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奶奶,你听到了是陈晨和陈晚惹事在先的。”陈夫人真是火大的很,她一向不容易动怒,今天也着实被气到了。

    “这个怎么了,不就是想要看点东西,又不小心弄坏了吗?我们家又不是赔不起,赔了就是。”老太太不以为意的开口。

    在她看来这件事情根本算不上事情,水晶娃娃再贵,他们也是赔的起的,反倒是她乖乖曾孙子的小脸,倒是让她心痛的不行。

    “奶奶,你这样会惯坏他们的。”陈夫人不满的开口,老人家疼爱孙子的心她能理解,但是也不能过于宠溺。

    “你不疼你的儿子,我疼。”陈老太太强势惯了,现在突然间听到有人质疑她,自然是不爽的。

    “陈老太太,那您想这件事情怎么解决?”石夫人头疼的看着陈老太太。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老太太这么的不讲理啊,看样子,陈老太太是准备将这件事情闹大了。

    石夫人倒是不担心松果宝贝会吃亏,毕竟北冥家族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北冥家族没有公开松果宝贝的身份,但是从北冥随风的动作里可以看出,松果宝贝是绝对的继承人。

    “哼,首先,让这个孩子向我们家孩子道歉,然后你们要在全校批评,最好开除出这个幼儿园。”陈老太太冷哼一声,“不过就是一个水晶娃娃,一看就是穷酸人家的孩子。”

    陈老太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夫人差点没有将一口血喷在陈老太太的脸上,这还真是人老了就眼花了,她是怎么就看出了,松果宝贝穷酸人家的孩子。

    就说松果宝贝身上的这股贵气自成,还有动作上的优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里教出来的孩子。

    陈夫人知道陈老太太门第观念强,但也不知,居然这么的强,或许在陈老太太的眼中,只有总统家可以和陈家比一比了吧。

    想到这里,陈夫人略带同情的看了一眼杨老师,这个杨老师,她之前也是无意间见过的,她小叔的女朋友。

    有陈老太太在一日,杨老师想进陈家的门,还真是不太容易。

    不过也说不好,自己当初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陈夫人想着想着,笑着摇了下脑袋。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们陈家在陈老司令那会子还是农民出身吧。”季念冷笑着,真是什么人都敢欺负到松果宝贝的头上。

    “我季家上数五代一直是书香世家,后来家父从商又得了儒商的称号,这几代人沉淀下来的底蕴怎么说也不比你们陈家差多少把。”季念见陈老太太微微变了神色,又继续开口。

    “这说起来,我倒还真想问问陈老太太,到底谁才是穷酸人家。”季念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不过,在陈老太太眼里的穷酸人家教出来的孩子,也这么懂礼貌,知道打同学的时候,不下狠手,倒是不知你们这等高贵的人家,出来的孩子,还学会了强盗的作风。”季念心情正不好,现在又有陈老

    太太上门求虐,季念自然不会顾及太多。

    “季家?”陈老太太神色微变,眯起眼睛,用凌厉的目光打量着季念。

    季念这容貌还真不是她所喜欢的,看着到挺像一个人的,陈老太太飞快的在脑子里想着和季念有着像似容颜的那个人,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我倒是想知道,是哪个季家啊。”她还真不知道,现在有什么有名望的季家。

    “我叫季念,市季家。”季念朗声道。

    在季念说出市季家的时候,石夫人还有陈夫人一同变了脸色。

    季家,已经许久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了,久到众人都忘记了,市还有一个可以和北冥集团比肩的季家。

    石夫人在听到季念报出家门之后,见季念的眼神都变了。

    传闻,季家三小姐季念荒淫无度,骄奢成性,狂妄无人,名声怎么差怎么来,还有人说季家三小姐,是市第一名媛,容貌绝世,博学多才。

    外界很少见到季念,所以对于季念更多的只是猜想。    石夫人对于季念的影响还停留在几年前,有一富家公子想要调戏季念,最后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出现在医院门口,疯疯癫癫的模样,问他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一句话都不说,当提到季念之后,面

    色满是恐惧。

    虽然没有证据指明这件事情就是季念做的,但是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件事情就算不是季念做的,也和季念脱脱不了干系。

    总之季念可怕的事迹留在了许多人的心里,都说,宁惹北冥随风不惹季念。

    惹北冥随风,你还有个全尸的下场,大不了就是死,落在季念的手里却是生不如死。

    石夫人没想到松果宝贝来头居然那么大,北冥家族就不说了,现在还和季家扯上了关系。

    陈夫人也没有想到这个极美的女人居然就是传闻中凶残的季念。    “怎么,你一个女娃娃,想要欺负我这个老人家不成?”陈老太太见石夫人和陈夫人一齐变了脸色,有那么一霎的时间觉得面前的女娃娃不简单,陈老太太不是笨的,从石夫人还有陈夫人的变脸中可以看

    出点苗头。

    只是在陈老太太的心里,就算是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她们陈家,于是干脆就倚老卖老了。

    “欺负了又如何。”季念看了一眼陈夫人,又看了一眼陈老太太,这陈家的问题很复杂啊。

    “你你你”陈老太太惊讶的指着季念,想不到季念居然这么坦然的就承认自己欺负她这个老人家。

    真是失策了,陈老太太不满的开口,“你一个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怎么心思就这么恶毒了。”

    季念听了只感到好笑,她就是恶毒了又如何,“陈老太太,你心疼曾孙子没什么,但是这个理还是要讲的,是你家曾孙子挑衅在先,现在不过就是正当还手了。”    “你这小姑娘,怎么就那么的不讲理呢。”陈老太太怒了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