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抱着松果宝贝,淡淡的躲开楚墨的手。

    “不用了,我不累。”季念冷漠的开口。

    楚墨的眼里一片的黯然神伤,朝松果宝贝看去,只见松果宝贝全身无力的趴在季念的肩膀上。

    松果宝贝现在满脑子都是景色的事情,自然无心去关注季念和楚墨之间的波涛汹涌。

    季念小声的安抚了一下松果宝贝,就抱着松果宝贝朝自己车那边走去。

    司机早就在门口等着季念,见到季念,急忙下车,帮季念打开车门。

    季念看也不看楚墨坐进车里,督促着司机赶紧离开。

    司机正想上车,就被一股大力猛地扯开,再看,就是楚墨干净利索的坐进驾驶座的动作。

    楚墨不给司机说话的机会,直接关上车门,启动离开。

    季念懒洋洋的看了眼楚墨幼稚的行为,不说一句话,对她来说,有人愿意当司机就让他当吧。

    季念将心思都放在松果宝贝的身上,见松果宝贝表情呆滞的模样,一阵阵的心疼,她从没有在松果宝贝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这样脆弱的松果宝贝又如何不让她心痛。

    “念念,你说,要是早知道你和景色的关系该有多好。”楚墨说。

    季念没有说话,却是在心底赞同楚墨的说法,是啊,要是早知道该多好,明明那么的近,只差一个人,可是硬生生的错过了五年。

    如果,五年前有她在景色的身边,会不会景色又好那么一点点。

    “楚墨哥哥,妈咪是被谁伤成这样的?”松果宝贝忽然间从季念的怀里,直起身子。

    一股怒意在松果宝贝的心里蔓延,他最亲爱的妈咪,容不得任何人伤害。    “不知道,当时有另一股势力一起勾结了楚离,我们端掉楚离的时候,那些人全部都自杀了,所以,这个问题也成了一个迷。”说到这个楚墨也很是愤怒,真是想不到那些人那么的决绝,见事情失败了,

    直接自杀,不给他们一点反应的机会。

    “那楚离呢?”松果宝贝跟着问,楚离的名头他之前也是听到过的,不过也仅限听过,还从未见过楚离的人。

    从楚墨还有其他s组织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对楚离的钦佩。

    “楚离?在字型监狱里面。”楚墨冷笑着开口,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今天沦为了阶下囚,真是可笑。

    季念和松果宝贝听到字型监狱之后,皱起了眉头,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一个监狱,由一百多个国家联合组成的精英驻守,里面关着的,都是世界上排十的恐怖份子。

    据说进去之后,有能力的称王称霸,要是没能力的就会死的很惨,具体有多恐怖,只有进去过的人知道。

    当初楚离败了之后,自己进了监狱,对于这一手楚墨和景宸都恨得牙痒痒,要知道楚离活着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祸患。

    “这么说,楚离一定知道追杀妈咪的人是谁?”松果宝贝紧紧的抿着嘴。

    “或许吧,等等,松果宝贝,你可不要打楚离的主意,虽然你很天才,但是楚离怎么说也比多吃了那么多年的饭不是你能招惹的,这样的祸害还是离的越远越好。”楚墨警告的说。

    他可不希望自己看好的接班人还未成长,就被楚离给辣手摧花了。

    松果宝贝缩在季念的怀里没有说话,两只大眼睛转动着,脑瓜子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季念洞悉的看着松果宝贝,虽然,她不想接楚墨的话,但是,明显现在需要提点一下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不要钻到死胡同里面去,大人的事情,大人会自己处理,你只需要当大家的开心果就好。”

    松果宝贝不说话,玩着小手指。

    到了季家之后,季念看都没有看楚墨,径直下了车,抱着松果宝贝就往里走。

    楚墨着急想要跟上去的时候,管家适时的站在楚墨的面前,挡住楚墨的路。

    “楚先生,我家小姐吩咐了,季家外人不能进入。”管家板着脸,他可是听说了这个楚先生,就是害他家小姐,伤心难过的人,管家自然对楚墨没有好脸色。

    楚墨磨着牙,看着挡在面前的管家,“让开。”

    管家就如一座山一样挡在楚墨的面前一动不动,让楚墨好一阵气结。

    “你不要逼我动手。”楚墨深吸一口气,之前可不是他败给管家,而是看在管家年长的份上,让着几分。

    管家还是一动不动,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楚墨气急,当真一拳打了过去,只是还没有打在管家的身上,就被一颗石子打在了手腕处。

    楚墨抬头看去,只见季念冷冷的站在楼梯口处,手里还拿着几颗石子,是从身旁的盆栽上拿的。

    “念念,你听我解释”楚墨也不管手腕上的伤口,焦急的开口。

    “够了,楚墨,你出去吧。”季念对于管家有着很大的尊敬,自然不会容忍别人对管家不敬。

    楚墨受伤的看着季念,“念念,我坐了二十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的,我好累,真的好累。”

    楚墨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季念更加的冷漠了,只见季念从楼梯上下来,径直进了厨房。

    从厨房里倒了一杯水之后,再出来。

    “管家,以后楚先生是季家的黑名单,我不希望在季家再见到楚墨。”季念说完,便端着水杯,看都不看楚墨一眼,走上楼。

    “楚先生,你也听到了吧,现在可以走了吧。”管家问楚墨。

    楚墨低着头站了一会,最后才转身走出季家。

    管家看着楚墨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真是孽缘啊,管家目送楚墨离开之后,慢慢的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直走到墓园处,走到季老先生和季夫人的墓前,清理着两人的墓周边,借着月光看着季夫人墓碑上的照片,眼底一片柔软,伸手摸上季夫人的照片。    “弯弯,你的女儿生活的很好,只是不知道,我还能再照看她多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