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安同意了顾忆锦留下来的举措。

    顾忆锦得意的站在旁边看向锦年初,她倒想看看,锦年初会怎么演那一场戏。

    景色让锦年初演的和顾忆锦演的是同一个片段。

    “导演,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锦年初浅笑道,对着林安说。

    “好,那就开始吧。”林安也想看看,锦年初,能有什么精彩的表演。

    只见锦年初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安盛,放手吧,就当做是我负了你。”

    锦年初没有给安盛伤心的氛围,一直是没心没肺的笑着,“安盛,以后娶一个贤惠的妻子,生一个漂亮的娃娃,忘记那个叫做乔一的姑娘。”

    又过了许久,乔一慢慢的转身,最后朝安盛灿烂的笑着,说道,“再见了,我的安盛。”

    转身走出几步之后才慢慢的收起笑容,一股绝望在眼底蔓延开来,便是如此,乔一的脊背依旧挺得很直,脚步依旧平缓的走着。

    全程锦年初都没有哭,只有笑和哀伤。

    顾忆锦看完之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很明显,自己比锦年初饰演的要完美一些。

    景色看完之后沉默了许久,良久才开口,“你为什么要这么演?和心爱的人分开,不是一件难过的事情吗?”

    正常人都会想着去哭,再怎么也不会笑着和安盛说分手。

    锦年初听了景色的疑问,笑着说,“因为乔一之前一直是大大咧咧的女生,乔一做事很决绝,她知道自己和安盛不会再有未来,也不愿耽误安盛,只有没心没肺的笑容,才能让安盛彻底的绝望。”

    何况,前边乔一有和安盛说过,以后不管谁要离开,一定要笑着说分手。

    锦年初可以说也是一个实打实的景皇迷,当时景皇写同色的时候,她就一直再追,不仅追,还会关注评论,当有人这样提议的时候,景皇有过评论,说自己备了两个版本,这一段内容。

    锦年初只是更倾向于后一个版本,便按照后一个版本演了出来。

    景色听了锦年初的话,也不说她对还是错,依旧和对顾忆锦说的一样,等通知。

    锦年初倒也不纠结,干净利落的弯腰拿起背包,对着评委席鞠了个躬,便转身走了出去。

    顾忆锦对此,也急急的追了上去。

    等两人离开之后,林安才看向景色,“景皇,看你的意思,好像是更偏向锦年初?”

    一开始林安也觉得顾忆锦演的最像乔一,可是后来看了锦年初的乔一,他似乎又觉得没心没肺的乔一,更符合剧本的设定。

    “对,我觉得锦年初,更适合我的乔一。”不说演技什么的,单单说是人品她就不喜欢顾忆锦。

    林安想着景色的话,紧紧的皱着眉头,顾忆锦和锦年初两人之间各有千秋,一时间要取舍,还真是有些困难。

    “这样吧,再考虑考虑吧。”林安干脆对景色提出了再考虑的决定。

    景色眉头皱着纠结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林安的话,林安比她专业,知道怎么选出角色,她凭借的不过是自己的感觉。

    结束之后,林安亲自将北冥随风和景色送到门口,一路上都是各种的感谢语,总结起来就是谢谢景皇和北冥随风,能在这么忙碌的时间,挤出时间来。

    北冥随风和林安也不废话,直接将景色塞上车,油门一踩,飞速的消失在了林安的面前。

    结束试镜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景色趴着窗,看着外边的灯光。

    “疯子,我有些肚子饿了,你肚子饿么吗?”只听见从景色的肚子传来一阵响声,景色转过身,对着北冥随风眨巴了一下眼睛。

    北冥随风沉默的点点头,在下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将车掉了一个头,朝另一个方向开去,景色迷茫的看向北冥随风,不明白他这是想要干嘛。

    “疯子,这里不是回家的路啊。”景色说。

    北冥随风的面色闪过一丝丝的囧色,他当然知道,这不是开向季家的路。

    “你不是饿了么?正好可以去吃饭。”北冥随风窘迫的说着。

    今晚难得出来,难得过一次二人世界。

    “可是,疯子,家里也有饭菜呀,管家伯伯给我们留饭了。”景色之前就有打电话给季家,让季管家留点饭菜来着的。

    “我们出去吃。”北冥随风对着景色说。

    景色依旧不能理解的看着北冥随风,像是看傻子一样,明明家里就有饭菜,为什么要出去吃?

    “家里的吃腻了不行吗?”北冥随风没好气的开口。

    景色虽然疑惑,还是点头,“行行行,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季家大厨的厨艺,别说这几天了,就是吃一辈子,她也不会吃腻,当然这话她不会对北冥随风说,不然这个小气的男人又要不开心了。

    北冥随风将车开进一个小巷里边,景色将脑袋探出窗外看了一眼,是以前上学的时候来吃的手抓饼。

    景色不能理解的看向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带她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吃手抓饼。

    北冥随风解开安全带,开了车门走了下去,“走吧。”

    景色虽然不知道北冥随风打的什么主意,还是听从了北冥随风的话,解开安全带,朝外边走去。

    “色色,你还记得这一家手抓饼吗?”北冥随风牵住景色的说,笑着开口。

    景色脑海中不自禁的浮现出,以前的时候,和北冥随风一起吃手抓饼的画面,景色不喜欢吃里面的皮,北冥随风不喜欢吃里面的料,两人总是买一份然后交换着吃。

    “当然记得,这一家手抓饼店,可以说是整个市最正宗的一家了。”景色露出一抹笑容。

    她不光记得这家店,还记得这家店的阿姨,阿姨很喜欢她,每次她来买的时候,都喜欢给她料加的满满的。

    景色一边回忆着,一边和北冥随风朝里面走去,店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小孩子,他还在里边,安静的画着画。    “疯子,你今天怎么突然想到要吃什么手抓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