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我想回去上班

    只是没想到,半路上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咳咳,我们是不是时机来的不太对啊。”陈耀华咳嗽了几声。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里抬起脑袋,就看见陈耀华还有景宸一堆人,站在路边,笑嘻嘻的看着她。

    景色忽然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刚才她说的那些丢脸的事情都被看到了的节奏?

    景色愤愤的掐了一把北冥随风,都是他。

    “小白,我说的没错吧,大哥和傻子,复合的希望还是很大的。”陈耀华下意识的朝身侧看去,接着才发现白子枫根本没有来到现场。

    “妈咪,太好了,我们一家三口终于能在一起了。”松果宝贝欢呼一声,跑上前,一把抱住景色的大腿。

    “松果宝贝你在了啊,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吗?”景色惊讶的开口,看着脚边上的松果宝贝,摸着松果宝贝的头发。

    景色为了防止再出现什么人,特意看了四周一圈,汗颜的发现不止松果宝贝,陈耀华,还有哥哥景宸,司特助,就连季念也赶了过来。

    “你们这也太夸张了吧。”景色惊讶的长大嘴巴,手指着景宸,他以为哥哥是不喜欢凑热闹的。没想到居然一起赶了过来。

    “你还说,要不是新闻上边,报导你出了车祸,我们怎么会赶过来。”季念白了一眼景色、

    真是害她们白白担心了,来的路上经过那些惨烈的车祸,她们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景色和她们一样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结果,真是没想到,还赶上了一场求婚,虽然求婚失败,但是还是很好看的。

    “行了,先走吧,一堆人挤在车祸现场也不好看啊,还阻碍了他们救人。”季念站起出来说了一句。

    景色赞同的点头,和北冥随风十指紧扣,率先走在前面,“你们是没看到最惨烈的一幕,好像是人都被货车给压坏了。”

    “妈咪,你今天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车祸了。”松果宝贝撇嘴。

    也怪那些报道,事情都没有查清楚,直接就播了出来,这些不属实的报道,真是没有存在的必要。

    “色色,看来,还真是不能给你车钥匙,让你开车。”景宸跟在景色的身后,懊恼的开口。

    他刚才要是没听景色的,不将车钥匙给她,后面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哥哥,今天是场意外,谁都想不到。”景色努力的劝说着景宸,她可不希望别人都能开着车,自己却还要看别人开车。

    再说了,刚刚到手的车钥匙,连焐热都还没有焐热就要交回去,景色内心是十分拒绝的、

    “色色,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将车钥匙拿回来吧,要去哪里让司机送一下就好了。”景宸不论景色怎么的劝说,还是坚持要回钥匙。

    “哥哥。”景色不满的嘟起嘴,还像小时候一样撒着娇,可是明显没用了,景宸只是笑笑却不接景色的话。

    “色色,你还是听景宸的话,以后不要开车了,要去哪里,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北冥随风也正式加入了一起劝说景色的大队伍。

    景色明白大家关心她的心,可是,把车钥匙拿走,她很崩溃啊啊啊啊!

    “哎,等一下。”景色眼尖的看到坐在路边,进行着简陋包扎的那几之前超她车的那几人。

    景色走到其中一名包着手臂的男生面前,“哎,你刚才为什么要超我的车啊。”

    那几名男生抬头看了眼景色,见景色就是他们之前欺负租着的女人,不好意思低下头。

    “你们倒是说话呀。”景色双手抱着胸,冷冷的看着那几人。

    “什么,景色,你们还在路上超车?”北冥随风一听,整个脸色都变了,景色真的是太大胆了,以后说什么都不能让她独自上路。

    “哎哎哎,淡定点,其实也没怎么超,就是超了几辆车。”景色连忙开口解释。

    “我们就是看你技术好,想和你玩玩。”包裹着手臂的男生开口。

    他们大老远就注意到景色了,看到景色的技术很6才想着上前玩玩,没想到还没玩多少,直接一辆大货车撞了过来。

    听了男生的话,景色还没有什么反应,北冥随风直接皱起了眉头。

    “司特助,去查查他们是哪家的孩子,给些警告。”北冥随风吩咐司特助。

    司特助低头应了一声,不由得感叹,夫人运气就是好,这么大的一场车祸,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伤痕,夫人硬是没有受伤。

    “咳,中心大道这里堵成这样了,你们还能挤进来,真是厉害了。”景色看着看不到尽头的车辆,颇有些尴尬。

    “唔,陈少在这里帮忙,自然能够挤进来。”季念手指了一下,还在不远处指挥工作的陈耀华。

    “噢噢噢。”景色点了下几下头。

    接下去,北冥随风也不回工地了,直接跟着景色回了季家。

    回季家的路上,景色想起了一件事情,扭头问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我想回北冥集团上班。”

    北冥随风懒懒的抬眼看了眼景色,果断的拒绝了,“色色,你还是再修养一段日子吧,上班的事情不急不急。”

    “我病都好了,北冥随风你就答应了吧,那么久没回去,还真有些想念办公室的众人。”原先进北冥集团是被迫无奈,后来,待久了,真的对北冥集团有了感情,特别是秘书室的人。

    “色色,你叫我什么?”北冥随风皱着眉头,他很不喜欢景色这样连名带姓的称呼他,

    景色俏皮的吐了下舌头,“疯子,好了吧。”

    “疯子,你就答应了吧,我想曼玉想微微了。”景色靠在北冥随风的胸前,用手指在北冥随风的胸前画着圈圈。

    北冥随风的深吸越来越沉重,突然间伸手,一把抓了景色的手,“色色,你再诱惑我,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你答应我,答应我,我就不继续了。”景色干脆对着北冥随风耍起无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