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西米一样无语的还有一同傻在原地的胖子,景色不是说要和她一起放弃跑步的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其他人怎么想和景色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景色眼里心里只有北冥随风一个人的存在。

    哈哈,她就说嘛,北冥随风怎么可能会欺骗她呢,这不是来看她跑步了吗。

    当体育老师都对景色处于无奈放弃的状态时,就看到景色好像上了发条,打了鸡血一样,一路跑过来,体育老师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高涨起来。

    体育老师看了一眼腕表,还有二十秒,只要景色能在这二十秒里面跑到终点就及格了。

    体育老师的一颗心随着景色的步伐,跳跃到了极致,只要景色过了,他的合格率就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当然体育老师已经将胖子放弃了。

    即便是很酸很累,景色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既然北冥随风都做到了承诺,她自然也要信守承诺。

    景色使出吃奶的劲,一个劲的往前冲,在最后两秒的时候,景色跨过了终点线,体育老师没忍住,兴奋的尖叫了一声。

    体育老师正想张开双臂去迎接景色,谁知景色从他的身侧绕了过去,扑进了北冥随风的怀里。

    体育老师当时的内心是极度崩溃的,当然,在触及到北冥随风那张冷漠的脸的时候,体育老师极为没出息的遁了。

    他不敢惹北冥随风不痛快,他承认自己惹不起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被景色撞的后退了几步,发出了一声闷哼。

    “北冥随风,你怎么来的那么晚啊。”景色抓住北冥随风胸口的衣服,一脸委屈的开口。

    “有点事情。”北冥随风无视身边众人暧昧的神情,任由景色抓住他的衣服。

    西米识趣的从两人的身边绕开,她可不想去当电灯泡。

    北冥随风想了想,从衣袋里摸出一颗糖递给景色,“喏,给你的。”

    景色一脸被雷劈了模样,呆呆的看着北冥随风手中的一颗糖,嗯,貌似还是一颗奶糖。

    “给我的?”景色不确定的开口,这糖是拿来哄小孩子的吧。

    “嗯。”北冥随风僵着脸,将奶糖递给景色,“奖励你顺利的通过了体育测试。”

    景色发了一会呆,实在看不出北冥随风居然会随身携带奶糖。

    北冥随风见景色久久不伸手拿糖,一脸懊恼的模样,“不要就算了。”

    说着,就要收回去,景色赶紧从北冥随风的手里夺过那颗奶糖,笑嘻嘻的开口,“北冥随风,你好可爱,居然会送人奶糖,这是哄小娃娃的吧。”

    北冥随风的脸色变来变去,他只不过是昨晚的时候,问了一句小白,奖励女孩子送什么比较好,小白告诉他说是送奶糖比较好。

    可是看现在这个情形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景色还笑他来着,看他回去还不将小白好好收拾一顿。

    景色可没有北冥随风想的那么多,剥了糖就扔进嘴里。

    “走吧。”北冥随风见操场马上就要开始下一场测试了,对景色说。

    北冥随风松开景色的手,转身走了几步,发现景色没有追上来,于是转身看了眼景色,只见景色还站在原地,苦着小脸看着他。

    “怎么了?”北冥随风皱着眉头,走到景色的面前,问景色。

    “我腿软了,走不了。”景色想要走路的时候,才发现,刚才冲刺用力过猛,现在根本腿软的走不了路。

    北冥随风朝景色的腿看去,见到景色两只腿一直颤抖着。

    北冥随风无奈的叹气,一个打横,抱起了景色,景色只感觉一阵眩晕,接着就发现北冥随风公主抱着自己。

    景色喜笑颜开的抱着北冥书房的胳膊,这要是没记错的话,是北冥随风第三次公主抱她了嘿嘿。

    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还真是好笑的紧。

    北冥随风牵着景色的手,在月光下,一圈圈的绕着操场走着。

    “疯子,你是怎么想的呀,拿一颗奶糖来哄女孩子。”景色失笑出声。

    北冥随风的面色一闪而过的窘迫,“咳,小白说的,你们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

    景色了然的点点头,难怪,要是北冥随风自己,绝对想不出要送女孩子糖果这件事情。

    其实当时小白跟北冥随风说的并不是送女孩子糖,而是说的,送女孩子“甜”的东西,这个甜,小白当时还特地打了双引号,只是北冥随风自己会错意了而已。

    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小白还无缘无故的被北冥随风给操练了一番。

    “疯子,你那时是不是就对我有意思了啊。”景色忽然开口问身边的北冥随风。

    一开始或许并不那么了解北冥随风,但是后来的接触过程中,景色知道,要不是因为北冥随风在乎,北冥随风根本不会花这么多的时间来陪她磨蹭,最后还赶来看她的体育测评。

    “我以为,我做的很明显。”北冥随风对这件事情供认不讳。

    他要不是因为在乎景色,怎么会每天都陪景色去跑步,最后在体育测评的时候,冒着生命危险,从北冥思政下的任务中,冒险脱身。

    当时赶去学校的路上,北冥随风真的可以说是在用生命开车,赶路了,害怕自己赶不到,会看到景色失望的眼神。

    信号的时候,在最后的时刻他赶上了,但是却遇上了让他吐血的一幕,景色居然就这么坐在地上,准备放弃这场测评。

    如果放弃的话,就相当于是放弃了前段时间的训练,还好最后景色没有让她失望奋力冲了上来,在最后的时刻跨过了终点线。

    想到这里北冥随风伸出一根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景色的脑门,“还好意思提这件事情,当时是不是我不来,你就准备放弃了啊。”

    景色的额头被北冥随风戳的有个红印子,北冥随风皱着眉头伸出手擦了擦那个红印子。    他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啊,怎么就会有个红印呢,景色的皮肤真是嫩的可以,北冥随风懊恼不该下手这么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