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奶奶。”陈夫人急忙拉住陈老太太,担心她一怒之下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

    虽然陈家没必要怕季家,但是,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

    “安盛夏,你看看你,自己儿子受了欺负,还一句都不吭,小户人家出来,到底是小户人家出来的。”陈老太太直接将自己对陈夫人的不满,显露在了表面。

    她本就是不同意安盛夏进入陈家的大门,要不是陈慕白用性命威胁,她怎么会妥协,现在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了。

    “太奶奶,不许说妈咪。”陈晨皱起眉头,这些年,他不是不知道太奶奶不喜欢妈咪的事情,只是从未像今天一样,表露出这么大的不满。

    “太奶奶,妈咪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咪。”陈晚仰着小脸,抿着嘴,看着陈老太太。

    “哎约喂,我的乖孙子,太奶奶听你们的,你们说不说,那么我就不说啊。”陈老太太怜爱的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小脸。

    摸到伤口处,一阵的心疼,“这么好看的小脸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陈老太太,既然是陈晨和陈晚惹事情在先,本应该罚陈晨和陈晚的,现在景慎打了两位同学,互相道个歉,握手言和,就把这件事情揭过去吧。”石夫人看向陈老太太。

    “我拒绝。”季念说。

    “我不同意。”陈老太太亦是如此开口。

    石夫人头大的看着两位家长,良好的教养让她不得不保持自己的笑容。

    “哼,明明是他们欺负松果宝贝在先,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季念冷哼一声。

    从说到那个水晶娃娃的时候,季念就知道松果宝贝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了,这个水晶娃娃恰好是顾安安离开前送给松果宝贝留念的。

    松果宝贝一直随身带在身上,眼珠子似得爱护着,这一下,被别人给摔坏了,可不得生气吗?

    季念一向护短的紧,自然容不得别人欺负了松果宝贝,得罪陈家吗?那又能怎么样。

    季念看向自己的双手,面上冷笑着,果然是自己安逸太久了吗?久到让外界都忘记了,还有一个季家,还有一个季念。

    “我的两个乖曾孙子,就这样被打了,这口气,我们陈家咽不下去。”陈老太太,沉声开口。

    “陈老太太,我听说陈司令为人耿直爽快。”季念忽然间看着陈老太太冒出这样一句话。

    陈老太太微愣,不明白季念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别人夸自己的丈夫还是高兴的,“那是。”

    在提及陈司令的时候,陈老太太,满心满眼的骄傲,她的儿子就是不一样。

    “既然陈司令为人这么耿直爽快,陈老太太,您儿子一定不是您教的吧。”季念浅笑。

    在看到陈老太太被成功的气的黑脸的时候,季念心情大好。

    这是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陈司令确实不是陈老太太养大的,而是另一个情人养大的。    陈老太太,和陈老司令的感情并不好,再加上陈老太太文化水平也不高,陈老司令担心自己的儿子受了陈老太太的影响,干脆将儿子交给了一个情人来抚养,等情人意外身亡之后,才将陈老太太接了回

    来,那时候陈司令也大了,对于从小就没有在身边的母亲,自然没有什么感觉。

    一直到现在,陈司令对待陈老太太的态度也是平淡的。

    季念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无意间戳到了陈老太太的心。

    陈老太太蓦然起身,浑身颤抖的指着季念,“你……你……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话。

    陈老太太毕竟年纪大了,这么一受刺激,眼前直发黑,幸好身后有女佣扶着。

    “别气啊陈老太太,你要知道,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年轻人,这万一要是受了什么刺激,一个激动,对身体可不好。”季念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陈老太太深吸一口气,颤抖的指着季念,“你敢讽刺我?我闯天下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别以为长得一个狐媚样,就能为所欲为,今天这个事情,要是不给一个交代,我还真就是不走了。”

    陈老太太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胸口不断的起伏着。

    “我这个人吧,没有别的优点,就是耐心还不错,既然要耗那就耗着吧。”季念淡定的吹了一下指甲,朝着松果宝贝招手,“松果宝贝,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着看看,陈老太太是怎么要交代的。”

    小孩子打架,松果宝贝也没吃亏,原本双方互相道个歉,说几句软话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来了一个蛮横无理的老太太,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季念自然不开心了。

    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自己解决,可这一旦涉及到了,大人,季念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任由别人欺负松果宝贝,虽然她也知道,没有人能够欺负松果宝贝。

    “奶奶,这件事情,确实是陈晨和陈晚做的不对,我们不妨将钱赔给人家……”陈夫人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了和老公吃饭的时间,她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耗着。

    再说了,这件事情确实也是他们家的孩子做错了,现在两个打一个,还被收拾的这么惨,陈夫人心疼之余,更多的是无奈。

    “哼,我今儿个就告诉你安盛夏,你要是敢将钱赔给这个狐媚子,你就从陈家离开,我们陈家没有你这样子的媳妇儿。”陈老太太咬牙,威胁着陈夫人。

    看向陈夫人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和善,不帮着自己也就算了,还胳膊肘往外拐,安盛夏,真是好样的,这样子的媳妇也不知道孙子是看上她什么了。

    陈晨和陈晚眨了下眼睛,这句话他们还是听懂了,陈老太太要妈咪离开陈家。

    离开陈家不就是离开他们吗?这怎么可以,陈晚直接跑过去抱住陈老太太,“太奶奶,坏,欺负妈咪。”    陈晨在一边,大力的点头,附和着,“对,太奶奶坏,欺负妈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