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老师一把将松果宝贝从陈晚的身上拉下来,然后第一时间就去看陈晚。

    “陈晚,你没事吧。”杨老师将陈晚扶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脑袋隐隐作痛。

    陈晚的衣服被松果宝贝扯得乱七八糟的,不仅如此,脸上还有淤青,反观是松果宝贝,白白净净的站在一边。

    杨老师又走过去检查了一番陈晨,伤的比陈晚还要严重些。

    真是没想到松果宝贝看着小小的一个人儿,力气居然那么的大。

    杨老师一只手各牵着一个同学,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努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对着松果宝贝说,“景慎同学,麻烦你还有你的阿姨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由于陈晚和陈晨是园长亲自吩咐要好好照看的孩子,杨老师直接朝石夫人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幸好石夫人还在办公室,正准备离开,接到了杨老师的电话,直接朝杨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石夫人赶到杨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杨老师正在帮陈晨和陈晚处理着伤口,松果宝贝则被季念抱在怀里,整理着衣服。

    “杨老师,怎么回事?”石夫人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幕。

    从伤势上来看似乎是松果宝贝暴打了陈晚和陈晨一顿,石夫人头疼的看着眼前。

    怎么最近幼儿园尽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之前就算了,现在打起来的还是北冥总裁的儿子还有陈市长的干儿子。

    石夫人深呼吸一口,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朝着松果宝贝招手,“景慎过来,告诉老师,为什么打架啊。”

    在石夫人心中,还是十分相信松果宝贝的,松果宝贝一直是她十分喜欢的一个孩子。

    季念拉住松果宝贝,不让松果宝贝过去,“石夫人,我家松果宝贝,在你幼儿园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说事情应该怎么解决?”

    季念算是看清楚了,那个杨老师明摆着就是要护着那对兄弟两,她又怎么可能让松果宝贝受委屈呢?她季念本就是不讲理之人。

    “你是?”石夫人盯着季念看了一会儿,觉得季念十分的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季念是谁。“我?松果宝贝的亲人。”季念似笑非笑的看着石夫人。

    “杨老师,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石夫人直接将目光看向杨老师。

    杨老师惶恐的站起来,一只手还拉着陈晨的手,“园长,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等我赶到的时候陈晨,陈晚两兄弟已经和景慎同学打起来了。”

    石夫人凌厉的目光看向陈晨和陈晚,“你们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陈晨和陈晚,紧紧的抿着嘴不说话,两人打一个还打输了,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够告诉别人,陈晨和陈晚本就是双胞胎兄弟,这一回,更是默契的开口不说话。

    杨老师柔声的安慰着陈晨和陈晚,“你们两个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吧,怎么一回事。”

    “既然你们两个不说,那么景慎,你倒是说说。”石夫人将目光看向景慎。

    “他们两个拿了我的水晶娃娃,我只是拿回来而已。”松果宝贝简单的开口,没想到居然还把水晶娃娃摔坏了,松果宝贝想到这个,心中就郁闷的紧。

    怎么看陈晨和陈晚都不爽,松果宝贝咬牙,朝陈晨和陈晚瞪去。

    陈晨和陈晚两兄弟两感受到松果宝贝不友好的视线,浑身打了个颤抖,他们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要去挑战松果宝贝的底线呢。

    石夫人相信松果宝贝不会说谎,于是问陈晨和陈晚,“景慎说的是实话吗?”

    陈晨和陈晚对视一眼,低着头,继续沉默着,在石夫人的视线下,陈晨和陈晚,轻轻的点了一下脑袋。

    陈晨和陈晚不约而同的红了脸颊,他们就是想跟景慎玩玩,没有故意找茬的意思。

    “你们为什么要抢景慎同学的水晶娃娃?”石夫人皱着眉头。

    严厉的问,陈晨和陈晚原本也不怎么害怕,现在见到一向温柔的石夫人发怒的样子,倒是真的有几分害怕了。

    “园长,可能就是孩子贪玩,跟景慎同学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吧。”杨老师连忙护着陈晨和陈晚。

    “我再问你们一遍,为什么要去找景慎同学的麻烦?”石夫人不理会杨老师,又问了一遍陈晨和陈晚。

    杨老师心急如焚,见陈晨和陈晚哭丧着脸,急忙帮着陈晨还有陈晚说好话,“园长,小孩子之间的玩闹都是有的,你看陈晨还有陈晚已经知道错了,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你给我闭嘴,陈晨,陈晚,你们两个给我站好了,说,为什么要找景慎同学的麻烦。”石夫人不满的看了一眼杨老师,现在的孩子要是不好好教育,以后还得了。

    “园长”杨老师想要开口再说话。

    却被从门口进来的一个女人给打断了,“我也想知道,陈晨,陈晚,你们两个为什么要欺负小朋友?”

    陈晨和陈晚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去,一脸惊喜的跑上前,抱住来人的大腿,齐声喊道,“妈咪。”

    陈夫人皱着眉头,对着陈晨还有陈晚吼了一句,“站好。”

    吼完之后,陈夫人才发觉,自己是不是对陈晨还有陈晚太凶了,果然和军人混久了,脾气都变暴躁了。

    “妈咪,你又跟爹地学了。”陈晨和陈晚一点也不怕陈夫人,笑嘻嘻的继续抱住陈夫人的腿。

    陈夫人揉了揉眉心,这两个孩子,真是被惯的没个样子。

    “你们两个犯了错,还在这里嘻嘻哈哈的,信不信老陈回家后,处罚你们。”陈夫人故作凶狠的开口。

    陈晨和陈晚对视一眼,眨巴了一下眼睛,惨兮兮的看着陈夫人,“妈咪,你的宝贝儿子被揍成了这样,你就不心疼吗?”

    陈晚悄悄的给陈晨竖了根手指,就是这样才好,陈夫人最吃的就是这一套。    陈夫人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指着陈晚和陈晨,“你们别给我来这一套,没用的我告诉你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