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晚苦着脸,张嘴无声的说了一句,陈晨一看自家弟弟这表情就知道失败了。

    松果宝贝发现陈晨打自己的力道弱了下来,顺着陈晨的目光看去,看见了苦兮兮的陈晚,松果宝贝心中有底了,这是陈晚失败了,哼,想要破解他的秘密,哪有那么容易。

    松果宝贝趁着陈晨分心之际,一脚踹在了陈晨的肚子上,陈晨吃痛,被松果宝贝踹翻在地上,松果宝贝直接翻身,坐到陈晨的身上,对着陈晨一拳一拳的打着。

    陈晚见了松果宝贝的狠劲,长大了嘴巴,在心底默默的想着,这要是打的是他的话,会很疼的吧,陈晚略带同情的看着陈晨,还好还好,他和陈晨的分工很明确,不是他去拖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虽然占了上风,但是脸上也挂了不少的彩,打累了,松开陈晨,喘着气站起身,“你输了。”

    陈晨摸着辈疼的胸口,朝陈晚伸出了手,陈晚急急跑上前,拉起陈晨,“哥哥,痛不痛。”

    陈晚问完这个问题之后,忽然觉得自己傻了,问了一个傻问题,果然,看见陈晨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自己。

    陈晚吞了一口口水,“哥哥,你辛苦了。”

    陈晨嘴角勾出一抹坏笑,随意的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看着对面弯着腰喘着气的松果宝贝。

    “该你了。”陈晨忽然间对陈晚说了一句,在陈晚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陈晨就将陈晚推向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冷笑一声,“怎么,一个人打不过,还要来第二个?”

    松果宝贝表示自己很久没有这么爽的发泄过了,他似乎能够理解,为什么男生总要用打架解决问题,这貌似是一个很好的发泄口。

    “你就说你敢不敢吧。”陈晨笑着问。

    “你们,还真的是够无赖的。”松果宝贝纳闷的想着,陈慕白听说为人挺刚正不阿的,怎么生出来的两个孩子倒是挺无赖的,难不成是基因突变不成。

    “无赖有时候也是一种方法,怎么不敢了?”陈晨挑衅的看着松果宝贝。

    慕钰叔叔说过,不管什么招,好用就行,思想保守固执守旧,只有吃亏的份。

    松果宝贝嗤笑一声,不敢?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松果宝贝深呼吸一口,对着陈晚招手。

    “有什么不敢的,来吧,你们今天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双我打一双。”松果宝贝笑道。

    笑着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嘴角,松果宝贝吃痛的嘶了一声,刚才的时候,陈晨朝他的嘴角揍了一拳,嘴角肯定破皮了。

    “哥哥,我上了。”陈晚对陈晨说,陈晚在心底打着小九九,松果宝贝刚才已经和陈晨打了一架,体力应该用的差不多了,他对付他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在出手的时候,陈晚才知道自己天真了,被松果宝贝按在地上的那一刻,陈晚真的很想骂娘,松果宝贝这是人吗?体力居然那么的强悍。

    陈晚平时懒洋洋的,对于武术什么,也是由着性子来,高兴的时候,学一下,不高兴了就不学,自然学的是个半吊子,不如陈晨来的精。

    陈慕白对于自家小儿子懒散的性子也是颇有怨言,下决心想要改改陈晚的性子,每回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一家子人给阻止,理由都是小孩子还教学的事情,不急慢慢来。

    “停,别打我脸了,我认输还不行吗?”眼见松果宝贝的拳头就要落下来了,陈晚赶紧开口。

    松果宝贝的拳头在半空中,改了个方向,落在了陈晚的耳边,松果宝贝得到陈晚认输的话之后,直接翻身,躺在了陈晚的身边。

    他真的累到了,和陈晚打架的时候,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力气,现在是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

    体能透支的后果就是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松果宝贝干脆闭上眼睛,躺在草坪上呼吸了一下。

    陈晚爬起来,垂头丧气的走到陈晨的面前,“哥哥,你骂我吧,我输了。”

    陈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色还是火辣辣的疼,两个打一个,他们还输了,这脸真的是丢到太平洋了,不过幸好的是保全了这张帅气的脸。

    陈晚一边想着,一边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帅脸,这可是以后要凭它吃饭的啊,可不能受伤了。

    “出息。”陈晨冷哼了一声,他也觉得挺丢脸的,慢慢走到松果宝贝的身边,“你还好吧。”

    松果宝贝累的不想讲话,闭着眼睛不理会陈晨。

    陈晨蹲下身子,推了一把松果宝贝,“和你说话呢,你怎么样啊,要不要去找校医看一下。”

    松果宝贝蓦然睁开眼睛,盯着陈晨,“你们输了,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陈晨点头,一诺千金,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们答应过你的,在幼儿园的时候,当你的小弟。”陈晨说。

    松果宝贝得了陈晨确切的答复,满意的点点头,“小弟,拉大哥我起来。”

    陈晨愣了片刻,怎么那么快就进入了角色扮演,愿赌服输,他挫败的低头,认命的拉起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起来之后,活动了一下手腕,身上不知道被陈晨和陈晚揍了多少拳,之前不觉得疼,现在想想还真是疼的要命啊。

    “喂,你那个太奶奶,不会来惹事吧。”松果宝贝撞了一把陈晨。

    “放心,不会来的,太奶奶被爹地送去疗养了,现在不在市。”陈晨说。

    要不是陈慕白将陈老太太送走了,陈老太太也不会将**给他了。

    松果宝贝听了之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听到远方的铃声,这才模糊的想起,这似乎是第二个铃声了来着,放学已经挺久了。

    “哎,你是怎么和美术老师说的,我们不去上课。”松果宝贝问陈晨。    陈晨装模作样额的摇晃着脑袋,“山人自有妙计,你就别管了,反正已经瞒过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