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老太太被陈晨和陈晚指责的呆滞了一下,她是帮着他们的呀,怎么会变成她坏了呢?

    陈老太太立马用不善的眼光朝安盛夏看去,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安盛夏搞的鬼,是安盛夏教唆的陈晨和陈晚。

    安盛夏深吸一口气,不去理会陈老太太,直接拉着陈晨还有陈晚上前,走到季念和松果宝贝的面前,“陈晨,陈晚,这件事情你们自己说,有没有做错?”

    “妈咪,我错了,我们不该淘气。”陈晨嘟着嘴,他也没有想到一个淘气的举动,会出现现在那么严重的问题,有了台阶陈晨自然也会下。

    “那你说说,既然做错了,那该怎么办?”安盛夏见陈晨和陈晚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语气自然也软了下来。

    陈晨和陈晚抿着嘴,在心底纠结了一番,最后以壮士断腕的表情,放开安盛夏的手,对着松果宝贝鞠一个躬,“对不起,景慎,我们不该摔坏你的水晶娃娃。”

    “安盛夏。”陈老太太对着安盛夏就是一声吼,“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安盛夏平静的回看着陈老太太,对于陈老太太的怒气完全不当一回事,“奶奶,我知道你宠溺陈晨和陈晚,但是做错了事情,该处罚的还是应该处罚。”

    “你就是想气死我是不是?”陈老太太生气的开口,真是没想到安盛夏不帮她就算了,还使劲的拖她后腿。    “奶奶,陈晨和陈晚的教育问题,晚一些时候,我会和慕白说的,现在重要的是解决这件事情。”安盛夏想着,等回去之后,就商量将陈晨和陈晚接到自己那去,真要这样子被宠爱下去,指不定变成什么

    样了。

    还有对于陈老太太的问题,安盛夏也不愿意让陈慕白多为难,能躲着就躲着吧。

    石夫人赶紧出声,“陈老太太,得饶人处且饶人。”

    “景慎同学,你的水晶娃娃多少钱?阿姨赔给你一个好不好。”安盛夏笑着开口。

    松果宝贝紧紧的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这个水晶娃娃对他来说是无价的,怎么能开得出价格来呢。

    “不用了,你们是赔不起的。”季念摸着松果的头发,她并不缺这点钱。

    用心意的礼物,不是金钱能去衡量的,很显然陈老太太并不懂,只见陈老太太,不屑的撇嘴冷哼着。

    “景慎,对不起,我们不应该捉弄你。”陈晚小心的走到一脸阴沉的松果宝贝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景慎,你也别生气了,我让我爹地找一个相同的水晶娃娃给你。”对于万能的爹地来说,这件事情不过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一件事情。

    陈老太太见自己两个孙子这没出息的样子,气的心肝痛,纵使再不开心,陈老太太也不会对两个宝贝曾孙子发火,这怒火的迁怒对象,自然成了安盛夏。

    “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身为陈家媳妇的傲气,被人欺负上门了,还舔着脸讨好,你要是不会教这两个孩子,就不要教了,有的是人教。”    安盛夏纵使再好的脾气,面对不讲理的老太太也开始怒了,“奶奶,我知道您看我不顺眼,现在慕白的妻子是我,这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才是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他们的教

    育问题也应该由我来教。”

    “你这是想咒我死?”陈老太太不悦的皱眉。

    安盛夏无奈了,这都哪跟哪啊。

    “好你个安盛夏,我就知道你没有安什么好心,帮着别人来对付我是吧,是不是想看见我早点死,这整个陈家都是你的了,你做梦。”陈老太太破口大骂。

    “太奶奶,你要是再说妈咪的不是,我们就不理你了。”陈晨皱眉。

    陈老太太清楚这个宝贝曾孙子是什么性子,一听这样的话,立马闭上了嘴巴,讨好的看着陈晨。

    她年纪大了,想要的无非不过就是子孙环绕在身便。

    陈老太太委屈的看了一眼陈晨还有陈晚,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那就赔钱吧,一万够了吧,年纪那么小居然就会出来讹人。”

    这句话明显是对着松果宝贝说的。

    季念看够了好戏,风轻云淡的起身,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陈老太太,“这里面有一百万,够你的两个曾孙子看病了吧。”

    陈老太太双目盯着季念手里的银行卡,满脸的不信任,“你这是假的吧,肯定是,你一个小姑娘哪来的那么多钱,还想坑我这个老婆子不成。”    季念轻笑,和这样的老太太斗着实没什么意思,季念将**放在陈老太太的手里,“果然人老了,跟不上时代了,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查,要是还没有的话,就来季氏集团找我,一整个季氏集团不

    会连区区一百万都没有的。”

    陈老太太半信半疑的看着季念,想着季念话中的可信度,“哼,谁稀罕你的臭钱,我们陈家又不是没钱。”

    季念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陈老太太,“不稀罕的话,那你还我。”

    陈老太太立马将**收进了衣袋里,“你这小姑娘,送人东西怎么还想着要拿回去呢。”

    季念转身走到陈晨和陈晚的面前,捏着两人的小脸,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笑脸,“要是不甘心呢,欢迎来战,记得做好被景慎打的打算。”

    陈晨和陈晚看着季念的笑容,莫名的瘆得慌,浑身颤抖了一下,现在想起松果宝贝压在他们身上狠揍的那一幕都吓得慌。

    虽然被吓到了,但是两个孩子心里更多的还是不甘心,注定三人之间还有较量。

    “我们家有钱,不怕赔不起。”季念笑道。

    在季念说出这话的时候,办公室里的其余几人纷纷打了一个冷颤,终于知道松果宝贝的狂妄哪里来的了。    “重伤也不要紧,我们有孤展。”这句话季念在看到大家的表情之后,满意的在心里面加的一句话,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救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