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把你的手给我。”北冥随风对着景色伸出手。

    景色不解的看着北冥随风,虽然是疑惑,还是顺从的将手放到了北冥随风的手里。

    北冥随风握着软软小小的手,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这一抹浅笑正好被赶过来看看情况的西米看见。

    西米忽然间觉得,其实这段时间,并不是景色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西米看了一会两人,便离开了,她想,她这个大电灯泡还是不要碍眼了。

    景色的手被北冥随风握着,一颗心,飞快的跳动着,这明明不是她和北冥随风的初次亲密接触,为什么一颗心会跳动的那么快呢。

    景色渐渐的忘记了自己身体劳累,这一件事情,任由北冥随风带着一圈圈的在操场上跑着。

    结束的时候,景色期待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明天你还来吗?”

    北冥随风淡漠的点了一下脑袋,然后从景色的书包上拿起西装外套,朝操场外边走去。

    路过教学楼的时候,北冥随风脚步一转,朝教学楼里边走去,西米见到了北冥随风的身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身就准备逃跑。

    北冥随风一挥衣服,阻止了西米的去路,紧紧的皱着脸,朝西米伸出了手,“拿来。”

    西米无辜的眨眨眼,一脸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什么拿来,你说什么?”

    “你拍的照片,拿来。”北冥随风冷冷的开口。

    西米小心脏一跳一跳的,天哪,这都是什么人啊,跑步的空档还有心思关注她拍照这件事情。

    西米小心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额,那个北冥随风同学,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照片?我不清楚啊。”

    “不要逼我对一个女人动手。”北冥随风说着,视线却是朝西米的背包里看去。

    西米的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了,北冥随风还真有脸说,不要逼他打一个女人,弄的他之前没打过一样。

    西米心一横,打算否认到底,“北冥随风同学,你真的是误会了,没有照片。”

    北冥随风不再和西米废话,直接伸手去夺西米手里的背包。

    西米一惊,一个转身,避免北冥随风夺走她的书包,还真是说动手就动手啊。

    哼,她西米也不是吃素的,上次败在北冥随风的手里说不定就是北冥随风的运气好而已。

    勇于斗阵的西米,在和北冥随风动手的那一刻,动手的意义就变了,从保护书包变成了,想要打败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也不因为西米是女人就对她手下留情,反而招招都是下了狠手,西米的斗志被北冥随风完全燃了起来。

    被北冥随风绊倒的一霎,西米也不让北冥随风好过,抓着北冥随风的腿,就想来个同归于尽,谁知道北冥随风的手掌撑着地,一个借力,直接将西米甩了出去。

    西米撞在了墙上,背后一阵疼痛,北冥随风站直身子,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居高临下的看着西米,“还打吗?”

    西米死命的摇晃着脑袋,“不打了不打了。”

    再打下去就是她蠢了,她承认了,北冥随风比她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她不是北冥随风的对手。

    西米干净利落的从书包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北冥随风,“就是随便拍拍的,没什么意思,你不要误会。”

    北冥随风接过照片,翻看了下照片,全都是他拉着景色在操场上奔跑的照片。

    西米的技术很好,几张简单的照片被她拍出了大片的既视感。

    几乎都是侧脸,背影,没有正脸,北冥随风将这几张照片放进衣袋里,“你的底盘太弱了。”

    说完,北冥随风就转身离开。

    西米眼见北冥随风离开,才彻底的瘫软在墙边,揉着生疼的胸口,真是该死的,北冥随风就不能有点绅士风度吗?下手这么的狠。

    还踹同一个地方,西米欲哭无泪的揉着胸口,肯定青了紫了,她好不容易摆脱小笼包的命运,可千万不要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景色找到西米的时候,正好看见西米龇牙咧嘴揉着胸口的画面,一时间画风都变了。

    “西米,你怎么躲这里了,害的我好找。”景色跑上去对西米说。

    “西米,你这是做什么?又嫌弃你的小笼包了。”景色一脸嫌弃的开口,坐到西米的身边。

    西米委屈的看着景色,“你家男人武力值太高,小人斗不过。”

    景色惊讶的长大嘴巴,“你又和北冥随风打架了?这回是为什么啊。”

    “先不说这个了,你帮我拍的照片呢?快拿出来,我的北冥随风一定很上镜。”景色想起之前交代西米的事情,兴致勃勃的朝西米开口。

    西米浑身抖动了一下,“那个,我是真的拍了,我发誓了,但是照片出现了点意外。”

    景色深吸一口气,食指颤抖的指着西米,“你说的意外该不会是你拍照片被北冥随风发现了吧?然后又被北冥随风拿走了吧。”

    西米一脸悲痛的看着景色,点点头,“确实如你所说,就是这样的。”

    “所以,你才和北冥随风打架?”景色问。

    西米再次沉重的点头,“是的,色色啊,你姐姐我真的尽力了,还是没能帮你守住照片,哎。”

    “色色啊,这么费劲偷拍干嘛,直接当面和他说不就好了?”西米想着,只要是景色开口的话,北冥随风应该不会拒绝的。

    “不行,你忘记了传闻,校报记者当时不小心拍到了北冥随风,就被转学了,北冥随风应该不喜欢拍照。”主要还是她不好意思开口。

    西米看着景色别扭的样子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真是够了,该害羞的时候不害羞,不该害羞的时候反倒扭捏起来了。

    “西米,你说,北冥随风会不会以为我是变态偷窥狂啊,才让你拍他的照片。”景色紧张的问西米。    这要是被误会了就不好了,人还没追到手,先把人吓跑了,这万一要是毁了在北冥随风心中的印象该怎么办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