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不客气的收下了**,他还要养妈咪,有钱干嘛不要。

    “景慎,既然要打架了,那么你要是输了的话,就将这张照片删了,还要向我们道歉。”陈晨板着张脸说。

    陈晨看了眼松果宝贝的小胳膊,再看看自己的胳膊,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胜利的希望还是十分的大的。

    松果宝贝沉吟了片刻,同意了陈晨的话,“可以,要是你们输了怎么办?”

    陈晚凑近陈晨的耳边,在陈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陈晨点点头。

    “要是我们输了的话,那么上学期间就给你当小弟。”陈晨大手一挥,信心满满的开口。

    陈晨和陈晚互相对视一眼,奸笑几声,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松果宝贝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陈晨和陈晚,对于这对兄弟两的小伎俩,他也不是很看在眼里,只觉得尤其的很。

    “好,既然如此,那就一言为定。”松果宝贝伸出一只拳头,和陈晨的拳头碰了一下。

    于是接下来的课堂里,杨老师总觉得气氛很奇怪,至于哪里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视线也不由自主的朝松果宝贝的位置瞟去,松果宝贝每次在杨老师的视线飘过来的时候,总能精准的捕捉到。

    松果宝贝干脆将手中的书,放回书包里,托着腮帮子,无聊的看着杨老师在上边讲课。

    杨老师正好在教同学们背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对于这种着实没什么难度的古诗松果宝贝一岁多一点就能背得滚瓜烂熟了,杨老师上的内容也都是他会的。

    松果宝贝干脆托着腮帮子,趴在桌子上,无聊的听着杨老师讲课。

    和松果宝贝有共同感想的还有陈晨和陈晚,虽然陈家是军政世家,但是文化底蕴还是有的,这些首古诗,陈晚和陈晨也早就能背得滚瓜烂熟,现在听着不过是消磨时间。

    “景慎,陈晨,你们这首古诗都会背了吗?”杨老师转完一圈,见松果宝贝和陈晨无精打采的模样,开口问道。

    “会了。”陈晨看了一眼松果宝贝,直接回答杨老师的话。

    “真棒。”杨老师笑着在陈晨和松果宝贝的脑袋上揉了几下,松果宝贝在杨老师手放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躲了开来。

    杨老师尴尬的将手举在半空中,半响才干笑几声放下来。

    松果宝贝还真不是故意的,乱碰他脑袋,他是真的不喜欢,松果宝贝只认熟悉的人揉头发。

    “喂,你是会背了吧。”陈晨见杨老师转了回去,用手肘撞了一下松果宝贝,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陈晨,沉默的转身不去看陈晨。

    松果宝贝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在心里想起了顾安安了,以往杨老师教古诗词的时候,顾安安总是以崇拜的眼光看向他,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松果宝贝叹口气,在心里默默的说着,顾安安啊,你的位置都被别人抢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等快到四点的时候,松果宝贝用手机给季念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季念可以晚些时候来。

    然后将手机放进书包里,双手插着兜,赶去赴约。

    陈晨早在三点半多的时候,就拉着陈晚离开了。

    等到松果宝贝赶到操场的时候,发现操场上边只有一个陈晨,松果宝贝脚步一顿,硬生生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陈晨急忙跑上前,跑到松果宝贝的面前,“景慎,你来了啊,我们开始吧。”

    松果宝贝没有回答陈晨的话,反问了一句,“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弟弟陈晚呢。”

    陈晨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陈晚的下落。

    “来了,那就快开始吧,我要赶紧回家吃饭。”松果宝贝说。

    陈晨将披在身上的外套放到一边去,然后做了几个打拳的动作。

    另一边,陈晚趴在教室里边,收到陈晨的暗号之后,小心的起身,走到窗口处,刚好看见松果宝贝和陈晨打斗的火热。

    陈晚偷笑一声,悄悄的回到松果宝贝的位置,蹲在地上,借着前几排的挡住了自己一个小小的身子。

    松果宝贝下去打架的时候,书包正好放在抽屉下边,没有带下去给陈晚来了一个方便。

    陈晚一颗心跳的飞快,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以前偷更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也没有现在那么紧张。

    陈晚回忆着自己之前看到的手机摆放处的位置,朝外边的袋子里摸索去。

    却发现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手机的痕迹,里面的袋子别说手机了,就是一本书也没有看见。

    “难道是我记错了?”陈晚嘟着嘴,又回忆了一遍,确实是放在这里的呀,陈晚为了周全起见,干脆将松果宝贝的书包拿下来,仔仔细细的检查着。

    书包里边除了一本本草纲目,就剩下一本做笔记的小本子,简单的可怕。

    “怎么会这样,还真的没有手机。”陈晚鼓着腮帮子,将松果宝贝的书包放到一边的凳子上,又在松果宝贝的抽屉里看了一会,还是没有看见手机。

    “陈晨还是陈晚?在教室做什么呢,我记得这一节课是美术课呀。”杨老师溜达到教室,发现原本应该是空荡荡的教室,居然出现了一个人,好奇的走进来一看。

    “杨老师。”陈晚知道自己瞒不住了,干脆不等杨老师叫出口,自己起身。

    “陈晚?”杨老师极其不确定的开口问,陈晨和陈晚只要不说话,就这么站在那边,没几个人能够确切的猜出面前的是陈晨还是陈晚。

    “杨老师。”陈晚低着脑袋,乖乖的打了一声招呼。

    “你不去上课,跑这边来做什么呀。”杨老师抱着文案,关心的问道。

    “杨老师,我一会就去,我东西拿忘了,回来拿一下。”陈晚说。    陈晚在和杨老师对话的时候,手上还在摆弄着松果宝贝的书包,陈晚可是整个书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松果宝贝的手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