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景色醒来之后,一切都已经木已成舟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别过来。”景色听了孤展的话,将刀子死死的抵在自己的脖子处,防备的看着孤展。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还没有来这个世界好好的看看,他的父亲还不知道他的存在。”景色知道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忍不住哀求道。

    孤展也是很无奈,景色身上的毒,只有打了孩子,才有体能接受接下来的治疗,若是孩子一直在,那么景色根本无法展开接下去的治疗,不止如此,这个孩子景色的身体根本无法负担。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楚墨在外边听到里边的动静,急急的跑进来,一进来就看见景色跪在地上,孤展一脸傲然的模样。

    “喏,你的病人,不愿意接受我的治疗。”孤展用下巴点了一下景色。

    楚墨连忙蹲下身子扶起景色,却被景色推开,“别碰我,你们都别碰我。”

    “景色,现在只有孤展能够救你,你怎么不让他救?”楚墨看着景色的眼神也很是痛苦。

    要不是他太自负了,景色也不会出事情,景色的孩子也不会保不住,虽然和景色交集不深,但是楚墨还是很愧疚。

    楚墨想到这里忍不住摇头,嘲讽自己,多少人自己的手中失去过生命,他也没有动容过,今天居然会为了景色涌起内疚感。

    难道是因为景色很像季念的缘故吗?

    “我要我的孩子。”景色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若是没了这个孩子,她还有什么脸面见北冥随风,倒不如陪着孩子一起死。

    她想,她死了,除了哥哥会伤心,其他人都会如意吧,呵呵,真是可悲,自己的仇还没有报,倒是要先死了。

    “景色,孩子以后还能有,你的命比什么都重要。”楚墨固执了,直接对着孤展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下景色,至于景色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忽略不计。”

    “行了,把人交给我吧,你出去吧。”孤展懒懒的对楚墨说,反正没有孩子在,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回景色。

    在听到楚墨说放弃孩子的话,之后,景色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离楚墨远了些距离,重新将刀子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们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就和孩子同归于尽。”景色脸上一片决然,带着赴死的决心。

    楚墨被景色的这一手给吓了一跳,连忙对着孤展开口,“你还站着干嘛,还不快点想想办法,真想看她死不成啊。”

    孤展白了楚墨一眼,“你放心,这个手术刀并不是很锋利,只要留一口气,我就能救活她。”

    景色听了之后,手中一动,手术刀跌落到地面,苦笑一声,最后还是保不住这个孩子吗?

    “将她扶到手术台上去吧。”孤展对着站在一边的护士说道。

    护士抹了一把眼泪,应了一声,走到景色的身边,伸手去扶景色,景色就着护士的手趴在地上,“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他,求你们,求求你们了。”

    “呜呜呜呜,那是我的孩子,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景色哭出声音,满脸的悲伤。

    脖子上的伤口处,血流到了景色的衣服上,看着甚是吓人。

    “怎么办?”护士不忍心去逼迫景色,扭头问楚墨。

    楚墨喉结滚动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他不想伤害景色,但是不拿掉孩子的话,景色必定活不了。

    楚墨这辈子都没这么纠结过,将纠结都给了今天。

    “别看我,这人是你让我救的,反正我话在这,没有孩子,这人我百分百将你救活,有了孩子,一切都是未知数。”孤展见楚墨的视线飘过来,连忙罢手。

    “知道指望不上你。”楚墨没好气的开口,孤展就是一个沉迷医术的大呆瓜,你跟他讲人情道理,倒不如去和一块木头去讲。

    “现在怎么样啊,是做还是不做。”孤展对于景色身上的毒十分的好奇,他还是希望可以解一下的,但是明显,现在景色并不让人碰她。

    “这毒,还能拖多久?”楚墨问孤展。

    他一个大男人也做不出这种逼迫人家女人的事情,能拖最好,让叶青来好好劝劝景色,毕竟两个女人之间好说话一些。

    孤展看了眼表,“现在不是毒能拖多久的问题,而是孩子在母体里面待越久,吸的毒就越多,这毒很怪异,容易发生变化,随时都有可能毒发。”

    楚墨额头冒出细细的汗水,对护士说,“快去看看,叶青来了没有,来了让她立马进来。”

    护士应了一声,急急的跑出去。

    景色虚弱的趴在地上,在自己即将没有意识的时候就掐自己一把,让自己随时保持清醒。

    景色的另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肚子。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景色迷离着眼神,嘴里反反复复念着的都是这几句话。

    景宸进来见到的场景就是景色这副虚弱的模样,景宸心中猛地一痛,不管不顾的上前,抱住景色。

    景色抬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人,虚弱的笑了一下,“哥哥,你来了。”

    景宸在景色喊出哥哥的时候忍不住泪如雨下,“对,哥哥来了,哥哥来晚了,害的色色受苦了。”

    “哥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好不好,不要让他们伤害我的孩子,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一个孩子了。”在最亲的人的面前,景色不用假装坚强,将自己的脆弱完全的暴露在了景宸的面前。

    景色像小时候一样,受了委屈,在景宸的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好,有哥哥在,没有人能够伤害色色?嗯?”景宸在景色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景宸看着自己一向活力四射的妹妹,此刻虚弱的在自己的怀里的模样,一颗心痛的不能呼吸。    “哥哥,我好害怕,呜呜呜呜。”景色将脑袋埋在景宸的怀里,放肆的哭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