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曹操曹操就到,景宸话音刚落下,就见松果宝贝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从门外进来。

    见到景色醒着,高兴的跑过来将保温盒放到桌子上,自己扑进景色的怀里。

    “哇!!!妈咪,你终于醒了,吓死松果宝贝了。”松果宝贝哇的一声哭出声,这一哭,不仅吓到了景色还吓到了景宸。

    要知道松果宝贝自从懂事开始就没有哭过,这一下子,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哭。

    景宸是惊讶,而景色确实有些惊奇。

    景色刚想出声打趣一番松果宝贝,就见景宸瞪了她一眼,于是,景色咳嗽了两声,“咳咳,松果宝贝,别哭了,妈咪这不是好好的吗?”

    松果宝贝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小脑袋在景色的怀里蹭了几下,“妈咪,你还痛不痛?松果宝贝给你呼呼。”

    景色看着松果宝贝的可爱劲,一个没忍住,噗呲一声笑出声,“松果宝贝,妈咪不痛了。”

    松果宝贝咬着唇,一脸很不相信景色的模样,“妈咪,你真的不痛了吗?”

    “妈咪真的不痛了,妈咪发誓。”说着景色就举起了手,却因为力气用的有些过大,一下子,痛的喊出声。

    松果宝贝原本暂停住的眼泪,又一刻如崩塌的堤坝,疯狂的哭了起来。

    “妈咪,你骗松果宝贝,你明明还是很痛,却骗松果宝贝不痛。”松果宝贝哭的很是委屈,一直在抽抽。

    景色急忙将求救的眼神看向景宸,“哥哥。”

    “行了,松果宝贝,再哭鼻子就不像男子汉了。”景宸说着,将松果宝贝抱过来,抱离了景色。

    一下子少了身上压着的松果宝贝,景色反倒是有些不习惯起来,“哥哥,让松果宝贝压着也没事,反正也不是很重。”

    景色刚说完,就见景宸怒视着自己,“真是胡闹你。”

    “妈咪,松果宝贝不闹你了,你要乖乖的好起来,好不好。”松果宝贝抓着景色的手。

    努力的爬上病床,在景色的脸上亲了几口,然后乖乖的靠着景色不说话。

    “松果宝贝,妈咪好爱你。”景色无声的说着,小手在松果宝贝的脸上掐了几下,还真是嫩滑的可以。

    北冥随风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副画面。

    松果宝贝眼尖的看到北冥随风擦头发的动作,于是开口问北冥随风,“爹地,你终于进去洗澡了?”

    在等景色醒来的这几天里,松果宝贝一直有喊北冥随风洗澡,谁知北冥随风的心思都在景色上边,完全将别人的话,当做耳旁风。

    “哈哈哈。”景色听松果宝贝这般说之后,极其不厚道的笑出声,真的是太好笑了。

    景色一笑,又扯到了身上的某根神经,痛的龇牙咧嘴。

    北冥随风急忙上前,从小桌子上拿过刚才孤展留下来的药,递给景色吃。

    药一共有三片,按照现在的情况,景色肯定吞不下去一颗。

    北冥随风准备一颗一颗的喂给景色。

    景色努力的吞咽了一下,发现扯的身子一阵阵疼痛,药么,还没有吞下去。

    北冥随风急忙将一杯水送到景色的嘴边,喂了景色一大口的水,景色才勉强将药丸给咽下去。

    景色双目含着眼泪,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刚从那颗药,弄的她喉咙也痛。

    北冥随风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对景色说,“色色,今天先吃了吧,之后,我让孤展研究一下,将药物变小办法。”

    景色忍着疼痛,勉强的将北冥随风手里的药丸给吃完。

    “好了,松果宝贝,你先在这里陪着妈咪,我和你舅舅出去孤展那里了解一下你妈咪的情况。”北冥随风在松果宝贝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松果宝贝乖乖的点头,北冥随风笑了一下,跟着景宸走向孤展的办公室,这一幕,正好被出来打水的季如秋看到。

    北冥随风跟景宸,一前一后的朝孤展的办公室走去,哦对了,孤展的这间办公室还是院长特意收拾出来给孤展使用的。

    北冥随风和景宸敲门进去的时候,孤展正将一**药塞进的自己的白大褂里边。

    “哟,来的倒是挺快啊,都坐吧。”孤展听见门口的声音,抬起头,果然是北冥随风和景宸。

    “景色,的情况。”北冥随风简单明了的开口,景宸在一边赞同的点头。

    “先给你们看一下东西。”孤展从抽屉里边拿出两张片子递给北冥随风和景宸。

    “你们手里拿的是第一张片子,是景色中毒之前的片子,这第二张就是景色毒发之后的样子。”孤展解释道。

    北冥随风拿着片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还是没看出有什不同,于是不解的抬头看向孤展。

    孤展从北冥随风手里拿回片子,解释道,“这个平常人的血,么什么变化,我手里的这个就是景色中毒之后,毒发的血,你看出什么不对劲了吗?”

    北冥随风再次从孤展的手里拿过景色中毒之后,毒发时的片子,确实有什么不对劲,前者很是风平浪静,后者像是刚打斗过的一般。    “前面的是正常人的血液走向,后边是景色毒发时候的血液走向,就好像同时有一百个人在和景色打架,景色还没有还手之力,你要想想,一百个人都打景色一拳,景色还不能还手,她是有多痛,而且

    景色的体质还有些特殊,痛感神经加强。”孤展无奈的开口。

    他这五年都在研究景色身上中毒的问题,研究了那么久,也只能帮景色控制住暂时的痛苦。

    “所以?要怎么治疗?”北冥随风问孤展。

    “现在是还没有办法来治疗的,我只能帮她控制住,不过可以找到下毒的人,知道毒药的成分,这样子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孤展说。

    “景色的毒是谁给她下的?”北冥随风问景宸。    景宸摇头,“不知道,好几股的力量一起也追杀景色,当时情况危险,所以说不好到底是谁伤害了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