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孤展放开景宸,高冷的起身,将手插在裤兜里边,“行了,景色做了什么决定的话,告诉我就好,真是上辈子欠你们兄妹的。”

    景宸淡笑不说话,随即想到病房里的景色,一股浓郁的担忧涌了上来。

    当景色从昏睡中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景宸守在自己的床边,景色动了一下手指,痛的呻吟一声,景宸立马朝景色看去,见到景色已经醒了过来,眼底一阵狂喜。

    景色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自己独自里的孩子,伸手朝肚子摸去,摸到一点点的凸起,才松口气。

    景宸急忙开口,“色色,你别乱动,放心,孩子还在,你和北冥随风的孩子还在。”

    景色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手紧紧的抓着被单。

    “哥哥,呜呜呜。”景色哭出声。

    景宸心痛的抱住景色,伸手擦去景色脸上的泪珠,“有哥哥在,什么事情都能过去的,谁也不能欺负你。”

    “哥哥,我好怕你出事情,妈咪出事情了,我怕你也出事。”景色一直以来的坚强,在这一刻化为了泡影。

    景宸紧紧的搂住景色,给她最大的安全感,“色色,都是哥哥不好,要不是哥哥,你”

    “哥哥,不怪你。”景色流着泪摇头,这一切怎么能够怪她哥哥呢?

    景宸叹了口气,良久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景色。

    “色色,有一件事情,哥哥必须要和你说,至于做什么决定就要看你的了,哥哥不会替你做决定,也不能替你做决定。”景宸认真的看着景色。

    “你身上中的毒,只有拿掉你的孩子,才能救你”景宸说。

    景色痛苦的捂起耳朵,不愿意听景宸说话,她怎么能够,拿掉她的孩子?这件事情她做不出,也不会做。

    “色色,你听我说完,现在还有另一种办法,只是危险性比较大。”景宸将景色的手掰开,严肃的开口。

    景色满脸希翼的看着景宸,激动的抓住景宸的胳膊,“哥哥,你说,还有办法?是不是那个办法能够保住我的孩子?”

    景宸点点头,“对,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孤展说,那药可能会有后遗症。”

    景色着急的开口,“什么后遗症。”    “那药还没有人实验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后遗症,但是听孤展预估,有可能是孩子是畸形儿,有可能两种毒在你体内相撞,改变你的体质,总之后果很多,但是具体是哪一种就不得而知了。”景宸

    将孤展对他说的,都告诉了景色,然后,景色要怎么选择就看景色的了。

    作为哥哥,他自然选择保险万无一失的第一种,让景色拿掉孩子,只不过,显然这个办法,景色是拒绝的,既然这样的话,也只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景宸每说一句,景色的面色就苍白一分,“畸形儿?”

    景宸点对,“对,有畸形儿的概率在,所以景色,你要想清楚了,如果决定了的话,就没有后悔的路可以走了。”

    景色低垂着脑袋,一抹决绝从眼底划过,“哥哥,我决定了,不管未来如何,这个孩子我要定了。”

    就算他是畸形儿,她也会陪着这个孩子,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

    “色色,你真的想清楚了?”景宸再三的反复确认。

    “对,哥哥,我想清楚了,你也不要再劝我了,我要救这个孩子,我要这个孩子好好的活着。”景色一脸的倔强,紧紧的咬着下嘴唇。

    景宸叹口气,“色色,哥哥不是要劝你,哥哥是怕你后悔啊。”

    景色淡漠的摇头,“哥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后悔的,如果,今天放弃了这个孩子,那我才是真的回后悔,而且,不是说了是有几率吗?那就证明还有机会的,既然有机会那么我一定要去试一试。”

    景色说完之后,小心的抬头看了眼景宸,“哥哥,你会支持我的是吗?”

    景宸苦笑着看着景色,景色都这么说了,他不支持又能怎么办,“色色,哥哥只要你不为今天所做的决定而后悔。”

    景色决然的看着景宸,“我不会后悔的。”

    景宸背对着北冥随风,这些过去很久的记忆再次被挖掘出来,就像是昨日发生的事情一样。

    “所以,那药的后遗症就是景色体质发生了改变?产生了一种新的毒药?”北冥随风干裂着嘴唇。

    浑身一动不动的,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的色色受过这样子的苦。    “对,没错,色色的身体就是在生下松果宝贝之后,才发现有问题的。”景宸点头,“那时候,松果宝贝生下来,就被孤展带去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检查结果表示,松果宝贝很健康,没有任何的问题,我

    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谁知道,在松果宝贝满月之后,景色的身体,忽然急速的下降,先是连着发了三天的高烧,醒来之后,痛觉神经加强了许多,正常人扎一根针的痛,景色承受的却是十根针的痛,这也不算什么,可怕

    的是景色经常的浑身疼痛,从心胸到脑子。”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北冥随风红着眼,看着景宸。

    难怪,景色只要碰撞到一边,肌肤上就会出现夸张的伤口。

    “没有办法,就是孤展也没有办法彻底的根治,能做的就是不断的抑制。”景宸叹了口气。

    到了后边,就是抑制都困难了,再怎么治疗,景色还是会痛的死去活来,普通的医生普通的仪器根本没有办法检查出景色身上的病症。

    “景色在回国之前,孤展为了不让她心里有太多的压力,就告诉她,她身上的后遗症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痛觉神经这个问题了。”这是他和孤展商量的结果。    “孤展之后又研究出了能够短暂的控制景色身上毒性的药物,将它提炼成了香水,只要景色每天喷点在身上,就会起到一点微弱的效果。”谁知道他再三叮嘱,景色居然都没有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