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终究,情深缘浅

    “色色,你确定你要继续吗?”北冥随风呼吸慢慢变得沉重,眼里的**不断的加深。

    景色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尴尬,她好像玩过火了。

    “色色,怎么不说话了?嗯?”北冥随风拉过景色,手在景色的身上游走着。

    景色浑身打了个激灵,北冥随风每次这样说话的时候,她都有不详的预感,她往旁边挪了点位置,企图和北冥随风中间隔开一点距离,无奈北冥随风揽在景色腰上的手一个使劲,景色便撞入了北冥随风的怀里。

    “色色,怎么不说话了,你倒是说话呀。”北冥随风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景色的脖子上,惹来景色的阵阵颤抖。

    忽然间,北冥随风冰冷的指尖触及到了景色的肌肤,景色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你正经一点,松果宝贝还在前边看着呢。”景色温怒的开口。

    松果宝贝嘿嘿一笑,主动的伸手捂住眼睛,“爹地,妈咪,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听了松果宝贝的话,景色囧了,北冥随风得意的挑起眉毛,“色色……”

    松果宝贝悄悄的从指缝里,看向北冥随风和景色,见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满意的笑了,唔,这样爹地妈咪感情才能好,他的妹妹才能快点来。

    “疯子,我想回集团。”景色固执的开口,拍开了北冥随风不规矩的手。

    北冥随风见景色执着,只是说了一句他考虑考虑。

    按北冥随风的意思就是直接回他们自己的家,在季家打扰了那么久,怪不好意思的,话一出,便遭到了景色的拒绝。

    “我还想和念念好好聊聊呢,你先回家吧。”没了那么多的心理负担,景色和北冥随风相处起来也极为的融洽,一个家字,得到北冥随风的满足。

    “不行,要回就一起回去。”好不容易可以抱着老婆好好的睡一觉,他怎么可以和景色分开呢。

    “唔,让松果宝贝陪你一起回去好了。”景色手指着松果宝贝。

    她好不容易彻底的恢复了记忆,刚好想找个机会和季念好好的聊聊。

    松果宝贝一直竖着耳朵听后边的声音,一听到景色让北冥随风带着他先回去,顿时乐了,“妈咪,好啊,我和爹地一起回去刚好有些问题想请教爹地。”

    “听到没有,让你先带着松果宝贝回去。”景色推了一把北冥随风。

    “哼,松果宝贝,你妈咪想抛夫弃子。”北冥随风趁机拉拢松果宝贝。

    景色听了北冥随风的话,简直哭笑不得,不就是在季家再住几天吗?怎么就成了抛夫弃子。

    “疯子,你别想挑拨我和松果宝贝之间的母子感情。”景色急急的开口。

    北冥随风酸酸的开口,“哪能啊,松果宝贝一向是妈咪至上。”

    有时候松果宝贝对景色的感情,好的真的让人很吃醋,偏偏北冥随风又不能说些什么,谁让自己缺席了松果宝贝人生中很重要的五年呢。

    “疯子,这两天你就辛苦点了,我过几天就和你回家好不好?”景色摇晃着北冥随风的手。

    景色都这么撒娇了,他又能说些什么呢,只好默默的同意了。

    最后一大家子人还是回了季家,理由便是松果宝贝离不开景色,北冥随风是陪着松果宝贝的。

    季念看着一客厅的人,“哎,这个月的伙食费又要超额了。”

    因为景家还在重新装修的缘故,景宸也只好暂时住在了季家,北冥随风跟着景色也住在了季家,比之前两天不同的就是西米离开了。

    晚饭过后,景色便拉着季念谈心去了,松果宝贝抱着电脑找顾安安视频去了,心情郁闷的北冥随风只好拉上景宸去了吧台喝酒。

    景色和季念先是在花园里走了一圈,然后才坐到秋千上,慢慢的晃荡着。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谁也没有破坏这安静的气氛,最后还是景色率先开口。

    “念念,你和楚墨,真的就这样了吗?”景色看向季念。

    季念微愣,“色色,怎么突然提起他了,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

    如果问世界上谁最了解季念,那那个人非景色莫属,景色只听了季念的一句话,便知道,季念对于楚墨是真的放开了。

    因为爱,所以才会恨,如果都没有恨了,自然也就没有爱了,要是一直拖拉着,不仅蹉跎了自己,还蹉跎了别人。

    快刀斩乱麻,不仅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是给别人一个交代。

    季念,楚墨,终究情深缘浅,就算是在彼此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最后的两人还会成了平行线,不会再有交集。

    “念念,楚墨比你想的要执着,他不会就这样放手的。”景色不想去劝两人和好。

    “色色,你啊,别担心我们了,你和北冥随风,这算是和好了?”季念从两人今天的小动作看出了些门道。

    “嗯。”景色点了下脑袋。

    季念点点头,对于五年前的事情,季念也一知半解,她当时人远在国外,只知道景色被景松逼得离开了国,至于什么理由逼得,还真不知道。

    “念念,你还记得小时候吗?我们也是这样子坐在秋千上,妈咪从身后推着我们的。”景色怀念的笑着。

    季念想到过去,也开心的笑出声,“当然记得,我们两个年纪相仿,眉目间又有一二分的相似,我们两个总被人认为是姐妹。”

    “念念,你说你明明那么的柔和,怎么就被外界传成了恶女呢。”对于外界对季念的定位,景色也十分的无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流传着,宁惹地狱阎王爷,不惹季家三小姐的说法。

    “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可以由着性子来,不用为了保持名声,做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季念对此倒是十分的看的开,如果真的在乎,早在传出的第一天就被季念扼杀在了摇篮里。

    至于是谁传出这句话的,季念自然也是清楚的,不理会只是因为懒得理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