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哥哥在,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景宸小心的安抚着景色。

    景色的情绪在景宸的安抚下,果然渐渐的平静下来。

    众人刚想松一口气,就见景色捂着肚子,脸色迅速变的惨白,没有丝毫的血色,“痛,好痛。”

    景色只觉得身下一阵湿濡,低头望去,只见裤子上,染上了血迹,“孩子。”

    说完便头一歪,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景宸心中猛的一跳,连忙晃动景色,“色色,色色你怎么了,快醒醒。”

    景宸也见到了景色身下的血迹,不安的朝孤展看去,“怎么办,你快说啊,怎么办。”

    孤展紧紧的皱着眉头,对于景宸的怒吼,他表示十分的不满,“吼什么吼啊,快将她放到手术台上去,再迟不要说孩子了,就是大人都得出事。”

    景宸听了孤展的话,急忙抱起景色跑向手术台,将景色小心的放上手术台。

    “你们先出去。”孤展戴上口罩,对周边的人说,一边忙着给景色检查各种数据。

    景宸死死的守在景色的身边,就是不肯离去,还是被楚墨给拖了出去,景宸原本想要反抗,可是无奈,身上刚动了手术,伤口初愈根本不是楚墨的对手,只得被楚墨硬生生的给拽了出去。

    “闭嘴,你会打扰孤展给景色做手术的,还想不想她活了。”楚墨见景宸想要说话,连忙伸手捂住景宸的嘴,在景宸的耳边吼道。

    景宸被楚墨拖到了手术室外边,楚墨才松开景宸。

    “景宸哥哥,色色怎么样了?”西米从走廊的另一头跑过来,喘着气问景宸。

    景宸沉默的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西米只听说景色怀孕了,又得知景色不能留下孩子,对于中间的过程一无所知,见到景宸的样子,就知道景色的情况很不好,于是沉默的陪在景宸的身边,等着手术室里的消息。

    不知过了多久,孤展才从手术室里出来,疲惫的看着众人,揉了揉眉心。

    “怎么样了。”景宸焦急的抓着孤展的手,开口问道,其余人也用紧张的目光看着孤展。

    “病毒控制住了,现在已经暂时没事了。”孤展说。

    景宸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点点头,倒退了几步,一个无力,直接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等等,那孩子呢?

    景宸忽然想起孩子这件事情,又从座位上弹起来,抓住孤展,“那孩子呢?”

    孤展弹开景宸抓住他的手,没好气的开口,“孩子还留着。”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我师父研究过一味药,可以保住景色肚子里的孩子。”孤展说。

    景宸狂喜的看着孤展,“这么说,色色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有救了?”

    如果能够这样再好不过,让景色接受失去孩子的这个消息,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先别高兴,我话还没说完,药物,有弊端也有利。”孤展慢慢的开口,“那个药是能救景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错,但是景色承受的痛苦将会很大,是药都有一定的副作用。”

    景宸着急的问,“那,副作用是什么?又要承受怎么样的痛苦?”

    “副作用是什么我不也不清楚,可能是肚子里的孩子先天畸形,也有可能景色的体质发生变化,更坏的就是两种毒在一起产生了另一种毒。”孤展说。

    这个药也可以称作毒药,反正他没有试过,只是很小的时候,听师父讲过那么一回,之后便忘记了,刚才在里面手术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了的。

    “还有啊,用药之后,景色这个十月怀胎都会很痛苦,至于怎么痛苦我也不能保证,还有就是生孩子的时候,也会发生危险,反正我话说到这里了,要用不用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孤展说。

    所有人听孤展说完之后都沉默了,听孤展说来,这个毒药带给景色的危险性似乎更大,但是也有一定的几率可以一起都安安全全的活下来。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景宸,景宸沉默的不说话,他并不能替景色决定这件事情。

    良久,景宸吐出一口浊气,“景色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等她醒来的时候,问问她的意见吧。”

    景宸刚说完,西米就忍不住开口,“景宸哥哥,你有没有搞错,别的事情惯着景色也就算了,这种生命悠关的事情,能够揉容着景色乱来吗?”

    景宸轻描淡写的瞟了一眼西米,“那不然呢?替景色决定这个孩子的去留?让她永远活在内疚中?”

    “等到景色醒了,再做决定吧,不管景色如何决定,我都支持她。”这是景宸的态度,宠溺景色无下限,哪怕景色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西米气结,干脆转身不去看景宸。

    景宸突然间用手捂着刀口处,痛的呻吟了一声,西米急忙转身,扶助景宸,“哎,景宸哥哥,你快坐下,你的身体还咩有好。”

    孤展慢慢的上前看着景宸,“我说你,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吗?”

    景宸冷笑一声,“我要是再不来,我的外甥就要被你们谋杀了,孤展,你那个特效药还有没有。”

    景宸面色苍白的开口。

    孤展对着景宸翻了一个白眼,“有也不给你,特效药只能用两回,你已经没用了。”

    孤展一屁股坐到景宸的身边,“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们兄妹的呀,老本都掏给你们了。”

    孤展从衣袋里掏出一**药,小心的倒了两颗递给景宸。

    景宸失笑一声,接过孤展手中的药,道了声谢,便吞了下去。

    休息了一会,景宸的面色渐渐的恢复了红润,孤展才抓过景宸的手,把了一下脉。

    “嗯,恢复的不错,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好的彻底了,恭喜。”

    “这还真是要多谢孤医生的妙手回春。”景宸笑道。    西米在一边看着奇怪,为什么从两人之间的对话来看,这两个人似乎是旧相识?可是之前也没听过两人认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