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误会就误会,怕什么。”北冥随风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淡定的将景色的纽扣一一的扣上。

    “色色,我们是夫妻,就是做某些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北冥随风将纽扣扣好之后,叹了口气,对着景色说。

    景色气呼呼的不理会北冥随风,他是随便,但是她还要脸啊,而且孤展还是个大嘴巴子啊!

    她敢保证,不出明天整个s组织都知道,她和北冥随风在病房里不得不说的事情了。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气呼呼的样子,甚是可爱,心中的怜爱忍不住又多了几分,凑过去,在景色的脸上亲了几口。

    然后才起身去开门,当北冥随风拉开门的时候,正在门外边偷听的孤展一个不备,直接摔了进来。

    “真是想不到,医学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居然会听墙角。”孤展抬头望去就看见北冥随风靠着门框,嘲讽的看着自己。

    孤展原本想要反驳来着,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某些事情,于是不怀好意的看着北冥随风,“嗯,北冥总裁,想不到你的时间居然那么的短。”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上前,直接将孤展提溜到景色的面前,“给她查查,景色刚刚又痛了。”

    孤展原本还想打趣北冥随风几句话,这下子直接到景色的面前,各种的身体检查。

    “很正常的情况,这还是轻的,最好景色的身边最近都有人陪着。”孤展检查了一番对北冥随风说。

    这个毒可怕的就是让人生不如死,痛着,但是又不会让你死去,止痛药什么的,在这毒面前都秒成渣渣。

    “景色,你先把这药吃了吧,多少能够缓解你的疼痛。”孤展拿出两片药递给景色。

    北冥随风上前,帮景色倒了水,喂着景色吃下。

    “孤展,你实话告诉我,我会不会死?”景色乖乖的吃完药之后,问孤展。

    北冥随风心中一跳,“色色,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你当然不会死。”

    “孤展,你实话告诉我。”景色直勾勾的看着孤展。

    北冥随风也是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孤展,孤展简直苦笑不得。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孤展无奈的开口,“靠毒性死有点困难,最多就是你痛的受不了自杀而亡。”

    “我真的不会死?”景色不确定的开口,又问了一遍孤展。

    每一回痛晕过去的时候,景色都觉得在生死的边缘来回。

    她真的很怕死,世上还有那么多她留恋的东西,还有她留恋的人。

    “有我在,你想死都难。”孤展确定的语气给景色打了一针强心剂。

    等着景色面色恢复的差不多了,北冥随风毫不客气的出口赶人,“行了,你可以走了。”

    “景色,你男人还真是够无耻的,过河拆桥啊。”孤展撇嘴,抱怨了一番,也不坐着当电灯泡,直接离开。

    孤展离开之后,景色还盯着门外看,北冥随风不爽的将景色的脑袋掰了回来,“色色,孤展有什么好看的。”

    “疯子,我发现穿制服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孤展长的本身就俊朗,再穿上白大褂,真真是好看的紧。

    北冥随风听了景色的话,瞬间就不爽了,黑着脸,凑到景色的面前,“我不好看吗?”

    景色端看着北冥随风的脸,“好看,疯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这句话景色还真没有说假,当时第一眼看上北冥随风的就是北冥随风那张精致的脸。

    “色色,我也是会吃醋的。”北冥随风,叹了口气。

    “疯子,我对于其他人只是欣赏,当然,在我眼里,最帅的还是你。”景色说着,凑过去在北冥随风的脸上亲了一口。

    她对于北冥随风的基因还是很有信心的,在其他人都忙着担心自己孩子长得像谁,不好看的时候,景色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

    她和北冥随风都长得极好,不管是像谁,都是好看的,事实也确实如此,看看松果宝贝就知道了。

    北冥随风果然被景色的这句话给取悦到了,露出了一抹浅笑,抱着景色,安安静静的待了一会。

    北冥随风想了很多很多,如果只有知道之前毒药的成分才能救景色,而之前的毒药又是只有楚离知道的,他是不是该去字型监狱去一趟,找找楚离。

    因为景色的事情,北冥随风最近都没有去幼儿园接过松果宝贝,接松果宝贝的任务,彻底的落到了季念的手里,自然,季念也是乐在其中。

    这一天,季念早在放学前的十分钟就等在了校门口,放学的时候,一群的孩子走了出来,可是没有松果宝贝的影子。

    季念只是觉得奇怪,因为景色身体不舒服,松果宝贝,每回都是走在最前面,节约时间,可以去医院陪着景色,今天所有的孩子都走完了,还是没有松果宝贝的身影。

    季念想着不对劲,便下了车,直接朝幼儿园里面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碰见了杨老师,松果宝贝的班主任,季念赶紧上前拦住杨老师,“你好,杨老师,请问松果宝贝,怎么还没有出来?”

    杨老师对于季念也是极为眼熟的,便笑着开口,“是松果宝贝的阿姨是吧。”

    “对,松果宝贝怎么那么晚了还没有出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季念问。

    杨老师惊讶的看着季念,“松果宝贝铃声一响就出去了呀,怎么会没有呢。”

    季念听了杨老师的话,紧紧的皱起眉头,松果宝贝不会不说一声就消失的,难不成是出事情了?

    季念和杨老师对视一眼,两人瞬间想到一块去了,杨老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跳停了,不知道松果宝贝是什么来头,领导都亲自吩咐了,对松果宝贝要极度的重视,现在人直接不见了,可怎么得了。

    杨老师连忙安抚季念,“松果宝贝阿姨,你先不要急,我这就去翻监控,看看怎么一回事。”    杨老师立刻转身直接朝监控室跑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