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你不配提到妈咪的名字。”景色怒极,直接一巴掌朝季如秋的脸上挥去。

    一个巴掌印在季如秋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明显。

    季如秋没有因为景色的这个巴掌生气,反而是开心的笑了,“景色,你倒是继续打呀,面对着这张和季如夏一样的脸,你倒是打呀,我倒是想看看,你能下多狠的手。”

    景色举起手,果然这一次下不了手,确实如同季如秋所说,面对和妈咪一模一样的脸,她下不了手,之前是因为怒极了。

    景色愤愤的放下手,“你不要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季如秋我不屑与你动手,打你不过痛的是你的**,我要的是,让你的心痛。”

    景色说到这里的时候,狠狠的动手戳了一下季如秋的胸口。

    “景色,你个孽种。”景松等到手腕上的伤口稍微缓和一点,对着景色再次破口大骂。

    保镖皱眉,空出一只手去抓景松,“住口,我家夫人也是你能骂的?”

    说着保镖对着景松的腿就是一脚,景松吃痛噗通一下跪在了景色的身前,景松挣扎着要起来。

    景松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隙,钻到缝隙里边去,他居然在景色的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景松从地上踉踉跄跄的站起,还没等站直,就又被保镖的一脚给踹的再次跪倒了地上,接着反复许多次都是如此。

    景松磨着牙,在景色面前,他还真是将他的脸都都尽了。

    季如秋则是一脸嫌恶的看着景松,知道景色没用,却不知,景松竟然如此没用,区区一个保镖都对付不了。

    “景色,你个恶毒的女人,怪不得会住院,报应啊。哈哈哈哈。”景松狂笑出声。

    没等景松笑多久,只见北冥随风的一脚踹在了景松的肩膀上,北冥随风得到保镖的消息匆匆赶来之后,听到的就是景松的这句话。

    什么都能忍,唯有这个忍不了,他不容许任何侮辱景色。

    “让你保护夫人的,你就这么看着夫人被骂?”北冥随风第一件事情就是责备保镖。

    然后小心翼翼的低头问景色,“色色,你没事吧。”

    看着景色苍白的脸上,他都要心痛死了,怪自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景色下来散散步,不该没有陪在景色的身边。

    “北冥随风。”景松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等他缓和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北冥随风如珍宝般就景色抱在怀里。

    “景松,你要是不想活着早点说,何必要作死。”北冥随风冷着脸说话。

    他就说干脆一颗子弹崩了景松就好,一了百了,偏偏景宸还要留着景松。

    北冥随风在看到景松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来,景松手骨折了,也是在这家医院里边疗伤,怪不得今天会碰上。

    “北冥总裁,我是景色的父亲,怎么说也是你的岳父,你这样的语气怕是不好吧。”景松在看到北冥随风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似乎不该这么对景色。

    早知道景色能够入了北冥随风的眼,就应该对景色稍微和颜悦色一些,这么一来,就能拉拢到北冥随风了,他景松岂不是又能跻身一流的豪门。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景松遗憾的想着,原本想靠着景知来勾搭上北冥随风,谁知道,景知那么的不争气,反而是景色入了北冥随风的眼,这一切都只能说一句世事难料。

    景松就看不出景色哪里好了,居然能够让北冥随风看中,难不成北冥随风看中的是景色的那张脸?

    “岳父?景松,你说这句话不脸红吗?”北冥随风还真是许久没有见到如景松这般厚颜无耻的人了。

    前一秒还想着置自己的女儿与死地,现在就想借着自己的女儿勾搭上别人,饶是北冥随风也不得不为景松的厚颜无耻夸赞一句。

    “没有我,哪里来的景色。”景松高傲的看着景色,就好像,现在景色的一切都是他恩赐的一般。

    景色看着直作呕,如果可以,她还真的不想要景松所给予她的东西,“景松,你知道最让我感到肮脏的是什么吗?就是我身上流着的你的血。”

    景松听了景色的话,面上一闪而过的难堪,很快开口,“哼,不管你想不想承认都不得不承认,是我赋予了你生命,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所以,你要我对你感恩戴德吗?”景色嘲讽的看着景松。

    “北冥总裁,想要娶景色可以,拿北冥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来换。”景松厚颜无耻的开口。

    景色这回是真真的被景松给气笑了,她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不要脸,北冥集团的百分之十,北冥随风是怎么说得出口。

    “北冥集团的百分之十?”北冥随风沉声,复述了一遍。

    “对,想要娶景色,拿北冥集团的百分之十来换,少一点,我都不同意。”景松以为有戏,继续开口,“我养景色养到这么大,百分之十并不过分。”

    北冥随风深有同感的点头,“没错,百分之十并不过分,景色值得整个北冥集团,何况是区区的百分之十。”

    景松听了北冥随风的话,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北冥贤侄啊,拿北冥集团的百分之十来娶景色,你真的原意?”

    要是能得到北冥集团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他还要什么景盛集团,景松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梦里边。

    景色正要开口说话,北冥随风对着景色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景色不解的看向北冥随风。

    “娶景色,别说是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我名下所有的资产也是应该的。”北冥随风一手抱着景色,一手接过身后保镖递过来的披肩,披在景色的身上。

    景松听了北冥随风的话,更加的兴奋了,就好像北冥随风许诺的,都在他眼前一般。

    “只是,我凭什么要给你?”北冥随风在景松兴奋到临界点的时候,才不缓不慢的开口。    景松的表情瞬间就沉下来了,北冥随风在耍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