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术。”孤展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手握着药膏转身走回景色的病房,孤展看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笑的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北冥随风拿着药膏走回景色病房的时候,就看见景色抱着被子还在床上那边笑的打滚。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上前,一把抓住景色的胳膊,“还笑。”

    景色呵呵笑了几声,北冥随风在景色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不疼了是吧。”

    景色撇嘴,“疼,可疼了,疯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对我下这么重的手。”

    景色说着说着,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你每天都在瞎想什么呢。”北冥随风无奈的看着景色,“我不爱你,还能爱谁?”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将脑袋埋进北冥随风的怀里。

    季念带着松果宝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景色在北冥随风怀里笑的一脸的灿烂,两人这是甜的都能酿出蜜来了。

    “松果宝贝,你来了啊。”景色一抬头就看见松果宝贝跟在季念的身后。

    赶紧从北冥随风的怀里起身,朝着松果宝贝招手,一天没见到松果宝贝,都要想死她了。

    北冥随风感到怀里空荡荡的,不悦的皱眉,将刚刚起身的,景色拉回自己的怀里,眼见景色还要挣扎,北冥随风低声的吼道,“别乱动。”

    景色干脆就靠着北冥随风,鼻尖充斥着北冥随风的味道,景色心里暖暖的,很是安定。

    松果宝贝低着脑袋被季念从身后给拎了出来。

    景色原本还笑眯眯的脸,在看到松果宝贝小脸的刹那瞬间阴沉了下来,她家松果宝贝原本如花似玉的脸,怎么挂了彩。

    “松果宝贝,这是谁打了你?快告诉妈咪。”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里蹦跶开,直接光着脚,跳下床,跑到松果宝贝的面前,摸着松果宝贝的小脸,心中一阵阵的心疼。

    她的松果宝贝居然被人打成这样,这一口气她要是能咽就不叫景色。

    “疼不疼啊,看看这小脸,该有多疼啊。”景色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松果宝贝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受过这样的伤,看这嘴角的青色,景色心疼的摸着。

    “妈咪,我没事,不疼。”松果宝贝赶紧说话。

    心中懊恼的想着,似乎想了一个蠢办法,害的妈咪都心疼了,害妈咪担心了。

    “疯子,快叫孤展过来,给松果宝贝看看。”景色赶紧对北冥随风吼道。

    北冥随风从床上站起来,先是将景色一个打横抱起,责怪的开口,“多大的人,下床连鞋子都不穿。”

    北冥随风将景色放到床上,蹲下来,握住景色的脚,将鞋子给景色穿上。

    这才转身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细细的看着松果宝贝脸上的伤痕,严重倒是不严重,只是在松果宝贝白皙的脸上,看起来吓人了一点。

    北冥随风抬头看向季念,“怎么回事。”

    他相信季念不会看着松果宝贝被打的,松果宝贝一定是和人打架了。

    “你自己问吧。”季念将松果宝贝推了一把,她去接松果宝贝的时候,看到松果宝贝的小脸时也被惊吓到了,后来听松果宝贝说了前因后果,倒是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哪个孩子小时候没有打过架啊,她仔细的查看过松果宝贝的伤口了没有什么大碍。

    “爹地,妈咪,没事的。”松果宝贝闷闷的开口,将事情说了一遍,陈晨陈晚两兄弟约战的事情。

    景色听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约架还好,不是单方面被欺负就行,一颗心松下之后,景色居然觉得有些欣慰。

    松果宝贝一直很成熟,很懂事,很少有小孩子的活泼可爱,现在听到松果宝贝居然和人约架了,景色莫名的一股欣慰感。

    “陈晨,陈晚?”北冥随风在口中复述这这个名字。

    “他们的父亲是不是陈慕白?”北冥随风问松果宝贝。

    如果是陈慕白的两个孩子的话,打过松果宝贝就不稀奇了,陈晚还有陈晨从小就和陈慕白混迹在军营里,格斗术从小就学,松果宝贝和他们打受这么点伤还是很不错了的,重要的是松果宝贝还打赢了。

    “对,他们的父亲就是陈慕白,爹地,你认识吗?”松果宝贝仰头,好奇的看着北冥随风。

    在他的调查认知里,从来没有提到过北冥随风还和陈慕白有什么交集,难不成他还遗漏了什么。

    “认识,很早以前打过架。”北冥随风平淡的开口,因为北门,那时候,他和陈慕白打过架。

    两人的交集说不上多,一般还是有的,后来又因为某些事情,交集就多了。

    “爹地,陈慕白是不是很厉害。”松果宝贝好奇的开口。

    厉害?北冥随风挑眉,“在军事上是挺厉害的,至少是个不错的对手。”

    既然能让北冥随风称作是一个对手的,那么肯定不弱小,松果宝贝暗自点头。

    “松果宝贝,你疼不疼?”景色让季念去找孤展拿点药,问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摇头,“妈咪,你就放心吧,我是真的不疼,嘿嘿,陈晨和陈晚,伤的比我还重些呢。”

    松果宝贝想着,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找楚墨哥哥多练练拳脚功夫,至少做到脸上不挂彩。

    “松果宝贝真厉害。”景色笑着,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陈晨和陈晚很好,他们的那个太奶奶倒是难缠了一点。”松果宝贝嘟嘴,虽然陈晨和陈晚信誓旦旦的保证了,陈老太太不在市,但是松果宝贝还是有的不信两兄弟。

    找他麻烦,倒是没什么,主要的就是怕老师找爹地和妈咪,给爹地和妈咪添麻烦,那就是不好了。

    北冥随风也听季念说了关于陈老太太的事情,的确是很难缠,北冥随风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放心吧,有爹地在,出了事情,有爹地顶着,陈老太太虽然难缠了点,爹地还是能摆平的。”    松果宝贝对于北冥随风自然是百分百的信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