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剧情不变,演员我选

    当然这个考虑考虑,就是问问景色的意见,若是景色愿意,那么他就会斥巨资全力打造这部电影,景色若是不愿意,这件事情也就此作罢。

    “林安?就是那个少年成名,第一部电影就获得了小金人的林安吗?”景色唰的一下,眼睛就亮了,若是那个林安的话,倒是不介意。

    北冥随风听了景色的话,点了下头,“对,没错,就是那个林安。”

    “拍成电影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同色这部,里面的情节剧情不能改变,我来当编剧。”景色对北冥随风说。

    不仅如此,就连里边的选角,主题曲等等,她都要全程参与,因为她是作者,她最能知道,怎么样能够更好的呈现出这部作品。

    “我回去和林安谈谈。”出于集团的利益来说,北冥随风还是支持林安将这部拍成电影的。

    先不说这部已经有千万的忠实读者,就说这部的内容,也是极好的。

    同色讲的是一名女将军的故事,里面的主角名叫乔一,是晋国护国大将军的独女,从小跟着护国大将军驻守在边塞,习得了一身的军法和武术。

    十五岁就跟着护国大将军上阵杀敌,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名扬天下,令敌军闻风丧胆。

    生性豪爽的她,在护国大将军的纵容下,常以男装见人。

    后来结识了敌国的太子安盛,两人交手与沙场,竟生出了心心相惜之感,各自敬佩着对方。

    之后乔一不幸落入了敌国的圈套被太子安盛生擒,后又被安盛所放,两人在敌营相处的时候,生出了情愫,无奈两人处于对立面,只能将那份喜欢压制在心底。

    再后来晋国三皇子锦衣行,为了夺得护国大将军的拥戴,不择手段娶了乔一。

    乔一从此由宫外一只自由的小鸟变成了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无时无刻不在斗争着,乔一的心也发生了变化,只有权势,只有锦衣行的宠爱,才能让乔家和自己过的好一点。

    两国战争再起,锦衣行让乔一出去迎战,并许她,只要打败敌国,杀了安盛,便立她为后,封乔公异姓亲王。

    无奈之下,乔一披甲上阵,再次见到安盛,乔一的心思是极为复杂的,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豪爽纯真的乔一,而安盛依旧是当初的安盛。

    乔一不容小觑,安盛自然也不容小觑,虽爱着对方,却也不会手下留情,锦衣行直接下了密令,让乔一约安盛饮酒,在安盛的酒里下毒,借此毒害安盛。

    乔一自然不会应允,锦衣行便拿着乔老来威胁乔一。

    乔一无奈只得同意,却并没有将药放在安盛的杯子里,而是将药放在了自己的杯子里。

    让安盛活着,似乎是为了给自己留最后一点纯净的地方,似乎只要安盛活着,最开始的她也就活着。

    乔一在酒会上和安盛说了许多,怀念着以前,和安盛谈天说地无忧无虑的样子,她说她厌恶死了现在的生活。

    最后的时候,乔一在喝下毒酒之前,最后拜托安盛,若是可以替她好好照顾乔公。

    喝下毒酒的不是乔一,却是安盛,安盛临时前告诉乔一,自己早就知道她要在他的杯子里下毒,只是没想到的是乔一并没有在他的杯子里下毒,反而下在了自己的杯子里,安盛趁乔一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换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安盛最后告诉乔一,“当年嫁锦衣行的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一受苦,现在他只是在弥补当年的遗憾,尽自己最后一点力量来帮助乔一。”

    他说,他最喜欢看见乔一脸上纯粹干净的笑容,希望乔一能够再一次的笑一下。

    可是乔一怎么笑都笑不出当年的感觉,乔一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心变了。

    最后安盛死了,敌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晋国打的一个落花流水。

    锦衣行遵守承诺将乔一封为了皇后,却并没有给乔一任何皇后的特权。

    后来又怕乔家比他厉害,直接陷害了乔公,乔一,满心的仇恨,一点点步步为营,最后成功了,最后乔一成了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再也找不回了当初的感觉。

    可以说是一个女人的成长史,里面的男女主角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

    “里面的女主角,由谁来出演?”景色问北冥随风,如果是现在的流量明显,那还是算了吧,省的到时候毁了她的。

    “现在还没订,色色你觉得罗亿怎么样?”罗亿在影坛的地位可以说是很高的,获得过多次的小金人奖,妥妥的巨星影后一枚。

    景色拒绝了北冥随风提议罗亿当做女主角,并不是因为罗亿不好,而是罗亿和里面的乔一形象并不符合。

    演不出最开始时乔一的豪爽与纯真。

    “到时候搞一个海选,色色你只管选你看中的。”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点点头,不止女主角困难,就连安盛还有锦衣行,这两个男主都困难。

    比起那些所谓的影帝,景色更喜欢新人。

    北冥随风一路将车开进地下车库,和景色一起坐了电梯到了顶楼。

    众人见北冥随风和景色一同出现在一起,惊讶了一下,待北冥随风走之后,全场暧昧的目光注意到景色的身上。

    “色色,一大早的要不要这样子虐狗啊。”张曼玉无奈的开口。

    “额,好吧,我错了。”景色倘然的接受错误,下次不和北冥随风一辆电梯就是了。

    “色色,是不是已经和总裁大人同居了?”夏微微凑到景色的身边,好奇的开口。

    要不是住一起,哪里会那么的巧合,说一起上楼就一起上楼。

    “你猜啊。”景色做了一个神秘的表情。

    夏微微嘟起小嘴,“色色,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我猜不出来,还要我猜。”

    这么多天没来上班,她好羡慕啊。

    “微微,我有没有告诉你,你最近变好看了些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