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夫人,真是抱歉,让陈晚和陈晨受了伤。”杨老师赶紧面对着陈夫人说了句抱歉。

    “抱歉,石夫人给你们惹了那么大的麻烦。”陈夫人对石夫人说。    自己的两个儿子是什么性子,她还是了解的,这般想着陈夫人将目光朝松果宝贝看了一眼,微微的一愣,之前也发生过,打架的事情,但是都是别的孩子受欺负,像这次自己的两个儿子脸上都挂彩是极

    少出现的事情。

    这个孩子看着柔弱,还真是不简单,陈夫人又将目光朝抱着松果宝贝的季念看去,眼里闪过惊艳。

    不得不说,即使作为一个女人,她看着季念那张绝代风华的容貌,也怦然心动。

    “陈晨,陈晚,过来向这位同学道歉。”陈夫人皱着眉头,叫陈晨和陈晚。

    为什么陈夫人那么笃定是自己儿子挑起的事端,因为如果不是陈晨和陈晚先挑起的事情,陈晨和陈晚现在就不会是沉默的状态。

    “妈咪。”陈晨皱着一张包子脸,他从小到大,都在一家人的宠爱之下横着走,道歉这种事情还从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生过。

    即使是他错了,也没有人敢叫他道歉,现在听见陈夫人让他道歉,他自然是不愿的。

    陈夫人板着一张脸,执着的看着陈晨,一定要陈晨和陈晚道歉。

    到现在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在儿子的教育上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陈夫人无奈的叹口气,还是家里的老人,太过于宠爱孩子。

    “陈晨,陈晚,过来,和这位同学道歉。”陈夫人将陈晨和陈晚拉到了松果宝贝的面前。

    陈晨和陈晚瘪嘴,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同时传达着一个讯息,要是自己不和松果宝贝道歉的话,似乎他们的妈咪不会罢休的。

    “等等,谁敢让我的宝贝曾孙子道歉的?”陈老夫人在女佣的搀扶下慢慢的从外边走了进来。

    刚刚听到自己的曾孙子被打伤的时候,陈老夫人差点晕了过去,这两个孩子可是她手中的宝,受不得一点伤。

    “奶奶,你怎么来了?”陈夫人见到陈老夫人一闪而过的惊讶,随即就释然。

    看来是这家幼儿园有人给老太太通风报信了。

    “哼,我要是再不来,我的曾孙子指不定被人怎么欺负呢。”陈老太太十分不满的看了一眼陈夫人。

    她本就不喜陈夫人,这一会更加的不喜了,要不是看在两个可爱的曾孙子的面子上,她是说什么也不会让陈夫人进了陈家。

    “晨晨,晚晚,快到太奶奶这里来。”陈老太太朝陈晨和陈晚伸出手臂,脸色一变,瞬间变成了满脸的喜爱,与之面对陈夫人还真是判若两人。

    陈晨和陈晚也不犹豫,直接扑进了陈老太太的怀里。

    “你们幼儿园是怎么一回事啊,连两个孩子的安危都护不了。”陈老太太直接朝石夫人发难。

    看到两个宝贝孙子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陈老太太,不妨先听孩子们说说事情的经过。”石夫人脸上端着礼貌的笑容。

    石夫人朝杨老师看了一眼,“杨老师,给陈老太太,端把椅子过来。”

    杨老师应了一声,急急的走过去,从一边的办公桌下边,帮陈老太太端了一把椅子过来,“陈老太太您坐。”

    杨老师看向陈老太太的时候,面容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石夫人是什么人,立马就敏锐的察觉了杨老师其中的变化。    石夫人皱着眉头,目光在陈老太太和杨老师的之间来回,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之前在办公室无意间听到的一个八卦,杨老师最近似乎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好像是陈家的小儿子,既然是陈家的

    小儿子,那么岂不就是陈老太太的小孙子。

    这也能说通了,杨老师为什么对陈晨和陈晚这么的爱护,说不好日后就是亲戚关系。

    陈老太太现在一门心思都在两个宝贝曾孙子上,没有心思想着杨老师心底的小九九,一个劲的宝贝,心肝儿在那哄着。

    “把我宝贝曾孙子打伤的是谁啊。”哄完了两个宝贝曾孙子之后,陈老太太才想到打上自己宝贝曾孙子的罪魁祸首,面容又狰狞起来。

    “陈老太太,虽然陈晨和陈晚小朋友受伤了,但是他们两个欺负一个也说不过去。”石夫人护着松果宝贝。

    陈老太太安逸久了,还以为现在还是她的那个年代,以为陈家是万能的,她可不敢忘记,北冥家族在市的影响力。

    “就是你打我的曾孙子?”老太太完全没将石夫人的话听进去,扭头一看,就见办公室里,还有另外的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和自己两个宝贝曾孙子打架的孩子了。

    在陈老太太看来,自己家的孩子可是千般好万般好,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可以比拟的,这错自然也是别人家的孩子。

    “宝贝曾孙,告诉太奶奶,他是怎么欺负你们的”陈老太太柔声问陈晨还有陈晚。

    “我也想知道,我家松果宝贝,是怎么欺负你们家孩子的。”季念嘲讽的笑着,在陈老太太走进来的时候,季念就知道了这个陈老太太是个什么人物。

    和陈耀华还有点关系,陈家是军界的顶级世家,一家子都是军人,在外人眼里看来很厉害,但是在季念看来什么都不是。

    “陈晨,陈晚,你们为什么要去捉弄同学?”陈夫人问。

    陈晨和陈晚对视一眼,呐呐的说出口,“我们就是看景慎整天拿着个水晶娃娃,以为有什么稀罕物,就拿过来看看。”

    陈夫人被陈晨还有陈晚给气到了,“那为什么会打起来?”

    说到这个,陈晚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就是一不小心将水晶娃娃给摔坏了。”

    他将水晶娃娃从松果宝贝的书包里偷拿出来之后,就交给了陈晨,没想到在扔的时候,给扔坏了。    想到这个,陈晚和陈晨还是有些内疚的,他们也是无意之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