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九十二章:疯子,你愿意娶我吗?

    “北冥随风,你答应我,就算是我出事,你也要活得好好的。”景色推开北冥随风,严肃认真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喉咙动了一下,并不想欺骗景色。

    “我们还有松果宝贝,我们两个万一要是都出事情了,松果宝贝怎么办啊。”景色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固执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不希望松果宝贝经历父母同时出事的伤悲。

    北冥随风忽的笑出声,揉着景色的头发,“傻丫头,你这整天想什么呢,我们怎么会出事前呢。”

    不知为何,景色就固执了,拉着北冥随风的手,硬是要北冥随风承诺。

    北冥随风只是笑着,不回应景色的话,“色色,你来找我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等我回去说的吗?”

    景色被北冥随风的话给绕开了,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北冥随风说的这句话正好提醒了她。

    “疯子,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我爱你,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一直都爱着你。”景色浑身上下摸了一下,也没有摸到戒指,一下子有些尴尬了。

    北冥随风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他……这是被求婚了?

    只是这件事情不是应该是男人来做的吗?怎么又是景色来做?

    后边又听到景色说一直爱着他,北冥随风心脏快速的跳动着,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

    北冥随风喉咙滚动了一下,颤抖着声音,“色色,你再说一遍,你爱我?”

    北冥随风双眼牢牢的将景色锁定住,不错过景色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对,北冥随风,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还是必须承认,我爱你,一直爱着你。”景色深呼吸一口,“北冥随风,五年前的事情我不想解释,你愿意放下吗?我们未来好好的。”

    北冥随风努力的呼吸着,让自己镇静下来,景色说了,她还爱他,景色还爱着他,北冥随风努力的控制着,才不让自己吼出来。

    “北冥随风,你倒是说话呀,要不要娶我。”景色等了一会,见北冥随风的表情有些扭曲,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北冥随风,你就算是拒绝也要开口说一句吧。”景色等了许久,还是没等来北冥随风的回答,于是便有些急了,拉着北冥随风的衣袖摇晃着。

    “哎,北冥随风,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啊,就算是不愿意,也要告诉我吧。”景色絮絮叨叨的开口。

    随后只听见北冥随风咬牙切齿的声音,“当然,不可以。”

    景色听了北冥随风的话,手无力的垂落下来,眼里被一股失望笼罩着,北冥随风说了,他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了。

    那她以后该怎么样,是不是该放手了?北冥随风不要她了,怎么可以不要她了呢?

    景色鼻尖一酸,一滴泪珠,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北冥随风还是不能原谅她吗?她该怎么办?

    “北冥随风,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景色吸吸鼻子,抬起头,期望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果断的摇头,“别的事情都有商量,唯有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景色失落的垂下眼眸,果然,她还是没希望了吗?景色心中涌上了一阵浓浓的伤感。

    “北冥随风,虽然我很懒,但是我也有优点的呀,勤俭持家,上得厨房下的厅堂爬得大床,北冥随风,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景色不死心的继续开口,努力的推销自己。

    景色发誓,她这一辈子的厚脸皮都在北冥随风的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考虑。”北冥随风躲开景色期待的眼神,狠心的咬咬牙,转过脑袋。

    景色的一颗心算是彻底的落到了谷底,眼泪一滴接着一滴的落下来,骗子,说什么她是他的命,果然都是骗人的。

    北冥随风,你这个骗子,每每都在欺骗我的感情,欺骗我的眼泪。

    景色一边想着,一边吸了吸鼻涕,呜呜呜,北冥随风真的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哇。

    呜呜呜……她不想松果宝贝以后有一个后母啊,她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生的儿子,叫别人叫妈。

    景色越想越委屈,计划着,回去之后,立马带着松果宝贝回国,再也不要见到北冥随风了。

    北冥随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景色,不用想也知道景色又想偏了。

    “色色,你都想哪里去了。”北冥随风替景色抹去脸上的泪珠。

    “你不要我了,我还不能委屈的哭哭啊。”景色不开心的推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无奈的开口,“我哪里舍得不要你啊。”

    “你拒绝了我,看吧,你没花可说了吧。”景色泪眼朦胧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伸手弹了一下景色的额头,“傻丫头,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的意思是说,求婚这件事情,这么重要,怎么可以那么马虎呢,再说了,要求婚也是应该我向你求婚,哪有女人向男人求婚的。”

    北冥随风无奈的开口,真是没想到,景色居然会想到自己不要她。

    “真的?你没有骗我?”景色揉了下眼睛,怀疑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狠狠的点了下脑袋,“当然,骗谁也不会骗你啊,色色,你等着我要给你一场最盛大的求婚,还有一场世纪婚礼。”

    北冥随风将景色抱进怀里,将下巴搁浅在景色的头顶上摩挲着。

    北冥随风忽然想起,五年前无疾而终的那场盛大求婚,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怀里的景色,这一次,不再是五年前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疯子,五年前……”景色咬了咬嘴唇。

    “嘘,别说了,等到你真正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北冥随风并不想破坏此刻温情的一幕。

    就想这样子抱着景色,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色色,所以,你工地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北冥随风松开了点景色,低声问了一句。

    景色尴尬的点了下脑袋,确实,她去工地找北冥随风,只是为了这件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