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板娘担心他们还有事情要忙,加快了动作,很快的做好了四个手抓饼,让老板拿去给四名保镖。

    司特助看着每一个手抓饼都满满当当的样子,想到,老板娘一定在里面加了很多的料。

    这一家子本来情况就不怎么好过,又怎么能够白吃人家东西呢,司特助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趁夫妻两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将钱塞到小宝的身上,这钱就当做是买的那两个手抓饼。

    司特助手里握着手抓饼,赶紧起身告辞。

    “老公,你快看。”老板娘一不小心从小宝的衣服里面发现了这一张百元大钞。

    “既然人家给了,我们就收下吧。”老板对老板娘说,司特助还真的是好人,不仅帮他们救小宝,连吃手抓饼的钱都要还给他们。

    老板和老板娘从屋子里走出来想要再好好谢谢司特助的时候,外边已经没有了司特助和那四个保镖的人影,要不是老板娘手中的支票还存在,他们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刚才经历的,就是一场梦而已了。

    北冥随风牵着景色,慢慢的走在校园的小道里,听着景色絮絮叨叨的抱怨着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的过分。

    “疯子,你看,你最后还是我的。”景色想起,自己最开始追北冥随风的时候,对着北冥随风丢下的豪言壮语。

    北冥随风神情有些恍惚,耳边飘过景色对自己说的,“你最后一定会是我的人。”

    北冥随风噗嗤一声笑出声,“对,我是你的,一直都是你的。”

    景色笑出声,从手抓饼上撕了一块手抓饼,喂到北冥随风的嘴里。

    “疯子,这家手抓饼还是以前的味道,好吃吗?”景色一遍遍的重复闻着北冥随风这个问题。

    北冥随风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回答景色这个问题,“好吃。”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手抓饼,倒是也欢乐,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操场。

    操场对于景色来说,就是当初的噩梦,上边要测学生们的体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测体育。

    然后景色的班级,很光荣的就被抽中了,体育要测的无非也就那么几样,跑步,仰卧起坐,跳远各种。

    景色什么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八百米的体育跑步。

    这一次的体育测查对于学校来说又很重要,要求每一个学生都必须达标。

    景色就是想请假,学校都不准许,不行怎么办,一个字就是练。

    景色为了这件事情,还特地叮嘱西米,一定要督促她好好练习。

    西米倒是也很给力,每到课间休息的时候,就会拉着景色出去跑两圈,景色刚开始倒是兴致勃勃的跟着西米出去跑步,没跑几步,就累的不想跑,一直拖拉着。

    景色到现在还能西米,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吐槽自己的话,“景色,你要是能把追北冥随风的那点意志,拿到跑步上,你早就成功了。”

    好笑的是,她那时候还十分的赞同西米的话,苦着脸问西米,“为什么北冥随风提出的要求不是自己跑完这个八百米,就能当他的女朋友?”

    她还记得当时,西米震惊的看着自己,或许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脸皮的女人吧。

    到后来的时候,景色就是连操场都不愿意下去,看见操场就要想到八百米。    “景色,你给我起来,赶紧跟我一起去操场,你看看你,再懒下去像什么样子了?你的八百米还要不要过了?”当景色再一次放了西米的鸽子,懒洋洋的趴再桌子上的时候,西米冲到景色的面前,对着景

    色怒吼了一声。

    景色委屈的看着西米,“不是我不想去去练啊,而是我现在见到操场就腿软的紧啊。”

    西米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担心自己会被景色给气死。

    “快起来,你还想不想过了体育抽测了?”西米完全不听景色的话,固执的要将景色拉起来。

    景色死死的扒着桌子,任由西米喊着,就是不起来。

    那时候景色追北冥随风的事情,闹的整个学校的同学都知道,看好的有,更多的是看热闹。

    毕竟北冥随风冷冰冰的模样,她们见过,景色追了那么久,也没见北冥随风有变化。

    从门外进来,看见景色这么抗拒去操场的模样,一时间没忍住,说了一句,“景色,你不去操场吗?北冥随风就在操场练跑步啊。”

    景色原本还抱着课桌的手,听闻北冥随风在操场之后,唰的一下就放开了。

    北冥随风在操场跑步?她还没见过北冥随风运动的样子,一定很帅很帅,于是景色十分花痴的摇晃着西米的手,“西米,我们去操场看看北冥随风运动吧。”

    西米凉凉的白了一眼景色,实在受不了这个花痴女。

    当景色赶到操场的时候,操场上边除了北冥随风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景色非常惊讶自己所看的这一幕。

    要知道现在临近运动会,操场上从早上到晚上,无时无刻,都有人在训练着,像今天这样出现没有人的情景还是第一次见。

    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有北冥随风在,他们应该都遁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抵抗北冥随风冷气压。

    西米十分无奈的看着景色一路小跑到北冥随风的身边。

    “北冥随风,你也在锻炼吗?好巧。”景色笑着打招呼。

    下意识的朝西米看去,果然接收到了西米的大白眼,不过,她无所谓,只要能追到北冥随风,节操脸皮神马,对她来说都是浮云。

    “不巧,是我先来的。”北冥随风冷着声音和景色说。

    北冥随风的步子有些大,景色费了些力气,才追上北冥随风的步伐,“北冥随风,你今天怎么有兴趣来跑步?”

    这是很少见到的情况,别说操场了,就说北冥随风的身影都很少出现在校园里,不过最近见到的倒是挺多。

    “闲着无聊,下来跑跑步。”北冥随风难得会理会景色的话。    景色嘿嘿笑了几声,“是要跑步,锻炼身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