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管家叹息了一声,又看向另一边季老先生的墓碑。

    “老爷,欠的情,我也还了,以后,可以放心的下去见你了。”

    管家说完,坐在了季老先生的墓碑前,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季老夫人和季老先生的照片。

    一直坐到太阳初升,才晃晃悠悠的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朝远方走去。

    景色一昏迷就是三天,这三天北冥随风一直陪在景色的身旁,除了上厕所,不曾离开过一步,就是连北冥集团,也不管了。

    司特助只好无奈的跑上跑下,处理着北冥集团的业务。

    景色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自己五年前的一幕幕,曾经以为过去的记忆,原来一直都在她的脑海里。

    当最后楚离笑着将一颗药塞进景色嘴里的时候,景色猛地惊醒过来,喊了一声不要。

    景色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响,其实比蚊子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北冥随风浑身颤抖了一声,“色色,你醒了?”

    北冥随风这三天一直在景色的床前,整个人狼狈的不像样,下巴上还冒出了一圈的胡渣,眼睛底下青黑色的眼圈。

    景色眼珠转了一下,终于想起来,自己昏迷前的事情,她动了一下手指,手臂酸痛的不像样。

    “孤展,孤展。”北冥随风见着景色皱起眉头的模样,连忙朝门外喊道。

    正好孤展过来,查看景色的病情,听了北冥随风惊慌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急急忙忙跑进来。

    “孤展,快看看,色色怎么样了。”北冥随风不满的看着孤展龟速挪动的模样,一个上前,扯着孤展的手,将孤展扯到了景色病床前。

    孤展检查了一番之后,直起身子说,“体内的毒,暂时性的控制住了,想要根治还是有些困难的。”

    北冥随风紧握住孤展的手腕,“我不管,反正你要给我治好景色。”

    “疼。”孤展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挣脱出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北冥随风那个野蛮人,力气也太大了点。

    “疯子。”景色虚弱的喊了一声北冥随风的名字。

    北冥随风快速的冲到了景色的面前,“色色,怎么了,还疼不疼?”

    景色淡淡的摇头,刚动了一下,就觉得整个身子像似被重物碾压了一样,痛的厉害,不仅如此,胸口处异常的疼痛。

    “行了,你别逞能了,这些日子就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吧。”孤展从一旁的托盘上,拿过几颗药,递给北冥随风。

    “这个能够暂时的缓和景色的疼痛,一天五次,一次三粒,只要身子一痛就要吃知道不。”孤展叮嘱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接过孤展手中的药片,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上前扶起景色,没曾想,景色却推开了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解的看向景色,不知道她这样子的用意在哪里。

    只见景色艰难的抬起手捂住鼻子,嫌弃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疯子,你身上,好臭。”

    “”北冥随风无奈的看了一眼景色,他又能说什么呢。

    “哈哈哈哈哈。”孤展在一旁听着,毫不客气的笑出声。

    北冥随风一个眼刀子射向孤展,冷着声音开口,“传闻,孤展性子冷淡,万年也难得见一回笑容。”

    孤展对着北冥随风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笑容,然后说,“北冥少爷也说了,那只是传闻,既然是传闻,又怎么能相信呢。”

    北冥随风的眼神瞬间就变了,伸手解开袖子上的纽扣,将袖子挽了上去。

    孤展一见这个架势,暗道一声,不好,匆匆丢下一句有事再叫我,就急急的跑了出去。

    撞到了来人景宸的身上,景宸被孤撞的连退了好几步,“孤展,你这么着急,想要做什么去。”

    孤展说了声抱歉,急急的跑开,留下一脸雾水的景宸。

    “色色,你醒了。”景宸扭头就看见景色睁着两只好看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急忙上前,也不管孤展的事情了,满眼都是景色。

    “嗯。”景色虚弱的嗯了一声,伸出一只手拉着景宸,“哥哥,你”

    景色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转头看向一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北冥随风,心里一阵暖意划过。

    “疯子,你身上好臭,先去收拾一下,好不好?”景色说。

    北冥随风点头,“好,色色,那我先去洗漱一下。”

    之前没注意还好,现在想着自己的模样,就有些受不了,北冥随风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那股馊了的味道。

    北冥随风起身,走进浴室,顺便将电话打给了司特助,让他送一套衣服过来。

    见北冥随风进了浴室之后,景色才对着景宸说,“哥哥我的事情北冥随风他知道了?”

    景宸轻笑一声,将景色身上的被子往上边拉了拉,“色色放心吧,北冥随风只是知道了你的病因,其他事情哥哥没有讲,哥哥答应过你,没有你的同意,哥哥不会说出去的。”

    景色听景宸这么说以后,松了口气,她相信哥哥不会骗她的,没说就好。

    “色色,其实,哥哥建议,你还是将真相都告诉北冥随风吧,难不成还想瞒着他一辈子?”景宸挑眉。

    景色咬着唇,摇摇头,一脸痛苦的神色,“我不知道,我只想走一步看一步,哥哥答应我,千万不能将事情告诉北冥随风。”

    景宸叹口气,急忙安抚景色,“色色,不要激动,哥哥答应你,不会将事情告诉北冥随风的。”

    景色在景宸的安抚下,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色色,身体还难不难受?”景宸心疼的开口,他的景色何时受过这样的痛苦。

    “没那么疼了。”景色小声的开口,她知道,说自己不疼了,哥哥是不会相信的,那就没那么疼了吧。

    “对了,松果宝贝呢?他是不是吓坏了?”景色想起自己的松果宝贝,急忙开口问景宸。    “松果宝贝在季家呢,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会就来了。”景宸看了眼手表,快到松果宝贝来看景色的时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