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说了,你们能不能不把我当小孩子呀,我长大了。”松果宝贝气鼓鼓的开口。

    季念无奈了,看向景宸,希望他能想办法劝劝松果宝贝。

    景宸从小看着松果宝贝长大,知道,松果宝贝的性子,既然松果宝贝想要知道,那么他一定要知道,就是他也劝不了。

    北冥随风就在这时,出声,“松果宝贝,听爹地的话,让季念带你先回去。”

    松果宝贝想哭了,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一个两个都想要他离开,这是他最爱的妈咪,现在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息的模样,他怎么舍得离开。

    “爹地,我不离开,我要守着妈咪。”松果宝贝生气了,鼓着腮帮子冲着北冥随风吼了一句。

    “乖,你先离开吧,这里有爹地在,你妈咪不会出事情的。”北冥随风加重了些语气。

    见松果宝贝还要抵抗,又软了语气,“有爹地在,出了事情爹地扛着。”

    松果宝贝眼眶有些湿润,他从心底里知道,爹地现在肯定也不是很好受,松果宝贝虽然很想陪妈咪,但是还是乖乖的点了头,听了北冥随风的话,让季念抱着他离开。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松果宝贝对着北冥随风千叮咛万嘱咐,妈咪醒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来叫他。

    北冥随风满口答应下来,松果宝贝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季念离开,离开的时候,下巴还搁浅在季念的肩膀上,眼睛一直看向景色。

    一直到松果宝贝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北冥随风这才看向景宸。

    “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景色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身体疼痛。”北冥随风的目光一直盯着景宸,不错过景宸脸上任何的细微的表情。

    “说起来,还真是复杂的一切事情。”景宸嘴角露出苦笑。

    这一刻他也迷茫了,到底该不该告诉北冥随风,景色为何会体质发生变化的事情。

    “你愿意等的话,不妨等景色醒了,让她亲自告诉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景宸说。

    景宸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冥随风粗暴的打断,“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我现在就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景宸沉默了片刻,心里纠结了一番还是决定遵照景色的意见,要是没有景色的同意,他不会说的。

    “这个,还是遵循景色的意见,我才能告诉你。”景宸说。

    在北冥随风喷火的眼睛中,景宸又说,“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景色发生这样的事情,原因因为你,也因为松果宝贝。”

    北冥随风不解的看向景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过去的五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你不愿意告诉我前因后果,但是请你告诉我景色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以后时不时都会疼痛,要怎么医治。”

    北冥随风悲哀的看着景宸,“请你告诉我。”

    景宸被北冥随风所表现出来的弱卑微给震撼了,北冥随风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不曾这般的向人低过头,景宸承认,在这一刻,他心软了,心软的一塌糊涂。

    景宸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景色,决定还是告诉北冥随风一些事情,不然,一个人背负太多,真的是太辛苦了。

    景色已经够辛苦的了,是需要一个人好好的分担一下。

    “事情要从五年前说起,时间有限我也只能长话短说。”景宸在心底叹了口气,就算是景色醒来恨他他也认了。    “五年前,景色跟我一起去了国外,由于一些原因被叶青绑了,幸好也是被叶青绑了。景色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怀了松果宝贝,跟着叶青上蹿下跳,东躲西藏,叶青躲得是追她的人,景色躲得则是要杀她的人,叶青和景色发生了几次危险,才躲过了那些人的追杀,景色也是那时候跟着叶青进入s组织的,那时候s组织还没有现在这么稳定,还是很杂乱的,你应该知道的。”景宸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一眼

    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幅度很小的点了一下脑袋,确实,他是知道的,五年前的s组织有多混乱,那时候s组织不仅有楚墨,还有另一个人物楚离,楚离一心想要争夺s组织,为了扩大s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因

    为他的狠毒,纵使有人对他有异心,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乖乖的为他卖命做事。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楚墨突然间有了神助攻一样,打败了楚离,收了他手里的势力,这才有了现在的s组织。

    若是景色在当时很混乱的时候,就在s组织里边,那景色的处境甚是危险,一想到这里,北冥随风脸上都白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景色。    “就如你所想,景色当时的处境很不好,因为外边追杀景色的人太多,景色才留在了s组织,当然,景色是楚墨这边的。楚离一直想方设法想要打到楚墨,无意间知道景色之后,便将景色的行踪卖给了想要杀害景色的人,想借他们的手,杀了楚墨,景色和楚墨纵使再也防备,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再一次外出的时候,楚离联合那一伙人一同追杀景色还有楚墨。在抓到景色的时候,怕出现意外给景色吃

    了一颗药,后来景色在半路的时候,跳入水里,才逃脱出来,楚墨救景色的时候,才发现景色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景宸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就还心有余悸。

    当时的危险程度,光听描述的就知道有多么的危险,何况景色肚子里还有一个松果宝贝。

    “景色身体原因就是因为那颗药?”北冥随风神色低落的问,原来,景色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受了那么多的苦。

    “是,也不是。”景宸继续说,“景色被救的时候因为怀了松果宝贝,所以,想要活下去只有拿掉松果宝贝。”    一个孩子,在还不知道他来临的时候,就要失去他,可见是多么痛苦的,景色自然不愿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