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孤展人在哪里?”北冥随风沙哑的开口问,现在只有孤展能够救景色了。

    “我已经让人去叫孤展回来了,明天应该就能到了。”景宸说,在接到景色出现危险的第一时间,他就派人去将孤展给叫了回来。

    “北冥随风,我和你说这么多,不过是想告诉你,景色为了你,真的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她不欠你什么。”景宸知道北冥随风心里还有疙瘩。

    北冥随风沉默着没有说话,忽然间抬头看向景宸,“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景色五年前要离开。”

    “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开口吗?为什么宁愿受这么多的委屈,都要离开?”

    景宸将头转向一边,不去看北冥随风,“这个问题,我还是那句话,等景色亲自告诉你。”

    北冥随风气急,一拳打在了墙上,对于床上的女人又是心痛又是无奈。

    同时病房外,转角处,松果宝贝趴在季念的背上,无声的哭着,眼泪不停的流着。

    他在出了病房的时候,就拜托季念不要离开,听听景宸和北冥随风的对话,果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原来妈咪如今会这样,都是因为他,要不是妈咪强行保住他,就不会受这样的哭。

    松果宝贝,小心脏痛的一抽一抽的,他的妈咪,原来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呜呜呜,季念姨婆都是松果宝贝的不好,害的妈咪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等到季念抱着松果宝贝走远了之后,松果宝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圈住季念的脖子。

    季念听了景宸的回忆,心里也很是不好受,原来,景色受了这般大的委屈,她不知道景色当时是抱有多大的信念才生下了松果宝贝。

    原来,在他们各自成长的那些年,都为了成长,付出过代价。

    季念无奈的看着自己怀里哭的不能自己的松果宝贝,跟松果宝贝相处了这么久,也了解了松果宝贝的性子,松果宝贝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哭鼻子的孩子,现在哭的这么的伤心,真的是心痛自己的母亲。

    “好了,松果宝贝,不要哭了,再哭有什么用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季念不会安慰人,随意的开口。

    松果宝贝不理会季念的话,只是一个劲的在季念的怀里哭着。

    他心好痛,好心痛自己的亲亲妈咪,要不是自己,妈咪现在一定不会受这些委屈。

    想到这里,松果宝贝给了自己两巴掌,季念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原本粉嫩嫩的小脸,现在红肿一片,可见松果宝贝刚才下手有多恨。

    季念心疼的肝疼,摸着松果宝贝的小脸,一脸紧张的开口,“松果宝贝,你这是干嘛?玩自虐啊。”

    “季念姨婆,都是松果宝贝的错,才害的妈咪受伤,那么的委屈。”松果宝贝长长的睫毛上边还挂着几滴泪珠。

    再配上松果宝贝那张粉嘟嘟的小脸,真是,怎么看怎么惹人心疼。

    季念拥住松果宝贝,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巾替松果宝贝小心的擦去脸上的泪珠,还有鼻涕。

    “这怎么能够怪你呢?松果宝贝,你那时候,也还在景色的肚子里啊。”季念说。

    刚才真不应该允了松果宝贝的话,陪着松果宝贝在门口做出偷听墙角的事情。

    要不,干脆,将松果宝贝催眠算了,这样正好,松果宝贝也不会记得景宸和北冥随风说的话,还是跟以前一样,无忧无虑的多好啊。

    松果宝贝忽然意识到季念的想法,挂着眼泪,抬头看了一眼季念,“季念姨婆,你是不是想要催眠我?”

    季念干笑两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于自己的阴谋被拆穿之后,心情不是一般的不好。

    “松果宝贝,你想哪里去了,姨婆怎么可能会想要催眠你呢。”季念柔和的摸了摸松果宝贝的头发。

    “松果宝贝,你听姨婆说,你妈咪为了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就是希望你过的好好的,活得好好的对不对?”季念柔声的开口。

    松果宝贝哭丧着脸,点点头,妈咪,忍受了这么大的苦难,为的就是生下他,现在他不会让妈咪失望的。

    “季念姨婆,那我应该怎么做,接下去?”松果宝贝问季念。

    他现在开始迷茫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听姨婆的,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听到过,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松果宝贝不希望让妈咪伤心对不对?”季念对松果宝贝说。

    要是被景宸还有北冥随风知道,自己和松果宝贝在外边听完了他们的话,一定会疯狂的灭了自己的,所以只能当做从没有来过这里,也没有听到过景宸和北冥随风说的话。

    “好,姨婆我听你的。”松果宝贝点点头,“姨婆,妈咪会没有事情的对吗?”

    松糕宝贝紧张的看着季念,他现在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景色的身体问题。

    “会没事的,有孤展在,不会出多大的问题的,松果宝贝,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可千万别景色好了,你又给倒下。

    松果宝贝点点头,“好,季念姨婆,我听你的,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季念这才笑笑,蹲下身子抱起松果宝贝,一步一步的朝医院外边走去。

    季念满脸的怜惜,可惜松果宝贝并没有看见,季念想,景色这是不后悔的吧,不后悔生下这么一个活泼又可爱的孩子。

    季念抱着松果宝贝刚走出医院的时候,就看见楚墨急急的走过来。

    季念的眼神一暗,他不是去找他的小青梅去了吗?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

    “念念,重不重,要不要我来抱?”说着楚墨就想要伸手去接松果宝贝。

    季念抱着松果宝贝转了一个身,避开楚墨的手,“别,我抱得动不需要你。”

    楚墨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眼里闪过很快的黯然,他的季念,还是不愿意理他。    “念念,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还是我来抱着松果宝贝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