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晨眼见松果宝贝就要走进之前坏了门的厕所,好心的提醒道,“景慎,这个厕所门是坏的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松果宝贝不理会景宸的话,淡定的走上前上前看了一会,那个坏了的锁,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根钢丝在门锁上撬动了几下,门锁应声而开。

    陈晚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陈晨惊讶的看着那个门把锁,“咦,这锁怎么开了,哥哥,你开的?你不是坑我的吧,之前让你开的时候,你开不了,现在就开了。”

    陈晚完全没有想到这是松果宝贝开的,只当之前是陈晨故意耍自己。

    陈晨淡淡的摇头,指了指走进厕所里边的松果宝贝,“还真不是我开的,是景慎开的。”

    陈晚一听,毫不犹豫的张大嘴巴,诧异的看着松果宝贝,连哥哥都打不开的门把锁,松果宝贝居然打开了?

    陈晨上前一步,对着门把锁左看右看看了一会,还是不能理解,松果宝贝,是怎么样将锁打开的。

    他之前看过想要打开那个锁并不容易,松果宝贝那么轻易的就打开,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门把锁是松果宝贝的弄坏的。

    陈晨和陈晚想到一块去了,抬头默默的看了一眼对方,这就能解释的通松果宝贝为什么会那么恰好的就拍到了陈晚的照片。

    仔细一想,不得不佩服松果宝贝的智商,陈晨和陈晚眼里没有挫败,反而斗志被燃了起来。

    松果宝贝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看见陈晨和陈晚兄弟两个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一切都是自己搞的鬼。

    “景慎,这个厕所的门把锁,是你搞的鬼对不对。”陈晚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松果宝贝供认不讳,“对,没错,是我弄坏的,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真是菜。”

    松果宝贝说的简单,刻意的忽视了,自己昨晚找西米苦学开锁的手艺。

    对于神偷西米来说,这些锁都是小意思,松果宝贝想学,西米自然也乐得教,在松果宝贝拿季家所有的房门做过实验之后,这才万无一失的动手。

    松果宝贝原先只想将陈晨和陈晚锁在教室里,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在看到陈晚上课的时候,喝了许多的白开水,这才想出了这一出。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要来这个厕所。”陈晨好奇的开口,学校的厕所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如果松果宝贝找错了厕所,岂不是做了一个无用功,陈晨还是很好奇松果宝贝是怎么样知道他们一定会来这个厕所的。

    “很简单,这个厕所离我们教室最远,最干净。”松果宝贝说。

    陈晨和陈晚两兄弟和松果宝贝一样,有点小洁癖,不喜欢许多人共用的厕所,宁愿绕点路,也要来这个。

    弄坏了厕所的门,也就没有人来这边上厕所了,在陈晨研究开锁的时候,其他厕所早就排起了长队,陈晚又急得很,不想尿裤子,只有找地方解决。

    学校后边的小花坛正是不二选择,那个角落是死角,**拍不到,不仅如此也隐秘的很,极少有人会去所以陈晨一定会带着陈晚去那边。

    当然如果他判断失误了,陈晚选择尿裤子,那他也不亏照样拍下来就是了,第二种方法只能让陈晚丢脸,不能让他们两个受威胁罢了。

    幸好的是,松果宝贝在小花园潜伏了一会,就看见陈晨带着陈晚来了。

    那一刻松果宝贝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举起手机对着陈晚拍个不停。

    陈晨和陈晚是双胞胎兄弟,一般人不仔细分辨还真的分辨不出,松果宝贝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分辨出来的。

    松果宝贝原本想让这照片在更重要的时刻,发挥作用,谁知道杨老师给他来了那么一出,只好提前用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陈晨做同桌,而不是陈晚,松果宝贝的理由很简单,陈晚话多,陈晨的话少一些。

    松果宝贝喜欢安静,自然就选择了安静的陈晨。

    不过按照现在这个情景看来,这张照片还是挺好用的,松果宝贝腹黑的想着。

    等陈晨和陈晚想通这中间的来龙去脉之后,松果宝贝早就回了教室。

    陈晨和陈晚意识到自己就这样子被人给算计了,一股不平涌了上来。

    两人计划了一番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单挑,是男生动手才来的直接。

    当陈晨和陈晚对松果宝贝下战书的时候,松果宝贝很嫌弃的用连根手指,夹起陈晚写的那一封战书。

    “今晚下午四点,学校操场见,陈晨,陈晚约战景慎。”

    “你们要和我打架?”松果宝贝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陈晨点头,“对,没错,我们决定为了荣誉而战,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将照片删了,我们就不找你打架了。”

    松果宝贝轻笑一声,他正愁没人练练身手,陈晨和陈晚来的正好,他也想看看自己最近练的怎么样了。

    怎么说也是人生中的第一封战书,松果宝贝难得正经的收下战书,“这战书我就收下了,下午四点,操场见。”

    “被打哭了,可不要告状。”松果宝贝想了想嘱咐了一句。

    “我们才不会告状。”陈晚急急的开口。

    陈晨经过松果宝贝的这一句话,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情,从书桌下扒拉出自己的小书包,从中找了一张**递给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随意的一看,居然是季念姨婆,昨天给陈晨他们的**。

    “太奶奶,将这张**给了我们,说是给我们当零花钱的,我知道这钱是你的,你还是拿回去吧。”陈晨说。

    昨天陈老太太一回家就派人查了这张**,确定里面有一百万之后,就将这张卡塞给了陈晨,说是给陈晨和陈晚买吃的。

    陈晨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安盛夏,安盛夏让陈晨将这张**还给松果宝贝,顺带在里边打了钱,算是赔松果宝贝的。    由于发生了一些事情,陈晨忘记了**的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