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起自己以前都是将季如秋捧在手心里宠着,刚刚这么对待季如秋,季如秋心情肯定是不好,景松心里一动,凑到季如秋的面前。

    温柔的搂过季如秋,“如秋,刚才辛苦你了,是我不好。”

    季如秋帮景松纽扣的手顿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怎么,又是给个巴掌给颗糖,她已经厌烦了这样的生活。

    在景松低头朝季如秋嘴上亲过去的时候,季如秋收起嘴边的冷笑,微微侧脸,景松吻落在了季如秋的脸上。

    “如秋啊,是我脾气不好,刚才难为你了。”景松不疑有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揉着季如秋的后背。

    季如秋浅笑着挥开,“没事的松哥,我是你的妻子,应该的。”

    景松听了季如秋的话之后,大男人的思想被大大的满足了,面对着季如秋笑的更加的柔和了。

    抱着季如秋一个劲的喊着宝贝,季如秋虽然在心底恶心,表面还是笑着,应和着景松。

    季如秋看着景松恶心的嘴脸,心中一闪而过的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为了气季如夏,委身给了景松,如果在来一次,她是不是还会如此做。

    很快,季如秋就回过神,在心底告诫着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没有了后悔的权利,她也不会后悔,看见季如夏伤心她很开心,只要能赢季如夏,让季如夏痛苦,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后悔。

    季如秋为了验证自己心底的想法,踮起脚尖,朝景松的嘴上亲过去,双手在景松的身上来回。

    景松还没来及有什么反应,季如秋先将自己给惹火了,本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禁欲了那么多天,季如秋倒是真的有点想。

    景松长的不错,技术也很好,两人在床事上一向和谐,像是在刚才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可以前都是自愿的,这杯强迫和自愿的感觉差太多了。

    景松只觉得嘴唇上酥酥麻麻的,刚才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也不顾及自己受伤的手,单身将季如秋推翻在大床上,撕扯着季如秋的衣服。

    这一边,满房春色,那一边气氛却是极为尴尬。

    原因就是因为,景色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了,想要出病房去走走,北冥随风,却固执的不让景色出去走走,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景色半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北冥随风,冷哼了一声,将那袋朝窗口外边看去。

    北冥随风削苹果皮的动作顿了一下,一大截的苹果皮掉进了垃圾桶。

    “色色,听话,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北冥随风无奈的开口。

    现在天气转凉了,外边风大,北冥随风担心景色的身子受不了,所以直接拒绝了景色的要求。

    “疯子,我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孤展和白术都说了,出去走走没有问题的,你才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景色咬着唇。

    每天都待在这个病房里,她都要待腻了,越是闷着,越是要得病。

    她好怀念外边的空气,怀念外边的阳关,景色想到这里锤了了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好脾气的伸手抱住景色的拳头,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我皮硬,别把你手打疼了。”

    景色原本还沉着的脸,因为北冥随风的这句话,噗嗤一声笑出声。

    景色眼珠一转,起了玩心,手指从北冥随风的锁骨开始,一直向下,一直到肚脐处。

    北冥随风眼神一暗,猛地抓住景色的手,喘着气,“你这是要玩火吗?”

    景色的笑声游荡在整个病房,她一个跨坐,坐到北冥随风的腿上,双手圈住北冥随风的脖子,“你不让我出去,那我就玩你。”

    说着,景色靠近北冥随风,食指在北冥随风的喉结上,刮了一下,看着北冥随风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景色觉得别样的好玩,忍不住又伸手动了几下。

    景色偷瞄了一眼北冥随风,北冥随风的脸色越来越黑,景色占着自己是病人,一点都不怕北冥随风,在北冥随风的耳边,学着他之前的样子,吹了一口气,“疯子,让我出去。”

    北冥随风双手拉着景色的胳膊,将景色推开一点,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景色一眼,“你休想。”

    景色挑眉,小屁股不安分的在北冥随风的大腿上磨蹭着,粉嫩的小嘴微微嘟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北冥随风,“疯子,你就答应我,让我出去走走吧。”

    北冥随风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北冥随风直接扣住景色的后脑勺,将景色朝自己压了过来。

    北冥随风狠狠的咬住景色的嘴唇,含糊不清的开口,“小丫头,你以为这样子就可以让我妥协吗?”

    景色一愣,北冥随风已经开始大肆的进攻,景色连连败退,一直到后来的时候,北冥随风才理智稍微恢复了那么一点,松开了景色。

    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看着景色红肿的嘴唇心情大好,“小妖精,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惹火。”

    景色怒了,明明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怎么这会子到了北冥随风的手里,景色喘着气,等到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就拉住北冥随风的手,不让他乱动弹。

    北冥随风忽然意识到景色要做什么,眸色一暗,“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可不敢保证发生什么事情。”

    景色嘿嘿一笑,摸着北冥随风英俊的小脸,“帅哥,你忘记了吗?孤展说过,现在处于观察阶段,一些事情,最好不要做,省的到时候出现什么不正常的走向。”

    就是因为有了孤展的这句话,她才敢胆大妄为,要不然的话,又怎么敢挑衅北冥随风呢。

    北冥随风勾起一抹坏笑,“自然还有别的解决办法,比如,这个就不错。”

    北冥随风稍微用了点力气,就从景色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大拇指在景色红润的唇上摩挲着。    景色恼羞成怒的瞪了一眼北冥随风,“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