咪影子下的模仿者。”景色冷笑着说。    季如夏的温婉是从内往外散发的,而季如秋却一直在学习季如夏的生活方式,假的终究是假的,就算是学的再好,也是假的,可是季如秋不明白这个道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