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好不容易解开的时候,景松却因为憋不住了,直接尿在了裤子上。

    景松的一张老脸,可以说是从头红到了尾,一想到这件事情就呕血的紧,他手忙脚乱的拉上裤子,因为一只手,不好扣皮带,就直接这么拎着裤子,朝门口走去。

    景松在走出厕所门口之前,先是探出脑袋,左右看了一番,确实没有看到人影,才小心的走出厕所。

    一路上,不知道是自己心里作祟还是什么原因,景松总感觉有人在窥视自己,裤子上湿哒哒的,怎么想怎么难受。

    “松哥,你去哪里了,刚才找不到你。”季如秋正在病房外边急着,看见远方景松的身影,赶紧上前拉着景松的手。

    “咳咳咳,出去有点事情。”景松咳嗽几声。

    季如秋鼻子动了一下,不知为何,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她的视线下意识的朝景松扫去,只见景松瞪着眼,“看什么,进去说话。”

    季如秋呐呐的应了一声,总感觉景松很奇怪,至于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景松害怕被人看到丢脸,也没管季如秋,自己大步走进房间。

    季如秋跟在景松的身后,终于想到景松哪里不对劲了,景松一只手提着裤子,看着很是奇怪。

    “松哥,你提着裤子干嘛。”季如秋小跑到景松的身边。

    “把房门给我关上。”景松说。

    季如秋应道,连忙将病房的门给关了起来,景松见房门都关上了,毫无顾忌的松开抓着裤子的手。

    季如秋这才看到景松裤子上的痕迹,红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景松,“松哥,你这是失禁了?”

    “别看了,还不快来伺候我洗澡。”景松老脸一红,自己的糗事被拆穿,这滋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季如秋虽是很疑惑发生了什么,也不会问的那么仔细,听到景松要洗澡之后,认命的跟着景松进了卫生间。

    景松全程都在很享受,“上面搓一下。”

    因为是手骨折的原因,季如秋拿着花洒,帮景松洗澡,景松半眯着眼睛,看着季如秋以为水蒸气红扑扑的脸。

    景松心底涌上一股冲动,季如秋岁数是大了,可是保养的极好,至少比真实年纪年轻了十岁,年纪大的女人更加的有韵味。

    “好。”季如秋低声应了一声,朝景松的背部摸去。

    景松忽然间睁开眼睛看着季如秋,季如秋以为帮景松洗澡的缘故,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季如秋今天穿的还是白色的衬衫,湿透了的衣服粘在肌肤上,添了几分的诱惑。

    景松看的一阵口干舌燥,急忙转开眼睛。

    “松哥,怎么了?是不是太烫了水温?”季如秋问。

    景松听到季如秋的声音,猛地回过神,季如秋现在是自己的老婆又不是谁,想要碰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最近因为景色的事情,景松忙的焦头烂额,基本一回家就是睡觉,两人有多久没有做过了?

    “下面也搓一下。”景松对季如秋说。

    季如秋搓身子的手,顿了一下,她不是知世事的小姑娘,景松这句话的意思她自然是听明白了的。

    “松哥,这个”季如秋下意识的拒绝,她现在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快点。”景松不耐烦的开口,这娘们就是给几分颜色就开染坊。

    季如秋深吸一口气,胡乱的在景松的身下擦了几把,这一擦倒是将景松的所有想法给擦出来了。

    “蹲下去,好好擦擦。”景松对季如秋说。

    季如秋抿着嘴唇,委屈的看着景松,以往景松最吃的就是她的这一套,只要露出这样的神情,景松就不会不管她的心情,可惜这一招在今天失灵了。

    景松等了一会,还不见季如秋有什么动作,干脆自己动手,将季如秋的脑袋压了下去。

    季如秋无奈,只得随了景松,蹲在景松的身下帮景松擦拭着身子。

    景松看着季如秋若有若无的胸沟,一阵阵的口干舌燥,身下不由自主的对着季如秋敬了一个礼,季如秋没有防备,直接被小景松打到了脸上。

    “啊。”季如秋怪叫一声。

    景松直接扣住季如秋的脑袋,将小景松往季如秋的嘴里塞,季如秋狠命的挣扎了一番。

    错愕的看着景松,实在不敢相信,景松居然敢如此对待她。

    景松沉浸在自己的**里,哪能顾得上季如秋的想法,下了狠手,死命的折腾着季如秋。

    季如秋挣扎着,越是挣扎景松越是兴奋,季如秋感觉嘴里的东西,不断的放大,就想离开。

    景松哪能这么容易让季如秋离开,一只手掐住季如秋的下颚,挺着腰,冲撞着。

    季如秋一滴眼泪快速的划过脸颊,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景松居然让她受这样的侮辱,等拿到她想要的东西,她一定要景松,跪在她的身前求饶。

    在季如秋怨恨的眼神中,景松终于发泄出来,长叹了一口气,季如秋迫不及待的起身,抱着抽水马桶就是一阵干呕,接过水,就开始刷牙。

    景松原本的好心情,因为季如秋的这个动作,瞬间被破坏了,就这样光着身子,捏住季如秋的下巴,“我就让你这么的恶心?你别忘记了,我可是你老公,你为我服务天经地义。”

    季如秋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刷着牙,刷到牙龈都流血了还在那边刷牙。

    景松生气的甩开季如秋的下巴,走出了卫生间。

    季如秋在景松离开后,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神没有焦距。

    景松今天敢这么对她,她一定会让景松后悔的,季如秋想着,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又坐了一会,季如秋调整好了心情,随手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走出卫生间。

    景松正躺在病床上,看见季如秋走出卫生间,便朝季入秋吼道,“过来,帮我穿衣服。”

    季如秋深吸一口气,应了一声,转身从行李箱里,找到衣服,帮景松穿起衣服。    景松看着乖巧的季如秋,一颗心跳动了几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