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你。”北冥随风毫不犹豫的回答。

    景色的脸又泛红了,在心底忍不住咆哮,明明是自己撩他的呀,怎么感觉又反被撩了。

    景色忽然觉得没意思,气鼓鼓的起身,将脑袋转到一边不去看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叹口气,景色真的是越来越小孩子气了,“色色,你看看你,松果宝贝都要比你成熟了。”

    景色有些委屈的转过身,这是有了儿子就不要老婆了吗?景色转头对着北冥随风吼了一句,“那你找你儿子去,不要来找我。”

    北冥随风被景色的这句话吼懵了,景色吼完之后也傻了,脸颊飘上两朵红晕,一定是这几天吃药吃傻了,景色将脸蒙在被子上不好意思去看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回味了景色的话之后,忽然间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景色捂着耳朵,不去听北冥随风魔性的声音,北冥随风依旧笑着,见了景色的样子,笑声越发的响了。

    景色起身,伸手捂住北冥随风的嘴,不让他笑,“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景色懊恼不已,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怎么会变得那么幼稚,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负数。

    “色色,你真的是太可爱了,你这是吃自己儿子的醋?”北冥随风失笑。

    他的色色,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有趣,就连吃醋时说出的话,都是那么有趣。

    景色红着脸,“吃自己儿子的醋怎么了,你说,你是不是有了儿子就不要老婆了?”

    北冥随风有些跟不上景色的脑回路,“瞎说什么呢,儿子要,老婆也要。”

    就是因为松果宝贝是景色生的,才会让他这么的紧张,要是别人生的,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可能会厌恶。

    “疯子,你是不是对我失去兴趣了?”景色突然间抬头问北冥随风。

    刚刚她诱惑北冥随风的时候,北冥随风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来反撩她,难不成自己真的对北冥随风失去了诱惑力?

    景色努力的反思自己,一定是这几天在病房待的气色都不好的原因。

    这都是哪跟哪,北冥随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景色,“色色,你都在想些什么呢,你看,小疯子,想你想的紧。”

    北冥随风说着拉着景色的朝身下摸去,景色红着脸,在触碰到的那一霎,瞬间收回了手,骂了一句,“不要脸。”

    北冥随风看着粉嫩嫩的景色,心中一阵痒痒,真的是恨不得将景色剥皮拆骨,吞入腹中吃了。

    “哎,疯子,你忘了孤展说的话了吗?现在可不能碰我。”景色看着北冥随风的眼神不对了,赶紧开口说话。

    北冥随风恼火的捶了一下床边,“等你好了,你给我等着。”

    说着就起身朝洗手间走去,景色在北冥随风进入洗手间之后,看着洗手间的门。爆笑出声。

    “疯子,你悠着点。”景色对着洗手间喊了一句。

    等到北冥随风解决完了,整理好了衣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还看见景色抱着被子,笑的在床上直打滚。

    北冥随风脸色一黑,抓过景色,对着景色的小屁屁就是一顿打。

    “还玩不玩了以后,嗯?”北冥随风说。

    景色赶紧摇头,“不玩了不玩了。”

    当北冥随风松开景色的时候,景色捂着屁股,离北冥随风远远的,恼羞成怒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都这么大了,北冥随风居然还打她屁股?

    “过来。”北冥随风皱着眉头,不满景色距离他这么的远,对着景色招了招手。

    景色摇晃着脑袋,她才不过去呢,说不好北冥随风又要打她的屁股。

    “过来。”北冥随风加重了语气,见景色一副誓死抗争到底的模样,脸色一黑,“你不过来,那我就过去了。”

    景色捂着屁股,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那,我过来,你不准再打我的屁股。”

    北冥随风正了脸上,点头,“好,不打你屁股。”

    景色这才小心翼翼的上前跨了两步,北冥随风长臂一伸,就将景色拉入了他的怀里。

    双手作势又要去打景色的屁股,景色赶紧开口,“说好的不打我屁股,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北冥随风听了之后,在景色的屁股上温和的揉动了几下,“还疼不疼啊。”

    景色红着脸,摇头,“不疼。”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显然不相信景色的话,于是将景色的裙子撩了上去。

    “哎哎哎,疯子,你这是干嘛。”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腿上挣扎着。

    “别动,我看看你屁股。”北冥随风说着又在景色的屁股上轻柔的拍了一下。

    景色干脆将脸埋在手里,从未遇上过,这么丢脸的事情。

    北冥随风在景色白嫩的屁股上看到了两个巴掌印,皱着脸,他刚才似乎下手着实太重了。

    “还疼吗?”北冥随风心疼的开口。

    景色赶紧摇头,其实也就是看着红了点,说疼那就是矫情了,可是北冥随风显然不那么想,只当是自己,手下没有轻重,伤了景色。

    “你等着,我去找孤展要点药。”北冥随风将景色的裙子拉了下来,将景色放在床上,起身朝外边走去。

    景色一听,赶紧拉住北冥随风,“我真的不痛,没事,你别去找孤展,好丢脸啊。”    她敢保证,只要北冥随风去说了,一会,孤展过来查房的时候,一定会笑死她的,而且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了,景色死死的拉住北冥随风的手,说什么都不肯让北冥随风出门找孤展要药膏,她丢不起这

    个脸。

    “没什么丢脸的,你等着,我一会就回来。”北冥随风将景色的手拉开。

    转身走出门外,景色哀怨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背影,哀叹一声,将自己整个身子埋入被子里。

    “丢死人了。”她都能想到到时候孤展会怎么笑话她了,“啊啊啊啊。”    景色不甘心的踢了几下床铺,她就是想出去走走,怎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完全没有按照她的剧情走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