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陈晨都这么说了,松果宝贝也懒得再问,去洗手台洗了一把脸,看着墙面上的镜子,松果宝贝对于自己脸上的伤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子去见妈咪,怎么和妈咪交代啊,一边想着,松果宝贝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疼的叫出声。

    陈晨也是个手狠的,哪里明显打哪里,看着嘴角的伤口,还有出血的痕迹,这要是吃饭张大嘴巴,也会疼的要命吧,松果宝贝在心底想着。

    等到松果宝贝回教室拿书包的时候,陈晨和陈晚两兄弟已经离开了,松果宝贝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果然是黑屏状态,轻笑一声,小手按了几个按键,在屏幕上又点了几下,手机就打开了。

    果然,陈晚碰过自己的手机,松果宝贝不甚在意的将手机塞回自己的书包里,拿着书包朝门外走去。

    景松自从那天被保镖拉开之后,极其的不死心,每天都会转悠到景色病房的门口,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景色的病房门口,可惜的是,他一直没有等到景色出来。

    当保镖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看到景松的身影之后,轻车熟路的拿出手机,打精神科的护士长,让她来将景松领回去。

    “喂,你怎么又来了,说了这里没有你的女儿。”保镖打完电话之后,推了景松一把。

    景松冷哼一声,不理会保镖,“不理我?那你就等着吧,一会护士长就来了。”

    景松一听,浑身打了个冷颤,之前被护士长带走,任凭他怎么解释护士长都不相信他不是神经病人,还是后来,季如秋来了,拿了他在骨科的证明才从护士长的手里逃脱出来的。

    之后每当他转到这边来,只要这个保镖发现了,一定会打电话给护士长,护士长都要以为他真的有神经病的趋向了。

    现在听保镖这么说,景松直接转身就离开,准备等护士长离开之后再过来。

    身为一个男人力气没有护士长大,这对景松来说,简直是一个耻辱。

    “兄弟,慢走啊,不送。”保镖,目送景松离开,笑了一声。

    景松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身又走了回来,从衣兜里拿出一叠的现金塞进保镖的手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大兄弟啊,你就进去通报一声。”    保镖瞄了一眼,景松这给他的红包没有一万也有两万吧,对于旁人来说,可能真的是多了,对于他们这一行的来说,可真的不能说多,就算是再多的钱,他也不会背叛北冥随风,不仅仅是因为职业道德

    的原因,还因为北冥随风的手段太过凶残,他们承受不起。

    “你拿回去,不需要。”保镖在看到钱之后,一秒变了神色,原本还有笑意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哎,你这是嫌太少了?价格我们可以好商量啊。”景松惊讶于保镖突然间变了的脸上,只当保镖嫌弃钱太少了。

    景松伸手摸向口袋,摸了一番,只从口袋里边摸出了一张五元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景松何时这么狼狈过。

    保镖赶紧朝一边看去,看到其他几人都没有看向这边松了口气,赶紧将钱还给景松,“赶紧离开,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景松还想继续讨好保镖,被保镖的眼神吓了一跳,嘴巴动了几下转身离开。

    在心底将景色骂了个半死。    景松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尿急的很,加快了脚步朝病房走去,在转弯口的时候,看到镜子里倒映出,之前守在景色门口的保镖朝卫生间走去,景松心思一动,脚步一转,也随着保镖朝卫生间

    走去。

    “你说,总裁夫人怎么想到要去小花园走走,生病了就得在病房里待着。”其中一名保镖说。

    另一名保镖解决完事情之后,拉回拉链才开口,“管总裁夫人怎么想的呢,我们的任务只要服从就好。”

    那一名保镖赞同的点头,上边的心思不是他们能够猜想的,管他怎么样呢,他们这样只要听令就好了。

    “兄弟啊,你到时候陪总裁夫人下去吧,我有点事情”保镖后边的声音越来越轻。

    那一名保镖撞了他一下,“你这是看上哪个护士了吧,说说,怎么样啊。”

    “嘿嘿,还真是什么情况都瞒不过兄弟你的眼睛啊,确实我看上了一个护士,长得那叫一个好看,眉眼温柔的能掐出水来。”保镖心神荡漾的开口。

    “瞧你那出息样。”保镖从裤兜里摸出一包香烟,直接靠着墙壁抽烟,一脸鄙夷的看着那一名保镖。

    可是打心底里为那一名保镖开心,他们这一行危险系数太大,又是聚少离多,能找到女朋友并不容易,这么一点小忙,他还是帮的。

    “好兄弟,你兄弟我的终身幸福你靠你了,你可一定要答应我。”那一名保镖小解完之后,从他手里拿了根烟。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瞧你那个样,可要好好追人家。”保镖说。

    “听说是明天上午去小花园走走,具体什么时间,我不知道,就听总裁夫人提了一句。”保镖吐出一口烟。

    “知道了。”掐灭香烟,转身朝厕所外边走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景松听了两人的对话之后,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还正愁见不到景色,这不,老天就给他送来一个机会,小花园晒太阳是吧,他记住了。

    景松想完事情之后,发现尿意越来越浓了,景松夹着腿就想离开,但是想到他现在就在厕所,这要是解决岂不是很方便,不知是因为这么想还是什么的缘故,景松更想上厕所了。

    一只手打了石膏的原因,一只手根本不好解皮带,景松很注重外表,今天特地穿的还是西装。

    景松额头冒出细细的汗,越是急就越慌乱,皮带就越解不开,“该死的。”    一只手十分困难的解这皮带,结果越卡越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