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出门直接朝孤展办公室走去。

    刚到门口就看见几名小护士围着孤展嘻嘻哈哈,“孤医生,你真的好厉害。”

    小护士崇拜的看着孤展,她们可是见识了,孤展是怎么从死神底下将一个垂死的病人给救回来的,不仅如此,孤展长的还帅气。

    一群小护士,芳心大动也是正常的,护士围着孤展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孤展则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从他做完手术开始,到现在,这群女人就围着他说话,没有停歇过。

    连续几台大手术他真的是疲惫的紧,出口赶人了,偏偏这群护士当做听不见,还在一个劲的说着不停。

    孤展忍了了又忍,才歇下了想将这群女人毒哑的心,他正在想办法解脱,就从一群护士的缝隙中,看见了,站在门口冷着脸的北冥随风。

    孤展唰的一下起身,惹得一群女护士惊叫连连,这还是她们讲了那么久,孤展第一次给了反应,之前一直是冷着脸。

    就在她们以为,孤展要和她们说话的时候,孤展直接推开门前的女人,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是不是景色又出了事情。”

    他可不相信,北冥随风会闲着没事过来找他,找他一般都是有要紧的事情,平常这种情况,北冥随风都是在病房里陪着景色。

    “不是,咳咳,你好像在医院还是挺受欢迎的。”北冥随风咳嗽几声,说着又指了指一群护士。

    孤展脸一黑,他最烦的就是别人烦他了,“哼,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输给了你,我也不会被缠的这么烦。”

    说到这件事情,孤展就来气的很,他一定是被景色还有北冥随风,这对无良夫妇给下了圈套。

    前天晚上,孤展在景色的病房,例行检查完身体之后,景色拿出了一盘飞行棋,说是要玩,人不够,就拉着孤展凑数。

    北冥随风一直玩,一直都输,孤展看着就乐,脑一抽就跟北冥随风还有景色定下了一个赌注,说是输的那个人就要答应赢的那个人一个条件。

    四个人玩,输的概率是四分之一,再看看北冥随风,也不像是会玩的样子,这个输怎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于是他脑子一抽就答应了。

    在有了赌局之后,北冥随风就像是开了外挂一样,扔骰子的时候,想扔几点就扔几点,景宸赌术一直很好他是知道的,剩下的只有景色和他了。

    景色可以说是比他还菜,运气比她还渣,但是耐不住人家有厉害的老公和哥哥啊。

    在北冥随风和景宸要撞上景色的时候,就会退开,一路将景色保驾护航送上了冠军的位置,那么悲剧的只有他了。

    北冥随风和景宸可是狠了心要虐他,一晚上,他就没赢过一次。

    景色作为胜利方,说出的条件就是在这家医院正常的上一个月的班,该看病看病,该动手术动手术。

    所以才有了后边的悲剧,医院的院长知道孤展要坐诊之后,打起了小算盘,什么疑难杂症都往孤展的身上扔,因为孤展的原因,这家医院名气又上了几个台阶。

    这么一来,院长恨不得拿东西将孤展给供奉起来,于是美女护士伺候着。

    “北冥随风,你们那次就是故意坑我的是吧。”孤展冷着脸。

    本以为北冥随风会解释一番,谁知北冥随风直接点头承认,“对,故意坑你的,我家景色无聊,正好想玩点花样,这不,你就送上门了。”

    孤展听了北冥随风的话之后,不仅没有解气,更加的郁闷还真的就是拿他开刷啊。

    这一对无良夫妇,真的是够了,孤展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我是斯文人,才压下了想要和北冥随风决斗的心。

    “行了,就这么点事情,还在这里磨磨唧唧,是不是个男人啊。”北冥随风皱着眉头,打了孤展一圈。

    “你要是不计较你上啊,平常就是一个小感冒让我孤展看也是百万开头,这下子好了,义务劳动啊。”孤展一口血堵在喉咙里。

    “站在神坛久了,就要下来走走。”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对于孤展的抱怨并不放在心里。

    “行了,行了,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你找我干嘛,怎么不陪着你家的景色。”孤展懒得和北冥随风打马虎眼,也不想提及此前悲痛的事情。

    “咳咳,有没有什么药膏可以涂伤痕的?”北冥随风不好意思的开口。

    孤展没有听的太清楚,于是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巴掌印有没有药膏可以消除啊。”北冥随风加重了声音。

    “有”孤展刚想回答,脑中灵光忽然一闪,吞回了后边的话,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

    “你没事干要这个药膏干嘛?”孤展抱胸问北冥随风。

    “你别管做什么了,有的话拿出来就好了。”北冥随风皱眉,直接朝孤展伸出手。

    孤展上下打量了北冥随风一翻,忽然笑道,“你们,这是玩大了呀,我都告诉过你们了,不要太激烈,景色的身体还承受不了。”

    “你想多了,我不会拿景色的身体开玩笑。”北冥随风揍了孤展一拳,“有没有。”

    孤展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只药膏递给北冥随风,“喏,你拿去吧,记住了,不要太激烈。”

    北冥随风懒得回应孤展的话,拿了药膏,就准备离开,谁知孤展拦住了北冥随风的去路。

    “这药,你是拿了,这钱,你还没有付。”孤展懒洋洋的开口,眼里闪过金光。

    这几天亏了的钱,看他怎么从北冥随风的手里要回来了,孤展在心底打着如意算盘。

    “可以,你开价。”北冥随风点头。

    “这只药膏的成本很贵的,所以药效才好,所以价格也会有点高昂。”孤展说。    北冥随风理解的点头,成本高价格高,这个道理他是懂的,“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讨价还价了,直接把钱记在白术身上吧,到时候和他拿就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