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天,景色看着窗外的大太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接过保镖手里的外套,朝楼下走去。

    作为市最好的医院,风景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好,后边的花园里,假山瀑布喷泉,应有尽有,最为奇特的还是靠在水塘边上的一颗银杏,因为秋季的原因,银杏的叶子已经成了金色。

    景色一路走到银杏树下,站在银杏树的下边,抬头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关透过银杏叶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

    景松躲在灌木丛里,在季如秋的提醒下,朝外边看去,正好看见景色脸上柔和的笑容,斑驳的树影照在景色的脸上,看着别样的美。

    景松看着景色的侧脸,一颗心疯狂的跳动起来,他看见的不是景色,而是透过景色,看见了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这一个场景何其的熟悉,景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眼里却是怀念。

    他记得那时候,季如夏也是和今日的景色一样,穿着橘黄色的毛衣,下边一条不规则的长裙。

    站在银杏树的下边,感受着阳光照在身子上的感觉。

    那时候他还是大的学生,季如夏那时候正好站在他们学院的门口边上的银杏树下,他那时候从教学楼里,一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季如夏。

    一颗心还疯狂的跳动了许多下,对于季如夏他并不陌生,大的校花姐妹之一,校草墨释然的女朋友。

    在没有见过季如夏之前,景松对于季如夏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甚至觉得大家传的太疯狂了一点,哪有人当真这么十全十美。

    在见到季如夏之后,景松才知道他错了,他之前的想法都是错的,这个世上,原来还真的有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存在。

    景松现在还记得当初他痴迷的看着季如夏的时候,旁边的同学打趣他的话,“季如夏女神有主了,你就别想了。”

    景松撇嘴,刚想说话,就看见季如夏睁开了眼睛,对着他们的这边,露出了一抹浅笑,朝着他们挥了挥小手。

    景松下意识的想要挥手的时候,就看见季如夏一碰一跳的过来,张开手臂正要拥抱,就听见季如夏说,“阿然,你怎么来的这么慢,我都在外边等了好久好久了,看那个是我的妹妹季如秋。”

    景松顺着季如夏的手看去,就见另一名和她一样的女子在另一棵树下挥手打着招呼。

    明明是一样的脸,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动作,不知为何,季如夏就非常的美,让人很舒服,季如秋美则美,总感觉少了那么几分什么。

    要是没有发生那些事情,该有多好,季如夏现在还是他的妻子,他们一家三口也不会成为这样子的。

    季如秋转头正好就看见景松一脸痴迷的模样,作为枕边人,季如秋还是很懂景松在想什么的。

    季如秋的脸一寸寸的黑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指甲深深的刻入掌心,毫无感觉。

    季如夏死了还不安生,时不时挑出些事情,季如秋在心底的不但咒骂着。

    现在又多了一个小妖孽,比季如夏还要难缠,真是该死的,怎么不去死啊,五年前那么大的飞机事故也伤不了她。

    一想到这个季如秋就气的肝疼。

    还有景松,都这样了,他居然还想着那个该死的贱人,她季如秋到底哪里不如那个贱人了。

    “松哥,我们可以出去了。”季如秋在景松的腿上拍打了一下。

    景松猛地回过神,尴尬的咳嗽几声,他居然透过景色,看到了季如夏。

    “走吧。”景松对季如秋说,要是没有发生那些事情该有多好,可惜一切都晚了。

    “嗯,松哥,你要记住我们今天找景色的目的是什么。”季如秋再三的嘱咐到。

    今天好不容易景宸不在景色的身边,北冥随风也不在景色的身边,看样子景色也没有带保镖下来,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可就再难了。

    许久没有见到阳光,景色开心的在小花园里待了好一会,阳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景色没有察觉的伸了个懒腰。

    “景色。”景松和季如秋走到景色的身后,冷漠的开口。

    景色听到熟悉的令人嫌恶的声音,转过脑袋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一只手打着石膏的景松,还有季如秋。

    景色还真是没有想到,不过是下楼晒个太阳,看个风景的时间,还能遇上两个讨厌到极致的人。

    “景先生,你的手,看着倒是挺严重的啊。”景色懒懒的开口。

    景色不提起手还好一提到手,景松的脸色整个都变了,要不是那被季如秋拉着,他一定会上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顿。

    “哼,死丫头怎么来医院了,难不成是报应了不成。”景松冷笑着开口。

    景色对着景松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景松,想从景松的身侧绕过去,谁知道景松一把拉住景色的手,不让她走。

    “松开。”景色低吼一声,有些厌恶的看着被景松拉过的地方。

    毫不犹豫的脱下外套,丢入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脏死了。”

    景松听了景色的话,面色又往下黑了一点,随即就看到了一个抛物线从他的面前飞了出去,正中不远处的垃圾桶的。

    “找我做什么,你们可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景色嘲讽的开口看着景松和季如秋。

    她是知道景松在这里住院的,她还没找上门,景松和季如秋反而先来找上他了。

    “市酒店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换句话说,是不是和你有关系?”景松硬邦邦的开口问。

    除了景色和景宸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了,听着是疑惑句,其实景松已经认定了,这些事情都是景色和景宸搞的鬼。

    景色也不打算辩解,“没事,如你所想,就是我和哥哥搞的鬼,有什么问题吗?”

    “赶紧把景宅拿回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回。”景松说。    景色听了只觉得好笑,现在主动权可是在她的手里,景松哪里来的自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