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还有话没有说出来,当时是楚离将药喂给了景色,想要知道药的成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去找楚离,楚离现在是世界上最后的一个目击者。

    当时追杀景色的那批人,在事迹败落之后就自杀了,速度快的根本不让人反应过来。

    “孤展,你老实告诉我,对于研究出解药,你有多大的把握?”景宸站起身子,走到孤展的面前,牢牢的盯住孤展。

    孤展耸肩,“我现在可以实话告诉你,我现在研究不出解药,只有拿到具体的成分之后,才有可能研究的出来,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帮助景色,将她体内的毒性给抑制住。”

    北冥随风突然开口,看向孤展,“白术如果过来,会不会多一份希望?”

    孤展的身子僵硬在了原地,白术?如果他过来的话,倒也不失为是一个好主意。

    “会,白术涉及的很多方面是我薄弱的,刚好可以过来互补一下。”孤展高冷的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拖白术下水。

    北冥随风也不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打给白术,白术似乎正在忙,一直到了第三声的时候,才接通。

    “白术,你现在马上到市,急事。”北冥随风直截了当的开口

    电话的另一头,白术委屈的看着手机,他现在帮着一个重要的研究,根本没时间过去好不好。

    “北冥总裁,我现在手上的研究还没折腾结束,可能赶不过来。”白术说。

    北冥随风压根不听白术的话,将自己的话再重新复述了一遍之后,便挂了手机。

    留下白术一人,在那里暗骂了一声,他总感觉这次回去没有什么好事情。

    这一边北冥随风和景宸还在和孤展商量着景色的事情,另一边季如秋得了消失之后就去和护士打听北冥随风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题。

    当听到是景色身体出了问题进来的之后,整个人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真是报应哈哈哈哈。”季如秋站在拐弯处,用极其狠毒的眼神看着景色的病房。

    她和景松被赶出来之后,不仅**被紧急冻结了,整个市不知道怎么了,只要是稍微好点的酒店,都不愿意将房间给他们。

    就是一些小宾馆,也不要他们入住,只有一些贫民窟,才容的下他们。

    一向骄傲惯了的季如秋又怎么会自贬身份,去住贫民窟,于是在接受了n个白眼之后,季如秋和景松决定死皮赖脸的赖在医院,一直等到找到新的住处之前。

    季如秋幸灾乐祸够之后,才慢慢的走向景松的病房。

    “你不去哪里了,灌个开水都那么慢,要你还能做什么?”景松大爷似的躺在病床上,见季如秋走进来,阴阳怪气的冷哼一声。

    季如秋早就习惯了,放下水杯,淡淡的瞥了一眼,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自己的水杯,给自己的水杯上倒了热水,一点点的吹着。

    “跟你说话呢。”景松气不过,踹了一下季如秋的椅子。

    季如秋一股恨意从心底涌了上来,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堆起了笑容,“松哥,刚刚灌水的人有点多,我就等了几分钟。”

    景松狐疑的看了一眼季如秋,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季如秋。

    “松哥,我刚刚去灌水的时候,听到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季如秋笑着对景松说。

    她敢保证,这个消息景松现在一定很兴奋。

    “什么消息?”景松慵懒的躺在床上,想着未来的事情,听到季如秋说的话,也只是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眸。

    因为养病的原因,景松最近一段日子都没有去公司,现在的景盛集团,真的是被处于摇摇欲坠当中。

    “我在医院里边看到你女儿还有儿子了。”季如秋浅笑着,怎么办,她都忍不住想要看好戏了。

    “景色和景宸,他们在医院干什么?”景松现在提及景色和景宸就呕的不行。

    他敢保证,房子这件事情,这两人在中间没少做手脚。

    “我刚刚打听过了,据说是你女儿的身体出现了点问题,现在在接受治疗。”季如秋说。

    景松听了季如秋的话,白了季如秋一眼,“哼,那个逆女,也配做我的女儿?真是可笑。”

    景松现在真的是将景色恨到了骨子里,遇到景色之后,他就没有过的舒服过。

    季如秋沉默的听着,不去评论任何的话。

    “扶我起来。”景松又躺了一会,对着坐在一般的季如秋伸出了手。

    季如秋不解的看着景松,却被景松狠狠的说了一顿,“看什么看,还不快扶老子起来。”

    季如秋心底憋着一口气,愤愤的上前,将景松从病床扶了起来。

    这几日不知怎么回事,景松的性子,转变的非常之快,之前恨不得将她放在手心里捧着,现在可是处处的奴隶她,动不动就非打即骂。

    “走吧,扶我去看看,景色那个小贱人是不是真的住院了。”景松在季如秋的搀扶下,起身,朝门外走去。

    最好啊,就是病的很严重,快死的那种,景松在心底恶毒的想着。

    “松哥就在前面。”季如秋说。

    走到景色病房的门口,很自然的就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你们能过来的。”保镖说。

    “哼,我是里面那个女人的父亲,你说我是什么人。”景松说完之后,将脑袋抬了起来。

    几名保镖面面相觑,他们这么没听说还有他们少夫人还有父亲?

    其中一名保镖站了出来,“我们怎么没听过我们的少夫人还有父亲?”

    景松气的瞪大了双眼,“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一下,就说她老爹来了。

    “哦,我知道了,你们是来碰瓷的是吧。”其中一名保镖恍然大悟般的看着季如秋和景松。

    景松的一个口气刚吞下,下一秒就被保镖气的翻起了白眼,他堂堂的景盛集团的总裁,需要来这里碰瓷?这是开什么玩笑。    “别废话了,赶紧叫景色过来,让她说,我是不是碰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