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妈咪快跑:邪魅爹地找上门最新章节!

    “也谈不上放弃吧,就是感觉真的累了,不想动了。”景色回想起当时的感觉,还是失落占了大多数。

    因为北冥随风给了她希望,当希望变成绝望,这阵落差,她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疯子,快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有意思的啊?”景色想起这个问题,好奇的凑近北冥随风笑嘻嘻的开口。

    北冥随风难得,脸颊泛起了红光,“以后再告诉你。”

    这个秘密,北冥随风准备等到求婚的再告诉景色,他想给景色一个惊喜。

    景色踩上看台,对着下边的北冥随风说,“疯子,我要下来了,你借住我哈。”

    北冥随风笑着紧紧的握着景色的手,“放心跳吧,有我在下面接着你。”

    景色哈哈一笑,从看台上边一跃而下,轻松的扑进北冥随风的怀里,北冥随风轻巧的抓住景色的手,将景色拥进怀里。

    “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不要做了,除非我在场。”北冥随风一脸严肃的看着景色。

    有他在他能护着景色的安全,别人,他还真不敢保证,也不能去冒那个危险。

    景色点点头,“知道了,除了你,我不会全心全意的相信别人的。”

    “包括景宸?”北冥随风酸溜溜的开口,哼,在景色心中,景宸比他要来的信任的多。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她家的北冥随风真的是太可爱了,就连这样子的醋都要吃。

    “疯子,不是吧,你连我哥哥的醋都要吃?”景色故意张大嘴巴,夸张的开口。

    北冥随风不置一词的点头,“对,只要是个男的。”

    景色正想说话,忽然胸口一阵疼痛,景色下意识的按住胸口,面色难看了一下。

    北冥随风敏锐的开口,“色色,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景色摇头,“刚才就是那么一下子,没事的,你也不要太紧张了。”

    北冥随风细细的盯着景色瞧了一番,确定她没事情了,才松口气,“色色,有什么不舒服要及时说出来,可千万不要憋在心里面。”

    “知道了,我的管家公。”景色笑了几声。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下次再来好好逛逛,我们直接回我们的家?”北冥随风询问景色的意见。

    “嗯,好啊,先去把松果宝贝一起接回来吧。”景色对于住哪倒是没有那么的所谓。

    哦,对了,说到这个住哪,就要想起无家可归的景松。

    景松私下里,找过律师来咨询过,几乎所有的律师都告诉他,景宅现在是景宸的,想要要回来的几率可以说是百分之零。

    现在景松就在期待景宸能够憋不住气自己来找他,景松的骨子里还是有点保守的,在他看来,景宅比景盛集团还要重要一点点。    “接松果宝贝?不用了吧,让松果宝贝晚上在季家再待一个晚上,这要是晚上去接说不好松果宝贝都已经睡觉了,我们还是明天去接吧。”好不容易可以和景色来个二人世界,他晚上还想好好发挥发挥,

    自然不想有个电灯泡跟过来。

    景色张大了嘴,没想到北冥随风居然这么说,这要是松果宝贝听到指不定要怎么抱怨北冥随风呢。

    “晚上去接吧,松果宝贝还是孩子,怎么能够和大人分开。”景色说。

    北冥随风拗不过景色,只好同意了景色的话,晚上就将松果宝贝接回家。

    往回走的路上,景色的胸口时不时的就要抽痛一下,不止如此就连脑袋会一阵阵的抽痛。

    “色色,怎么了?你狠不舒服吗?”北冥随风察觉到景色的不对劲,马上扶着景色问。

    景色只感觉胸口的刺痛越来越强烈了,不止如此,她的视线渐渐的看不清模糊。

    “疼……好疼……”景色单手捂着胸口,带着浓浓的哭音,这一股熟悉的感觉。

    “色色,哪里疼啊。”北冥随风急的脑门都冒出了诺达的冷汗。

    “疼,好疼。”景色用拳头敲击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的太疼了,不仅如此,还有嗡嗡嗡的东西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响着。

    “色色,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北冥随风心脏跳的厉害,一把抱起景色,就往外边跑去。

    景色的意识开始渐渐的迷离,她唯一能想到的字就是疼,胸口痛的厉害,头也痛的厉害。

    北冥随风一边跑步,一边低头看着景色的情况,就见景色鼻子还有耳朵处流血了。

    北冥随风心中狠狠的一颤,抱着景色,就开始加速,第一次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带景色来操场,偏偏又将车停在外边,万一景色出了什么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北冥随风跑到车的旁边,将景色放在副驾驶上,自己上了驾驶。

    “色色,你不会有事情的。”北冥随风见景色原本白里透红的脸颊,变的苍白,心中一阵刺痛。

    北冥随风将油门踩到底,一边拿出手机给司特助打电话,让他去医院安排下去。

    司特助接到电话的时候,正靠在沙发上眯眼休息,突然间接到了北冥随风十万火急的电话,吓了一个激灵,猛地就从沙发上坐起来。

    “总裁,你说什么?夫人出事了?”司特助一边说着,一边捞了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边冲。

    不断的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夫人只是虚惊一场,没有太大的事情。

    北冥随风挂了电话之后,又打给了其他人,发现其他人的手机要么关机要么占着线。

    北冥随风暗骂了一声,真是该死的,关键时刻找不到人,北冥随风干脆将手机丢在一边,加快了速度。

    “色色,坚持住。”北冥随风有空的时候,就会转头看一眼景色,只见景色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嘴唇惨白到没有一丝的颜色。

    紧紧的闭着双眼,嘴里无意识的说着话,北冥随风的一颗心都给纠到了一起。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人,突然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疼……”景色蜷缩在副驾驶,虚弱的呻吟了一声。    北冥随风咬牙,将油门踩到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