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威胁我。”陈晚愤怒的看着松果宝贝,扑上前,想要夺取松果宝贝手中的手机。

    松果宝贝一个转身直接绕开了陈晚,然后威胁道,“你要是不想全班都看到这个照片的话,最好不要惹我。”

    “你要是敢发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陈晨阴着脸。

    他和陈晚是双胞胎,长的自然是一模一样的,这要说陈晚可以说,说他也是可以说的。

    就算没有这层关系,陈晨也不会让松果宝贝将这个照片外传的,谁让他是陈晚的哥哥呢,哥哥照顾弟弟本就应该的。

    “你看我敢不敢。”松果宝贝冷声道,这天底下还没有他松果宝贝不敢做的事情。

    松果宝贝收起手机,再次冷冷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既然如此,那就谈判破裂了。”

    松果宝贝转身就离开,就算是没有他们两个,他也有办法不让这个丑八卦坐到自己的身边,之所以想要找陈晚和陈晨两兄弟,无非就是觉得,既然都要有人坐到他身边,倒不如选一个略微顺眼一点的。

    “等一下。”陈晨气鼓鼓的叫住松果宝贝。

    他敢保证,松果宝贝绝对说得出做得到,为了自己和陈晚的名声,他不得不做出让步。

    “我们可以答应你,前提是,你要删了这一张照片,不然我们就谈判破裂。”陈晨说。

    松果宝贝撇了一眼陈晨,“你以为你有谈条件的资本?”

    他并不打算删除这张照片,他要留着,把柄什么的,好用就好。

    陈晨和松果宝贝对视了半响,挫败的低下头,他承认现在主导方都在松果宝贝那边,他们根本没有谈条件的资本。

    “哥哥,就这样放纵他?”陈晚眼见自己最厉害的哥哥都败下阵,有些惊讶的开口。

    陈晨瞪了一眼陈晚,“不然还能怎么办,真让他将这张照片传出去不成?你受害就算了,还要连累我。”

    陈晚被陈晨说的一愣一愣的,两只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陈晨。

    陈晨叹口气,小大人似的摸摸陈晚的头,“其实,这个小朋友嗯挺好看的。”

    陈晚回头看了一眼流着鼻涕的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不要和她同桌。”

    小姑娘也挺委屈,虽然迟钝,她也感觉出来了,这一个两个都在嫌弃她,于是小姑娘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知道是两人的哭声太有渲染力还是怎么样,整个教室,一时间哭成了一团,杨老师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屋子的小朋友都在哭,只有松果宝贝和陈晨淡定的站在一边。

    陈晨还时不时递张纸给陈晚,陈晚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偷看松果宝贝,企图让松果宝贝投降,显然他失败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杨老师头大的看着一屋子哭泣着的小朋友,她离开前还好好的,怎么才那么几分钟都哭成这样了。

    杨老师连忙叫来几个同事,一起安慰着。

    “陈晚,怎么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杨老师将陈晚抱在怀里,拿出纸巾替陈晚擦着眼泪。

    陈晚原本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陈晨一直朝他挤眉弄眼,于是沉默的吞下了到嘴巴的话,只是手指着那个小姑娘,“杨老师,我不要和她同桌。”

    杨老师苦笑不得,闹了半天,原来是因为不想和这个小朋友同桌啊。

    最后的结果就演变成了,陈晨和松果宝贝同桌,陈晚只好委屈的和小姑娘同桌。

    虽然陈晚还想抗议一番,但是想到自己的**片还在松果宝贝手里握着,也就吞下了这口气。

    陈晨坐到松果宝贝的旁边,看见松果宝贝从书包里拿出一本本草纲目,彻底的震惊了。

    这本书,他在外公的书房里看见过,外公说,这本书是不得了的巨作,现在松果宝贝在看这本巨作,那么松果宝贝也是很了不起的。

    陈晨凑上前,瞥了一眼书里的内容,发现有好几个字他还是认不着的。

    于是陈晨好奇的指着上边的一个字问松果宝贝,“这个字你认识吗?这上边的字你都认识不成?”

    松果宝贝懒的理会陈晨,继续翻看着手里的书。

    他现在似乎有了另一个目标,要成为不得了的医生,治好妈咪的病。

    孤展说,看完这本书,就可以带他入门了,松果宝贝自然全神贯注的翻看着手里的书。

    偏偏一边还有人不识趣,一直在打扰他,“景慎,你告诉我呀,这上边的字你都认识吗?”

    景慎被念叨烦了,放下书本,无奈的看着陈晨,“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巴啊,这些字当然认识。”

    陈晨惊讶的长大嘴巴,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厉害了,现在发现,居然有人比他还要厉害。

    “这个是什么字?”陈晨小手指着髋字。

    松果宝贝看了一眼,不回答陈晨的话,自己犹自看着书,他的决定似乎是错的,陈晨比陈晚还要话多。

    其实松果宝贝不知道的是,陈晨一般只对他感兴趣的人话多。

    陈晨见松果宝贝不理他,无趣的摸摸鼻子,坐在一边,乖乖的看着松果宝贝翻看着手里的书。

    松果宝贝看了一会,突然间将书放下,起身。

    “你要去哪?”陈晨急忙开口,现在照片还在松果宝贝的手里,他不得不防备一些。

    松果宝贝淡漠的扫了一眼陈晨,“我要去厕所,你要跟着吗?”

    陈晨听了松果宝贝的话,居然还很兴奋的问了一句,“可以吗?”

    松果宝贝吐出胸口的浊气,不回答陈晨的话,直接推开凳子,朝教室外边走去。

    陈晨急忙跟上松果宝贝,“景慎你倒是等等我啊。”    陈晚正和一边的小伙伴说着话,就听见自家哥哥踢开凳子的声音,急急的朝自家哥哥看去,见陈晨跟在松果宝贝的身后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急忙推开一边说话的小伙伴,跟在陈晨的身后,“哥哥,景慎

    ,你们要去哪里等等我啊。”    陈晚焦急的喊着,推开挡在前边的小伙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