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因为爱你啊

    松果宝贝抿着嘴唇,失望的将平板收起来。

    景色陪着松果宝贝等了许久,还是不见顾安安发消息过来。

    景色瞧着松果宝贝越发失落的小脸,心疼的安慰道,“顾安安,也许是今天晚上有事情,才没有那么及时的发过来,或许等到你明天醒来就能看见顾安安发的消息了。”

    松果宝贝将平板丢的远远的,然后滚进景色的怀里,双手怀住景色的腰,小脸在景色的怀中磨蹭着。

    景色看着松果宝贝这副伤心的模样,心痛死了,松果宝贝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那么伤心过。

    景色赶紧搂住松果宝贝,像小时候一样轻轻的拍着松果宝贝的背。

    “妈咪,顾安安骗了我。”松果宝贝闷闷的开口,习惯了顾安安在身边吵吵闹闹,一时间少了顾安安,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没有了顾安安的幼儿园,也失去了许多的乐趣,松果宝贝更加的不想去幼儿园了。

    “松果宝贝,哪有那么严重,安安可能就是忙了点。”景色赶紧安慰的开口。

    松果宝贝不再说话,只是将脸深深的埋入景色的怀里,顾安安昨天和他说过,在国外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小男孩,她一定是和那个小男孩一起玩去了。

    景色紧紧的抱住松果宝贝,松果宝贝自小早熟,不愿意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多玩,这次那么伤心也是因为玩得好玩伴离开了。

    景色叹口气,都怪她,在松果宝贝小时候,没有带他多接触别的小孩子,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她只能紧紧的抱住松果宝贝,给他无声的安慰。

    北冥随风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松果宝贝将脸埋在景色胸前的一幕。

    北冥随风的脸当时就黑了,这个地盘只是他一个人的专属,就是松果宝贝也不行。

    景色的方向正好对着门外,见到北冥随风怒气冲冲走过来的样子,连忙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一点松果宝贝,松果宝贝皱着眉头已经浅浅的睡去。

    景色小心的抱起松果宝贝,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北冥随风连忙从景色的手中将松果宝贝接了过去,掂量了一下,“这个臭小子,看着肉嘟嘟的,居然分量才那么点。”

    等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抱到床上去的时候,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给浸湿了。

    虽然北冥随风并不是第一次抱松果宝贝,但是,当怀中抱着那么小小的,软软的一团的时候,他还是很紧张,担心伤着松果宝贝。

    景色坐到松果宝贝的床边,替松果宝贝拂去眉头的皱痕,“小孩子,皱什么眉头。”

    北冥随风陪着景色,坐在床边看了好一会松果宝贝,才拉着景色一起离开。

    刚到房间,北冥随风便迫不及待的抱住景色,狠狠的咬住景色的嘴唇。

    景色哀嚎一声,“你倒是轻一点啊。”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加深了这个吻,抱着景色的动作,也更加的用力,一直到他将景色压在墙上,景色的背撞到了墙,发出闷哼声,才结束了这个火辣的深吻。

    北冥随风的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温柔的呼吸声喷在景色的脸上,“这个地方,只有我可以碰,就是松果宝贝也不行。”

    北冥随风说着,一边将手抚上景色的胸口。

    景色刚开始是错愕,接着就忍不住笑出声,搞了半天,北冥随风是吃醋了啊。

    景色好笑的捏着北冥随风的脸颊两边,“北冥随风,你搞没搞错啊,松果宝贝可是你的儿子,亲生的,你连他的醋也吃?”

    “松果宝贝也是男的。”北冥随风阴阳怪气的开口,在他眼里只有性别之分。

    “色色,听到没有。”北冥随风见景色不回答,急了眼,手中一个用力,景色立马哀嚎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景色连忙距离北冥随风远了些位置。

    北冥随风一个不满,直接将景色拉了回来,景色脚下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北冥随风大笑出声。

    两个人玩闹了一会,景色推开北冥随风,“我先去洗漱了,刚才出了一身的汗。”

    只见北冥随风坏笑着,“一起吗,色色。”

    “不。”景色一口回绝。

    北冥随风委屈的看着景色,“色色,我都禁欲了那么久,还不能吗?”

    景色脑门一排黑线,“北冥随风,你能不能正经点啊,我们前不久不是才”

    “色色,你离开了我五年,这五年,你是不是该补回来?”北冥随风叹口气。

    景色低垂着脑袋,“有别的女人”

    景色此话一出,北冥随风是真的怒了,恶狠狠的盯着景色,“你是不是希望我去找别得女人?”

    景色摇头,她自然是相信北冥随风的,这五年里,北冥随风一直一个人,身边从未出现过别的女人,当然外边那个自称是北冥随风未婚妻的安澜除外。

    “你要是有别的女人,我就带着松果宝贝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见你。”幸好的是北冥随风只有她一个女人。

    “景色,你敢。”北冥随风怒瞪了一眼景色,随即便将景色牢牢的禁锢在怀里,当年怀孕离开还不算,现在还想着离开他?

    “哎呀,疯子,你别那么激动呀,我只是说如果,你有了别的女人。”景色赶紧安抚北冥随风。

    “景色,我告诉你,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这一辈子都只能待在我的身边,想要离开?做梦。”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你趁早绝了,想离开我的念头。”

    “因为,我就是打断你的腿,也会让你留下来。”明明是那么恶劣的语气,不知为何,景色却听得心里暖暖的。

    景色笑着,双手抱住北冥随风的腰,朝北冥随风讨好的笑道,“疯子,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

    “不过,疯子,你刚才对我好凶,我很不开心。”景色嘟着小嘴。

    北冥随风收起脸上硬邦邦的表情,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傻瓜,因为爱你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